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微朝 > 第18章 无衣公子

第18章 无衣公子

作者:洒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一日后。

    马车在道路上急促行驶,车檐下的铜铃晃得清脆扰心。

    雨生一勒马绳便看见山脚下的房舍。

    翠绿低草延开一条羊肠小路,直直通向村口。

    一眼望去,熟悉的茅屋草舍,似远还近的幼儿嬉闹,田野间忙碌劳作的农夫劳妇,此番景象,使他一路焦躁不安的小脸上逐升起一丝安宁。

    他掀开马车的帘子,瞧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女子,深叹一口气,便“驾”地一声,向山谷行去。

    黎山乃是丐帮总舵,首要长老及重要子弟皆汇集于此。

    ……此番赶路,变化未定。

    为今之计,只盼铜长老能救醒女子。

    雨生想着心事,便加快马鞭向山脚下行去。

    守山的乡民挡住他的去路。

    “来者何人?”

    “金甲城中弟子,雨生。”

    “哦?五湖四海皆兄弟,天下本是一家亲。”

    “金饽饽,银饽饽,都不如那玉饽饽。”

    “果然是自家兄弟!带路!”

    “多谢!”

    暮黑的云遮住两片余辉,雨后的草间混杂着泥香,积水在泥路上砸下数十个水坑。

    夜风偷来,垂水的草枝压低了帽沿,一足影映在水坑上,久处不动。

    ——

    金甲城

    通天楼,挑了处黄金宝阁的好地段。

    此楼建改还未满半年,便门庭若市,天下棋客纷纷向之。

    只因是惠安郡主所建,郡主之棋艺虽不到精粹之步,但却师出有名,她本是悔之老先生平生仅收的关门弟子,老先生乃是天下棋第一人,却病亡于前年的暮春,众人哀叹之际,又传出流言,世称有无双棋谱传于郡主,天下奇士听之无不想一睹为快。

    楼门横木下悬有金漆匾额,乃是群主口谕的词句无人问津。

    楼内布局,雅致脱俗,清贵一新。

    十步一棋盘,两蒲团,一壶清茶,诗意颇足。

    厅中散漫布着几位棋客,无不再战正酣。

    唯有不时之音,娓娓从高处传来,平添了十足扫兴。

    二楼隔间,门窗紧闭,时不时传来萎靡之音,参杂在室内雅间中,倒多了一些腐意。

    甚煞风景。

    “这阁楼住的少年是什么身份,天天莺莺燕燕,吹拉弹唱的,扰得楼里客人都走了好些了,都不能好好做生意呢!”

    “我听说……是郡主请来的,一日三餐有专人伺候不说,这些舞妖弄艳的麻烦精……还是殿下亲自挑过来的呢,说是为他解解闷。”

    “这,唉,好好的棋社让一群胭脂俗粉熏了俗气,那些名家雅士都赌气不来了呢。”

    “郡主殿下的脾气,咱可是都知道的,哪怕是尊从天而降的活菩萨,你我也要好好侍候着。”

    “唉。”

    阁楼内,熏着九腾雾绕的奇香,置身之中,仿若登临仙境。

    屏风上染了幅花团锦簇,内有金线凤织,艳俗刺目。

    梁上垂下几幅刺绣丝帛,和着曲声,两名女子以之裹身作舞,软媚着人,另旁人羞看一眼。

    妆案前堆了些贵重的胭脂金饰,一男子单手支颐背对众人,倚着妆台闭目养神。

    他身着白衣玉缎,一头乌黑长发瀑布垂下。

    有绿衣女子面若芙蓉,樱口小嘴哄着小曲,柔荑软支,持着玉梳,为男子轻轻梳发。

    “公子这头长发,奴儿羡慕得不行。”

    眸中秋水荡漾,忍不住赞叹。

    “奴为公子好好梳理梳理,也好安公子心神,公子便可小憩片刻。”

    软音入耳如潺声微凉,一语便可解人心中烦闷。

    “砰”地一声,房门大开。

    破了一屋子的安谧弦和。

    一盛装女子身戴流苏翠宝,手持暗银酒壶,面容温雅耐看,她慵懒地打量了一眼屋内众人。

    “都退下吧。”

    几名女子乖乖俯身行礼。

    “是。”

    便悄然离去。

    待到房门轻合,屋中只剩他二人时,此女子才款款走来。

    “无衣?”

