博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穿书之不当恶毒继母 > 第383章 摔马

第383章 摔马

作者:路边的老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好了,来吃肉吧。”

    贤重看铁勇一直没想好要不要跟祝鸿泰掰手腕,朝他招招手。

    一听说有肉吃,铁勇开心地嚎了一声,也不提掰手腕的事,蹦到了贤重的跟前。

    祝鸿泰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可不觉得自己的力气能比铁勇大,刚刚上山的时候,他没爬几步就累了,要不是有小厮一直扶着他,他都到不了山顶。刚刚他们去打猎时,他都是跟下人呆在一块儿,看着他们找地方架火堆。至于铁勇,他就没见他累过。

    他是不是有空得多活动活动身体?就像贤重劝他的,凭他的身体,将来继续考下去怕是坚持不住,也没法跟他们出来玩。

    上次考童生试,他便各种不适应,幸好他不挑食,睡相又好,勉强算是挨过去了,之后几场可就不好说了。

    季节跟他最不对付的秀才试一般都是设在春末夏初或者夏末秋初,对别人来说那时已经不怎么热了,对他来说却难熬。这次考试他因为腹泻没能考成,可就算让他去了,他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就能撑下去,他是最怕热不过了。

    贤重也不是第一次劝他要多动动,他觉得再说上几次,应该就能起效,到时候家里就会多一个被他教导的人,他还挺喜欢用自己的法子去改变一个人的。

    吃过玩过,又在山水环绕之间好好地歇过,他们便下山回城。回去的路上,三个人依旧是骑马而行,铁勇因为年纪小,一开始就是让他坐马车的,就算回去的路上他再怎么求,他们也没让他从马车上下来。他也不好生气,生怕几个哥哥以后不带他玩了,也不肯乖乖地坐在马车里,而是跟朱家赶车的仆役一同坐在车沿上。

    路上也没有行人,在铁勇的催促下马车赶得很快,正好能不远不近地跟在骑马的三人后面。永铭和贤重稍稍快跑了一段后,便降下了速度,慢慢在路上走着,他们已经看出来了,祝鸿泰并不擅长骑马,他似乎有些擦伤,现在只是勉强坐在马上。

    看破不说破,是男人之间的默契,永铭和贤重看出祝鸿泰的不适,却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这其中当然也有几分幸灾乐祸。他们当初刚学骑马时也吃过这个苦,当时贤元和郭威还笑话他们来着,他们还以为这个仇要报在铁勇和永康身上,想不来竟还有同窗不会骑马让他们高兴高兴的。

    祝鸿泰前几天每天都在家里练骑马,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会了,想不到在家里练跟在外面骑还是不太一样,他一直以为骑在马上不用自己走路会很轻松,想不到时间久了也会累。他拉不下脸来跟铁勇挤马车,想着撑一撑便到家了。

    好不容易到了城门口,祝鸿泰便想,等会儿大家各自归家了,他要不要去街上租一辆马车回去。今天唯一的一辆马车是朱府的,他可不想让求朱永铭派马车送他回家。

    正是接近傍晚时分,城门口人来人往的最是热闹,早上进城做小生意的准备归家,赶路进京的人又着急进去。三个坐在马上也没准备下来,跟着的下人亮了亮腰牌表明身份后,守门的将士一看是朱尚书府上的,没有多问便放他们进去了。

    刚进了城门,三人也没打算马上分开,在各自归家之前他们还能走上一段,且还是城门前最热闹的这一段。

    骑了一路的马,永铭又有点饿了,他们中午就吃了自己烤的肉和一些水果点心,根本就没有吃饱。

    哪怕有上次吃坏肚子的经历,他还是对小摊上的吃食兴趣十足。目光在一个个小吃摊上打转,永铭正想说要不要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再走,便看到有几个人你追我赶急烘烘地过来。他不禁多看了几眼,看他们的神情也不像是结了怨,更不像是在打闹,也不知这样急是为了什么。

    忽地,在后来追的那人抬手挥了挥,似有什么东西从他袖子里飞出来,永铭眼一眯,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就听贤重喊了一声。

    “当心。”

    难道是暗器?他猛然一惊,便听到身边有马长嘶了一声,接着又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还没弄明白什么事,又有一道身影飘过,他仔细一看竟是贤重。他不知怎么就从祝鸿泰的马上甩了下来,落在摔在马下的祝鸿泰跟前,直面扬着前蹄的大马。

