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微朝 > 第25章 棍棒伺候

第25章 棍棒伺候

作者:洒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本以为,司空小姐指定学不成舞步了,只好打消对她的歹念,从司空家还缺不缺厨子方面下手。

    谁知打听的途中,却被他们意外得知,司空家居然在招教书先生。

    这个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惊尘忍痛割爱地让出二十两银子,为应织初准备了身“文采彬彬”的兴头。

    于是,两日后,应织初踩着霞软红光,独自赶去了风雾镇。

    她和惊尘商量好了,她先去司空府探探路,如若出师不捷,再由他亲自出马,惊尘爽快地答应了。

    如此爽快的原因,实际上是银子不够,一时凑不出两身“先生”兴头。

    应织初在茶摊立了三碗茶久,司空宅的大门才重新打开。

    远远跑来个中年男子,相貌端庄和气,身穿耀眼华衣,臃肿的腰间挂着一连串玉坠儿葫芦小香包,衬得应织初腰间唯一的白玉坠可怜无比,她忍不住感叹司空家果然是不缺厨子。

    “这拜帖,是你送的?”王管家跑到近身,喘着粗气,目光老练地打量着应织初。

    应织初微微作揖,“是我。听说贵府在为小姐招选教书先生,鄙人不才读过几年书,想前来一试。”

    王管家打量了一番,瞧着少年不骄不躁,气质淡雅,确实像是读书人,忍不住点头。

    又问道“可会弹琴?”

    应织初心下一怔,难道消息有误,招的是琴师?

    “贵府不是在招教书先生……”她话留一半。

    王管家笑笑,慢慢解释,“看来先生不是这风雾镇人,这街坊四邻都知我家小姐好琴,若先生会弹琴,小姐定会心悦,故而我多问一句。”

    想起学琴时,父亲敲下的戒尺,应织初抚着手指,弱弱开口。

    “原来如此,弹琴呀……不才略会一二。”

    王管家点点头,亦是个爽快人,“我看着好,若不是那个教书先生临时有事,老爷怕小姐发闷,我也不至于急得成天两头跑。先生,那就同我进府吧。”

    “有劳。”

    她松了一口气,紧紧跟在王管家身后。

    王管家领着她去前厅拜见了司空夫人,司空夫人看过也甚是满意,虽然也不知他们在满意什么。

    不多一会儿,他二人便来到了内宅。

    空开的闲地上种了大片竹林,满眼新意。

    咋远一看,可真是清幽淡雅。

    但这宅内的建设规格仿若换了个风格,是远看财大气粗,近看仍财大气粗,如此富贵精致的院落,安插一片竹林,亦是怪了。

    王管家边带路,边同应织初套近乎,“还未请教先生姓名。”

    “鄙人,应之初。”

    “应先生,我是司空家的管事,您叫我老王就行了。”

    “好,王管家。”

    王管家瞧着少年和顺的眉目,问出心中疑惑,“拜帖上的字迹,是先生亲笔吗?”

    她美眸一转,果然问到了。

    “临来匆匆,随手写的,王管家别见笑。”

    王管家摇摇头,只能挑明,“不敢,老朽虽困在这宅内处理事务,可早些年间也随老爷各国游走,自认有点见识,云燕生的墨宝,老朽也是见过的。”

    “……”

    见少年不语,王管家继续称赞“常人临摹苦练十年,也只能有三四分像,这便是云大师的高明之处。可小先生你年纪这般小,就能仿上八分像,我猜若不是怕老朽拿那张帖子卖钱,小先生能仿十分也不稀奇。”

    “我年少思虑少,不周到之处还望勿怪。”

    这王管家确实说出了她心中所想,可她也不愿就这些陈年旧事多作解释。

    “不敢,先生不必自谦,我若真拿出去,哪怕众人知是仿笔,也会高价抢买。云大师大名远播,有些文人专靠仿他字迹谋生,毕竟他的墨宝可是难讨的很哟。”

    谈话间二人就走到了院门口。

    王管家冲应织初行了个礼,露出个奇怪的笑容,“老朽还忙,就不引路了。先生寻着这台阶走,自有人接应。”

    她眼里闪过疑惑,只能点头。

    沿途嗅着花香,边走边数着道路两旁的竹子有几棵,这司空小姐也太爱竹子了。

    行到院落内,左右张盼了一会儿,便看见了屋外俏生生立着的小姑娘。

    自有人接应……

    王管家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抱着大木棒子,一脸凶相的姑娘吧。

    应织初细瞧这姑娘穿着,显然是上好的料子,也戴着稀罕首饰,可小脸上的嫩相怎么看怎么像个小丫鬟。

    少女亦在打量他,持棍棒的架势带着一股敌意。

    应织初挑眉,先行礼道“在下是新来的教书先生,敢问你家小姐可在屋内?”

    柔水只是个十五年纪大的丫鬟,脸上肉乎乎的能看出来平日伙食很好,她盯着少年的脸微微愣了一下,心里感叹着少年好皮囊,还是攥紧木棒嚷道“从哪来的回哪去!我家小姐不需要新先生!”

    “哦,你问过你家小姐了吗?”

    “你!不用你管,你若不走,我就不客气了。”柔水恶声道。

    “不客气……”应织初将话在嘴里嚼了一遍,忍不住问,“怎么不客气?”

    柔水瞧着少年镇定自若的模样,心里忍不住来气,微一使力棒子就挥了出去,“打疼了,你便知什么叫客气,什么叫不客气!”

    迎着强风,木棒挥舞过来,半点情面都未留。

    她只能闪避,微微侧身,欣赏着柔水连人带棒子整个栽在地上。

    “啊!你……你个泼皮!”小丫鬟摔在地上,额头都破了相,小嘴还是不饶人。

    应织初见她无大碍,就自作主张地去推房门。

    小丫头只顾着疼,还未起身。

    推开一看,果然是一间很大的书房,窗明几亮,屋内的摆设也尽是奢华,倘若一群学子学课都占的下。

    应织初一吸鼻子,才觉屋内的香味更是浓郁,微微侧头,大片姹紫嫣红簇拥在地板上,惊艳夺目。

    “我不喜欢晒太阳,又爱花,只能想了个笨法子,让先生见笑了。”

    一清冷的嗓音响起,应织初听声回眸,便看见了坐在轮椅上的少女。

    少女穿着一身妃色云纱裙,面上粉黛未施,模样很是清冷秀气,可说出的话,却如小锥子扎人。

    “先生看完了,可以滚出去了吗?柔水,给我打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