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微朝 > 第6章 紫月阁

第6章 紫月阁

作者:洒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又两年后

    饶云城

    饶云人,善炼丹,驻颜术,宜长生。

    云月布庄——

    “唉。”云朵将托盘重重往桌上一置,轻轻皱眉。

    云花看了眼盘内精致的菜色,拨弄算盘的手一停,凑近脑袋抱怨“一筷子都没动?!不是吧,这可是容嬷嬷让我去味香居买的,花了足足一金呢!”

    云朵瞅了瞅楼梯口,“动了几筷子,容嬷嬷说了一天送两回,可你看,这饭怎么端上去怎么端下来。”

    云朵看了眼托盘里的,醉酒鸡,东坡肉,西湖醋鱼,翡翠虾仁水晶饺,扔了真是怪可惜的。

    她问云花,“你吃吗?”

    云花眼里生出恐惧,连连摇头“不吃,不吃,去喂南厢房的耗子吧。”

    二人说话间,开着的店门直直映进两个身影。

    容嬷嬷携着沐先生走了进来。

    正巧隔壁酒楼的小二出来抬酒,看见了沐先生背着的药箱,打招呼道“容嬷嬷,家里有病人啊?”

    容嬷嬷回身一笑,圆润的脸上盛满和蔼,“哎呦,我家小姐病了,饭都吃不好,老婆子我就把西街的沐先生请来了。”

    “哦,那可得好好看看。”

    “谁说不是呢。”

    容嬷嬷寒暄完,回身瞪了云朵云花一眼,嘴角的笑凝成冷漠,“好好盯着,不准任何人进来。”说罢,急匆匆地带着沐先生上了阁楼。

    云朵云花唯唯诺诺地点头,在门框上挂上“休息”的牌子,将大门重重关上。

    “这姑娘被月辰长老送来一年了,我还是第一次见沐先生来,你说会不会是有什么事呀?”

    “能有什么事,好吃好喝的供着,什么都不用做,哪像我们,天天晚上都要磨那些毒药粉子。”

    “可我瞧着月辰长老很喜欢她似的,每三个月就偷来看她,也不怕主上问罪。”

    “长成那个狐媚坯子,我是男人我也喜欢。”

    “……”

    应织初躺在床上,瞧着帷帐上的绣花微微出神。

    “咚咚。”房门响了两声。

    见无人回应,容嬷嬷轻轻推开房门,冲沐先生做了个“请”的手势。

    应织初闭眸,佯装未醒。凭着耳力,她能听到有人走了过来,是两人。

    她放在锦被外的手被轻轻抓起,应织初霎时睁眼,瞪向床案旁的沐先生。

    沐先生诊病拿药已有二十余载,瞧过的病人已是数不胜数,可还是看着瞪向自己的应织初微微发神,这般清亮盈透的眸子,怎得不俗两字可称?

    主上说寻到了枚“好药”,没想到却是个倾世妙人。

    沐先生两指搭在女子腕间,轻声道“姑娘莫怕,老朽是个大夫。”

    举止间谨慎有礼,片刻他起身随着容嬷嬷行到一侧,两人说起悄悄话。

    “沐先生,怎么样,成了吗?”

    “嗯。”

    容嬷嬷脸上闪过欣喜,声音忍不住颤抖,“太好了!我要飞鸽传书告诉主上这个好消息……”

    “不必了!”

    容嬷嬷一脸吃惊,疑惑道“先生是何意?”

    沐先生眯起双眼,一字一顿道“主上有命,即刻启程!”

    “这……”容嬷嬷一脸难为,犹豫不决。

    沐先生抚着胡须道“你先出去。”

    “是。”

    容嬷嬷深知沐先生是主上的心腹,她不敢不言听计从。

    容嬷嬷将房门轻轻关好,沐先生回身时,应织初已好端端地坐在桌案前。

    她伸手为自己倒上一杯凉茶,冲要走来的沐先生说“站那里。”眼里戒备尤甚。

    沐先生摇头苦笑,这么大年纪了,还得听小丫头的吩咐。

    “丫头,你可知自己得了什么病?”

    应织初端着茶杯,轻轻吹了吹,故作架势,“不就是被你们下了毒,关在这里,不见天日。”

    沐先生点点头,“不错,你确实身中奇毒。你可愿意从这儿出去?”

    应织初垂着眸子,拨弄手上的月牙,不做理会。

    沐先生走近两步,坐在她身旁,道“不想出去?那梁家的消息,你可想知道?”

    应织初却不慌乱,微微侧目,眼里似娇似惑,“你想威胁我?”

    沐先生心神一晃,暗暗佩服女子的镇定,道“不是威胁,是交易。”

    “哦?”

    “我乃紫月阁的大夫沐息,你可称我沐先生。送你来这里的是紫月阁的二长老月辰,被你划伤脸的那位,是我们的主上……”

    应织初轻笑一声,“一年前的旧事,还到处拿来说了?”

    沐先生却不敢笑话这桩旧事,他叹道“你们梁家二十七条性命,姑娘不会不放在心上。若不放在心上,当初又何必求上紫月阁呢?”

    应织初忍不住附和,“确实如此,若当初不来紫月阁,又怎会被你们当作棋子玩弄。”

    “呵呵,姑娘此言差矣。紫月阁既收了姑娘,便会替姑娘完成心愿。”

    应织初淡淡开口,“你们……与那些杀我梁家的真凶,有何异?”

    她当初走投无路,由人指点才误入死地。

    如今虽然困在这小小布庄,也知他们暗地里做的那些勾当都是见不得人的。

    “姑娘,不想问问杀害梁家的真凶如今在哪?”

    “你若想说,早便说了。绕过来绕过去的,在等什么?”

    沐先生取来药箱,轻轻开合,拿出一个白玉药瓶,从里面倒出一枚药丸,“这是解药,每月服用一次,两年后你便可痊愈,到时也可恢复自由身。”

    应织初捏起那枚药丸,和着凉茶吞下。

    沐先生笑道“姑娘这么信我,不怕我给你吃的是毒药吗?”

    “不信,可我知你们舍不得我死。”应织初歪头,“我已乖乖吃下了药,你便说说,是谁,屠我梁家满门?”

    “伏蝎。俞国第一暗杀组织,两年前他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近来我们查到,有余党与司空家来往过密。”

    “司空家?”

    沐先生点点头,“俞国前五富商之一的司空霖,司空家。”

    ……

    傍晚时分,酒楼里的小二出来倒泔水,瞅见了停在布庄外的马车。

    云花扶着一红衣女子上车,女子脸上掩了面纱,看不清真容,可那窈窕的身姿已是绝伦。

    “云花,要出远门呀?”小二看着马车上的行李,打招呼道。

    云花心下一惊,笑道“我家小姐想家了,我随她回家看看。”

    “哦哦。”小二不疑有他,倒完泔水便要回去。

    应织初朝着他的方向轻轻一瞥,一把匕首抵住她脊梁。

    “别出声,”云花低低威胁,“上车。”

    应织初顺从地上了马车,云花暗松了一口气。

    容嬷嬷将云花拽到一边,道“此去金甲城一定要务必小心,若人丢了,你的小命便也丢了!”

    “是,奴儿知道!”

    马车缓缓地驶在路上,在夜色中越行越远。

    应织初坐在车上,耳边回响起沐先生最后一句话。

    “姑娘只有从这里走出去,才有一线生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