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微朝 > 第16章 你不能说话?

第16章 你不能说话?

作者:洒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若我将这冒犯您的丑叫花子杀掉,不知——”紫衣人转了转手腕,语气轻浮“梁小姐,可否在主上跟前替我美言几句?”

    应织初淡淡看他——紫月阁,四大阁老中排名第四的月陌长老。

    雨生目光凶狠地索着月陌,脚步慢慢移向应织初,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一会儿我拖住他,你就趁机跑走,不要回头,不要停步!”

    应织初张张嘴,却未置一句。

    她如今口不能言,虽知来者身份,却不知雨生身份,将二人都看作敌人是最保守的作法。

    只是……

    “啧啧,你这小叫花子变脸倒是快的很。”月陌轻轻摇头,一脸鄙夷。

    “紫月阁的人真是嚣张!我们俞国的地盘也轮到你们胡作非为?”雨生将打狗棒抵在前胸,神经绷紧。

    “俞国怎么了?不过是捏死几只蚂蚱,还要向你们金甲城的守城将领报道吗?”月陌轻吹一口指甲,继续道,“还不是心疼他们,这荒郊路远的,等他们来了,恐怕你的尸身都已经臭了。”

    说罢,便掩起口鼻,看向雨生的目光已满是嫌弃。

    “……”

    “不过,你这小叫花知道得如此多,我倒有些不忍心杀你了,不如……将你做成人彘好好留着,整日里听你唱些俞国的要饭曲,也好为我这异国他乡的留客解解闷,哈哈哈哈!”

    雨生气得浑身发热,腮帮一鼓,便整个人如同疯牛般冲了出去,恶狠狠地向月陌砸去。

    月陌眼尾划过一丝阴冷,只轻轻弹手一推,雨生便摔出去数十米。

    他不顾满脸的灰尘狼狈,再起身朝月陌攻去。

    “啊啊——!”嘴里叫喊着。

    片刻后,又落魄倒地,来回不下十几次。

    直到后来精力耗尽,雨生伏在地上大口喘息,眉间的坚定仍不动摇,双眼凶狠地盯着月陌,仿若下一息便要撕碎他。

    月陌阴阴笑道“好聪明的叫花子,一心求死,是为了保全你背后的人吧。”

    “我若身负盖世武功,决不会放过你!”雨生回击道。

    “可惜我对你,对你背后的人没有兴趣,我只要她。”月陌看了一眼一动未动的应织初。

    雨生咬着牙费力挣扎起身,月陌不由得挑眉,雨生撇头看向应织初,落血的嘴角满是歉意,“不好意思,没能护你周全。”

    说罢仍固执着身子挡在应织初跟前。

    应织初轻轻垂眸,眼睫毛随风晃动两下。

    “啧啧,叫花子也要救美?可惜了,爷没功夫陪你浪费时间。”月陌摇晃着身子如喝醉般,朝二人走去。

    “梁小姐,我已替您教训了他。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入城了——主上已恭候多时了。”

    应织初微微侧头,瞥了一眼远处的山峦。

    空气中弥漫的香气若有若无,这才是致使小叫花用不出内力的罪魁祸首。

    可她,被紫月阁在身体里种下剧毒,会不会也受此香气影响呢?

    月陌不知女子心中所思,只当她是被吓坏了,心里忍不住冷笑云花这个贱婢!搞砸了任务便不知所踪,哼!这小浪蹄子是真不知天高地厚,惹得主上大发雷霆,亲派自己出来寻人,可如今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回去交差,倘若能在主上跟前领功请赏,便能让他多青睐自己一眼。

    月陌心下渐喜,嘴角的笑越发撩人“梁小姐,请吧。”

    他微微弯腰,作相请状,不觉有异。

    应织初秀眉轻挑,这是她犯错时常有的小动作。

    如今,生死难寻,只能赌一把了。

    她伸出双指,极快封住雨生背后的穴道,而后一把扯下腰带将他绑缚起来,雨生张张嘴却来不及出声询问。

    月陌的呵斥便急急飘来,“梁小姐!别不识好歹!”

    雨生不知其中何意,应织初已携了他飞身出去。

    “该死!”

    动作之快,如昙花过眼。

    虽携带拖油瓶,仍身轻如絮,顷刻间飞上九天。

    月陌抬头再寻,已无二人踪迹。

    “轻漫九天?!!原来是他!怪不得!你能从断崖逃走!他竟将这绝技教与你,呵呵呵,真不知若被那人知晓,他该如何交待……”

    月陌收敛了一身的怒气,理了理衣袖,向溪边走去,地上的死尸已浑身黑紫,空气中的奇异香气混杂一丝尸臭,他浑然未觉。

    轻轻弯身掬了两口清水,又看着溪中的花瓣隐隐发笑。

    溪水下映着他秀美的轮廓,飘落浮水的花瓣旁有着一条细如丝带的影儿。

    月陌盯了两顺,嘴角挑起了笑,故意大声道“看来已经不在这里了,我要赶快回去禀报主上,加大人手出来寻找才是。”

    顺手捻起水上的花瓣,最后看了一眼溪水,便暗暗离去。

    等他走远之后,约莫过了两盏茶的功夫,溪边的歪树才轻轻晃动,倏地一下一个大活人被应织初从树上踢了下来。

    “哎呦,疼死我了。”

    雨生摔得腰酸背痛,整个人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应织初轻飘飘地从树上跃下来,似未听到雨生的哀嚎,只自若地拍着沾在身上的灰叶。

    雨生涨红着脸看她,刚才若不是女子带他藏身树上,他早已被那紫衣怪人大卸八块。可是二人刚才在树上贴得那么近,弄得他心里奇异发痒就罢了,

    谁知那男子走后,她便不管不顾地把他从树上踢了下来。

    他又不是石头做的,他不知道疼吗?

    雨生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萎靡不振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应织初随手摸了一下身上的口袋,并未寻到什么,便直直看向雨生。

    “你在找什么?”雨生顺着她的目光,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除了乞丐服上沾了些脏土,撕裂了几道口子,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应织初顺手折下树上的树枝,在地上写下火

    雨生瞪大眼睛,不解女子其意。

    她微微低头,两只手做打火的动作。

    雨生看了几瞬,才恍然大悟。

    “打火石啊,在马车上呢,我这就去拿。不过,天没黑就生火啊,你是不是肚子饿了?”雨生边走边询问,未留意到女子凝重的眼神。

    走了数十步,才察觉不对劲。

    他回身,一脸震惊道“你为什么不说话,是不能说话吗?”

    午后的风微微一袭,吹落了厌倦,燥闷,掀起了山谷间的静谧。

    他脏兮兮的小脸下,眸子明亮而执着。

    应织初一晃神,仿若看到了两年前的自己。

    是。

    她点点头,未有迟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