    她一声轻音,贴心入耳。

    男子肩膀轻颤,仿若刚刚睡醒。

    他回眸转身,才使得这身衣物举世无双。

    无关分明的眉眼,眉如秀山巍峨,眸含秋水万千,薄唇如饮过千销酣露,只一见,便浮想翩翩,俊美之下可抵万千好儿郎,长发贴着面颊滑下,又使之凭生出些魅气。只,眉间划过一道暗疤,不知何时留下,疤痕入骨,衬得他双目无尽寒凉,仿若宝玉明珠下多了丝污气。

    “你在这里可好,可还开心?”

    女子便是惠安郡主,她瞧着男子的面容微微失神,片刻后又强行别开眼去。

    男子不顾青丝漫垂,衣襟敞开,便整个人朝女人贴了过去。

    “安姐姐……”只三字启口,泪便滑了两段。

    惠安听之,如虫蚁钻心,她不由搂紧他,一手顺在腰间,一手触碰着他柔软长发,心里涟漪四起。

    “好了,好了,可是她们伺候不周?”

    男子只掩面轻哭,也不做答。

    惠安轻叹一声,拍抚着他后背,安慰道。

    “你自小体弱,可别哭坏了身子。”

    “……”

    “好了,好了,有什么事,说给姐姐听,姐姐为你做主。”

    “……嗯。”

    惠安搀扶着男子坐在榻上,掏出香帕将他脸上的泪痕擦净,柔声哄道。

    “可是在屋内憋着烦闷了,下月李丞相家的世子在香叶园排了舞宴,你若愿意,我带你去解解闷。”

    男子一手抚上惠安郡主柔荑,不顾她眼里的惊慌,扬唇魅笑道“素闻城中子弟言,李相世子与戚统领交好,不知那日,他可要去?”

    此名一出,惠安眼中的迷乱一扫而空,渐渐布上两许失意。

    “不知,他向来……爱这些莺歌燕舞,或会前往。”

    只一刻间,这高高在上的郡主大人,便如二八少女黯然失魂。

    无衣看在心里,唇边划过一丝莫名。

    待送走了惠安郡主,他才坐回妆案前,一手缕过丝丝长发,瞧着铜镜前的面容,尤是那道疤痕,刺目、钻心。

    不知看了几时,他才阴阴开口

    “进来吧。”

    夜风吹进阁楼,一紫衣男子由房檐跳下,几息间跪落在白衣男子身前。

    “主上!”态度之恭敬,亦夹杂着小心翼翼。

    白衣男子一声冷哼,衣袖便挥了出去,赫然一巴掌落在紫衣男子脸上。

    “你是何时来的?好大的胆子!”

    紫衣人默不吭声,只垂头更低,小声辩解道“奴担心主上安慰,这惠安郡主心思莫测,奴害怕她对主上不利……”

    “对我不利的人,还未出生,不然便是死了……”无衣公子起身,走到紫衣人面前,嗓音微醉,“不,确实有。这金甲城,不就有一个么?戚凉争……哼哼哼!!”

    他以袖掩唇,“原来……你这个冰窟窿也有人瞧得上呀,惠安郡主……有点意思,哈哈哈哈哈~”

    紫衣人不敢声张,他亲见过主上调教下人的手段,此时冷汗淋漓,仍故作镇定。

    待到笑声停止,无衣公子才凉凉开口“滚吧!”

    紫衣人如获大赦。

    “是!”

    “慢!……月陌可回来了?”

    紫衣人咬唇,迟疑开口“月陌长老……属下未探到他行踪。”

    一记冷风肃然飘来,无衣眸间渐渐盛满凉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