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微朝 > 第17章 昏迷

第17章 昏迷

作者:洒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七步笑——紫月阁的一种秘制毒药。

    中毒者身心飘飘,如酣然大醉,不亦乐乎,唯有走出七步,方可一命呜呼。

    暖阳斜下,余光点点洒在花间丛林,金黄外衣裹满这片溪水,潺潺流音伴着虫儿低鸣。

    应织初抱了一些干枝稻草铺盖在车夫的尸体四周,将他掉落的水囊小心地放在他怀中,接过雨生找来的打火石,最后看了一眼车夫乌紫的脸庞,便干脆得引着树枝。

    小小的火苗顺着干枝蔓延开来,“噼里啪啦”地作响。

    一股烟雾徐徐升起,挟裹着臭味与哀伤。

    她起身拍拍手掌,与雨生站立在旁,瞧着火势逐渐汹涌,盖住了车夫的脸庞,亦盖住了他整个轮廓,整个火势颤抖炙裂,向天边冲散开来。

    凡种七步笑者,尸身必须入火焚烧,否则沾之必死。

    若不是月陌下毒,这车夫本不该命绝于此。

    十两银子,便葬送了一乡间男子性命。

    只可惜,未知他姓甚名谁,家中还有何许人也。

    空气中的奇香,已渐渐消散。

    不出半个时辰,小叫花便要恢复内力了,早些甩开他才是良策。

    她撑着疲惫看向方才躲身的歪树,细细回忆月陌临走前的举动。

    他在溪边故意顿留,还有最后的那番话……莫非是他发现了什么?

    秋风恰时拂来,带着懒懒的凉,吹开了她心中的警惕。

    月陌初来时,她便嗅到了他撒下的古怪香气,虽早早屏气,还是难免吸入一二。刚才为了脱身强行运功,现下倒有些不适。

    应织初转身向马车走去,此地不宜久留。

    “你个女孩子家的,也不怕死人,刚才本该我去点火的,不然你晚上做了噩梦可怎么办?”经过月陌一折腾,雨生也不隐瞒知晓应织初本是女子的事。

    他提着打狗棒跟在她身后,小声嘟囔。

    一开始以公子相称,原是怕她尴尬。

    毕竟,自己劫人下药本就失礼,再加上路上多有不便,便不刻意指出她乔装改扮之事。现下,二人也算生死与共,既然同为江湖儿女,哪有那么多小枝小节。

    应织初理了一下滑落到额前的碎发,余光映着她的脸庞越发明媚。

    小叫花不知的是,她的体质与常人不同,已是身中剧毒,因此,她宁可自己焚烧尸身,也不愿再拉旁人下水。

    可与他说,又能怎样?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二人走到马车前,应织初微微侧头,似是在等他开口。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受不了。”他不安分地转动身子,一脸慌张。

    刚才,他与月陌对峙时,亦见识了女子的轻功,飞快灵敏,堪称一绝,倒像是有名师传授。

    此女子有些深藏不露,想到这里,雨生身体微微后退,眼中划过戒备。

    他们此去黎山,一是遵大人指令,二是确保她安然无恙。

    可如今,他浑身使不出丝毫内力也就罢了,而女子却运功自如,真的是匪夷所思。

    莫非……

    突然灵光一现,雨生急急看向女子。

    簪好的发冠微微松散,身上的锦缎罗衣也沾了些灰尘黑屑,她单手扶额,身子半倚在车壁上,仿若已支撑不住。

    雨生心下一紧,询问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诸多算计,早已抛到脑后。

    卷翘的睫毛微微扑闪,她半抬起眼睑,小叫花的身影已微微模糊。

    吸入这种奇香,再强行运功会招致什么后果?

    看来她这身旁人“煞费苦心”的毒,并不能解万毒。

    雨生额头冒汗,急急朝她跑来。

    她伸出软弱的手狠狠虚推,身子亦是不稳靠着车壁慢慢滑了下去。

    整个人摔落在草地上,闭目前狠狠地剜了一眼雨生。

    张开的娇唇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顺着口型猜测

    别碰我!

    “喂!你怎么了?”

    “喂,你醒醒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