    永铭看到有人追闹时,贤重也注意到了,他一向就喜欢看街上的人,早就发现这几个人有些古怪,神色有异且不提,他们打扮瞧着也像是伪装过的,里面的衣服破旧且有些脏,外面的倒还整齐,瞧着像是一般的摊贩。

    他们这个时候冲出来是为了什么,贤重正在想,就看到后面那人扬起了袖子扔出了一个什么东西打在了祝鸿泰的马上。贤重骑马的位置靠后,也就能清楚地看到那东西碰着马后四散成粉末,然后祝鸿泰的马便在原地打了个响鼻抖了抖暴躁起来。

    祝鸿泰原先在马上坐得就不稳,马一失控原地乱动,他就有些坐不住,还不等马怎么发狂呢,他就从马上滑下来了。

    三人年纪尚小,这次出门骑的马都不是那种高头大马,而是矮脚马。祝鸿泰坐的这一匹还是前一天他母亲派人去娘家借来的,祝家可没有适合少年郎骑的马,她又见儿子骑不惯那大的,想到娘家侄子新得了一匹小马才特意去问了一声。

    祝鸿泰也感激母亲为他去借马,尤其是看到朱永铭和贤重都有矮脚马之后,他庆幸自己没有把父亲的马骑出来。

    可别看这马看着腿短,发起脾气来可不是一般人能应付的,祝鸿泰玩了一天有些脱力,原本就在马上又累又乏,马稍稍一动他就重心一歪摔了下来。重重落在地上后,他才有些醒神,却又不知要怎么办,一时觉得身上有些疼,又有些丢脸。

    贤重反应本就不慢,见势不妙,马上跳到祝鸿泰的马上想要拉紧缰绳控制住它,可是扯了几下并没有用,还被甩了下来。

    他在边上的小摊上一个借力,总算是没摔在地上,还正好落在祝鸿泰跟前。只是这瞬间的功夫马蹄也到了他眼前,他身手灵活,只要一滚便能避开,可是他避开,他身后的祝鸿泰就要遭殃了。

    这时,在后面驾着马车的朱家仆役一跃而起冲了过来。

    知道他们这次去郊游还会进山,魏氏便没让平时跟着永铭的书僮一块儿去,而是另指了一个仆役跟着来。每个当母亲的总会担心,魏氏也担心他们进山遇着什么猛兽,哪怕她从不曾听说过京效附近的山闹过猛兽。她派来跟着的人说是仆役,却也是府里的护卫,年纪比其他小厮大了不少,这才由他在外面赶马车。

    他当年也是跟人进山猎过熊的人物,看到前面的马不对劲,当即想要过来。因两边的距离,他没能在第一时间赶上,好在贤重先上前勒了马缰绳,哪怕最后失败了,却给他争取了时间。

    “麻烦弄盆清水来。”他紧紧拉住马,朝边上围观的人喊道。

    他也算是老江湖了,很快就发现不对,想到了对策。正好临近城门,守门的卫士一看是刚刚过去的朱尚书府上的人出了事,连忙差了两人过去帮忙。两人拎了清水,朝马脸上一倒,让原本发狂的马渐渐安静了下来。

    他也不敢放松,继续拉着缰绳,又让其他小厮下来照顾受惊的公子。永铭和铁勇受了点惊吓却都不用人照顾,贤重也没什么事,就是祝鸿泰摔在地上一时动不了。

    “先送去医馆看看吧。”贤重说,正好边上有人领着一辆牛车,他便让张伴去安排。

    靠着边上的人一起帮忙,他们总算把祝鸿泰抬上了牛车送去了医馆,大夫一通检查后,说他腿骨和手骨骨折了。

    “严重吗?”贤重皱着眉问,心下还有几分不信。

    他是看着祝鸿泰从马上摔下来的,当时马才刚开始发狂,腾跃的辐度还不大,祝鸿泰身子歪了一下从侧面滑了下来,摔下去力道也不大,应当不至于就这么摔骨折了,而且他明明是腿着得地,怎么连手也会骨折?

    “不好说。这位公子体重骨脆才会轻轻一摔便骨折了,好在骨头不曾移位,只要卧床静养数月便可康复。”

    感觉到他的怀疑,老大夫又多说了几句,马上又想到问话的不过只是个少年并不是伤者的家属,当即没有再多说。

    贤重也没有问,反倒在医馆里四下打量,再看看外面的来往行人,好确定这个老大夫有没有跟刚刚那伙人合谋。若是他害了人,定要在事发地点附近的医馆也布置一番,确保万无一失。想来那伙人并没有他这么缜密的心思,老大夫瞧着也是个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