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微朝 > 第23章 一落炊烟

第23章 一落炊烟

作者:洒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金甲城

    正值晌午时分,街市上的行客熙熙攘攘,满街的各色小吃炊烟缭绕,香气扑鼻。

    几丈远便看见楼檐下挂着的幌子,白色帷幔随风摇曳,赫然大字映入眼帘——茶。

    室内飘散出来的茶香,也清新入巷。

    铭香茶楼内

    十几桌客人聚集坐开,两碟素菜,一碟清茶,便打发了三两时光。

    说书人手持戒尺,在案台上侃侃而谈,唾沫横飞,讲的都是都内传遍街舍瓦巷的秘闻。

    若说茶楼江湖,便是将朝内大臣私事翻作儿戏畅谈。

    某某二品大员在外宅养了小妾,隔壁童伶是哪位大人的私生子,贵家某某公子思慕教画先生。

    坐下的茶客三三两两,与相熟之人说着自己近日见闻,窃笑其中。

    “你们说得都是小打小闹,前几日九知味闹了一出大戏,诸位可知?”一茶客朗声道。

    “嘿,那可是个好地方,喝碗茶都要腰缠万贯,我等可没进去过。”

    “谁问你这个,我说的是龚知府侄子被打之事。”

    “龚知府是什么人,出了名的睚眦必报,谁敢惹他?”

    “我怎么听说,是龚公子喝醉了酒自己从楼上摔下来呢。”

    “哼哼,摔下来?摔得浑身是血让人抬出来吗?”

    “那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打他之人是戚国舅家的二公子——戚凉争,听说二人同时看上一姑娘,争执过激,一怒便将人打成重伤。”

    “真是风华日下!”

    “此人还是鹰卫统领,鹰卫借此还去龚府闹了一出。”

    “戚国舅的儿子真是跋扈,虽说当今太后掌权,可这也太嚣张了。”

    “唉,谁说不是呢。只可惜皇上年少,不然我俞国何须如此?”

    “若梁大人还活着……”

    说到此处,众人不约而同长叹。

    角落里的茶桌,一少年目光微抬瞟向众人。

    霎时便听见一声拍桌响,一茶客怒言。

    “可恨的凶手,我若身负武学,定要替梁大人讨回公道!”

    “莫要吹牛,梁大人为官刚正不阿,深得皇上信任,那番暗杀必有蹊跷。”

    “莫非,是太……”

    “哎,休要胡说,人多眼杂,人多眼杂。”

    一声冷笑响起,茶客脸上写满鄙夷。

    “哼,我看倒或是招了灾星。”

    “哦,田兄此话何讲?”

    “说来甚是可笑,梁大人清风正气,却有一女品行不端,说出来怕污了诸位耳朵。”

    “咦,我听说梁大人有一独女,乖巧知礼,善歌妙舞,十三岁便一舞倾城,金甲城无人能及。”

    “你说的不假,当时金甲城豪门贵胄纷纷相看,都欲与此女结成佳配,谁知这梁贞真是枉负其名,把大家闺秀的名声丢了个尽。”

    “田兄说说,我等怎未听过。”

    “诸位可曾听过邬侯爷之名?”

    “就是那个……以色嗜血的老色鬼,他不是被贬了吗?”

    “不错,正是此人,四五年前邬侯爷看上了梁贞,邀她到侯府为诸位同僚作诗伴舞。梁大人听后大怒,将侯府小厮打了出去,可谁知当晚,这梁贞竟着黄纱薄衣施施然现于侯府门前,整整三日未得离开侯府……”

    “这,这才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女,怎得如此放浪?”

    “事出之后,提了亲的贵族纷纷与梁府断了往来,这梁贞的名声也一夕尽毁。”

    “这,唉,真是,怎可将大家闺秀的名声如此儿戏?!”

    “事过几年,邬侯爷因事被贬,梁府家灭,他与梁贞的腌‘臜事也少有人提起了。”

    “不过说到跳舞,这姑娘当时真是艳冠群华,若此时还活着,正是十八好年华……”

    一枚银两如风击出,打碎了那茶客手中的茶碗。

    砰地一声,碎片落地,茶碗缺的一角溢出滚水。

    “嘶!你做什么?”茶客紧忙收回手指,瞪向角落座下的少年。

    少年一身暗色锦衣,眉间轻挑,不以为意地冲茶馆老板高呵一声,“结账!”

    随之便追上已走远的青衫公子。

    “真是个怪人!”众茶客议论纷纷,片刻又抛诸脑后。

    暗衣少年几步便追赶上去,思忖片刻了然开口。

    “这江湖俗地,杂言碎语的,你莫放在心上。”

    青衫公子抬眉,清秀不凡,“我并未说什么,是你多心了。”

    再细看一眼,果然是应织初身着男装,她肤色白皙,衬得青衣格外不俗。

    “哦——”惊尘尾音拉长,故作遗憾,“这不解风情的女子,真是……”

    调笑之意入耳,应织初眉眼微弯,等候下文。

    惊尘却爽朗一笑,接过女子手中的包袱,背在肩上大步迈进。

    “走吧,带你去看看大宅!”

    “鹰卫真的这么跋扈吗?”

    “什么嘛,明明是我们暗卫更胜一筹!”

    “可是,刚才在茶馆……”

    “都说了那是闲言碎语,快点跟上我!”

    “……”

    城南的石桥下过了街市有一排房舍,近年刚翻新不久。

    大多是行街卖货的商人住在此地。

    应织初与惊尘站在宅门外,瞧着一地的落叶默默发呆。

    门栓上的铁锁已有斑驳锈迹,显然很久没住人。

    迟疑片刻,应织初率先开口,“你没拿钥匙吗?”

    惊尘摸着下巴,措辞道“这个钥匙嘛……”

    “嗯?”她微微歪头。

    惊尘瞥了一眼,见四下无人,低声道“要不我们翻墙进去?”

    “不好吧……这真是你家?”

    “这个嘛,说来话长。”惊尘敲敲脑门,解释道“是我三哥自买的宅子,一直空着,这不我就带你来看看嘛,毕竟你住他肯定舍得。”

    “哦。”应织初点点头,蹲下身子便开始找石子。

    “喂,那么点的石子能管什么用啊,不然的话,我试试用手能不能劈开。”他咬着牙,手掌微抬,凝神聚力。

    应织初在地上鼓捣了一会儿,拍拍他肩膀,示意惊尘可以闪到一旁。

    惊尘看着她手上弯掉的银针,惊疑道“你要做什么?”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银针轻别进锁孔,她贴耳细听,约莫几息间,铁锁便应声而开。

    惊尘瞪大眼睛,不可置信,“谁教你的?”

    “你三哥呀。”应织初推门入内,随口答道。

    独留惊尘在外萧瑟,看着挂在栓上的铁锁,眉间皆是痛色,悲愤道“付追他怎么不教我啊?”

    而后回神,又紧忙追上女子。

    “怎么样,这院子大吧,哈哈哈哈哈看来三哥的媳妇本都用在这里啦!”

    惊尘环视了院内四周,又在屋内随处乱转,笑得合不拢嘴。

    应织初亦四处打量,不知梁府的旧宅现在所住何人?

    “啧啧,你这个眼神让我觉得我笑得非常过分,这里不大吗?”

    “很好啊。”

    “嘶,梁小姐知足吧,我三哥还能给你买座宅子呢,不像我,穷得身无分文,儿女情长都是泪。”

    “叫我应织初就行,以后我以男装示人。”

    “也对,男装好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