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微朝 > 第28章 失约

第28章 失约

作者:洒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百济堂

    昏黄日落时,药铺生意才方显清淡。

    应织初站立一角,右手托着裹好的伤手,若有所思地盯着显眼处摆放的药王神像。

    “当归二钱,陈皮一钱,茯苓二钱……”学徒一手持着戥杆,一边念叨药方。

    完事后,手指利落地拿药纸包好,摞了三层系上绳子,递给客人。

    “客官,您的药!”还贴心送还了应织初带来的方子。

    “多谢。”她付过银子,微微躬身离开。

    小学徒盯着她离去背景,哀声叹气真惨,年纪轻轻就体弱血虚。

    出了药铺,走了大半条街方觉不对劲,她皱眉回头,果然看见了在家门口蹲守了好几天的司空家仆,竟又偷偷跟来。

    家仆们本想躲一下,见她早识破一切,便厚着脸皮撞上来。

    “先生,您买药啊,金甲城中药铺的采办多数是我司空家负责,不然您说一声……”

    “不去。”她面色平静,吐露二字。

    家仆一时没反应过来,仍满脸堆笑,“先生您去府上白拿就行……”

    “买药不去,当先生也不去。”

    家仆们面面相觑,到嘴的客套话接不下去,碰了几天壁也知这书生看着柔弱,实则坚决得很。

    遂掏出一张帖子,恭敬递过去。

    “明个儿初九,我家小姐邀您去金钟寺祈福,望先生相去。”规矩行礼后,便退身离开。

    应织初瞥着帖子上娟秀小字,明眸微挑,一股诧异掠过心头。

    ——

    金钟寺

    雾蒙秋雨,整个天都乌糟糟。

    应织初抱着身子站在殿外檐下,斜落水丝轻飘飘刮在脸颊上,一股潮意席卷她全身。

    凌落秋雨顺着檐角滴落,井然有序,她那身月白长袍已隐约透了水痕。

    “我真是个傻子。”她望着寺口行人,喃喃低语。

    雨雾中,隐约瞧见几把油纸伞离去背影,哪里有什么司空小姐。

    又被戏弄了么?

    殿内时不时传来诵经祈福声。

    她长吁一口气,思忖着已来多时,却不甘心就此离开。

    天公不作美便罢了,小和尚集体正殿诵经又是什么名堂?

    你们平日香火太旺了么?

    她跺脚驱寒,耐着性子朝阶下张望,明明帖子上言辞那么恳切,怎得又生出幺蛾子了?

    正在思忖时,眼前雨丝蓦然隔断,一身黑影压过额头。

    应织初心生狐疑抬眸,一张清俊面容映入眼帘,少年欣身立在她面前,隔开层层雨雾。

    少年长身玉立,一袭冰蓝罗衣明亮灼目,他微抬下颌,斜眸去看檐外细雨,侧脸轮廓宛若刀裁。

    应织初看清少年面容,心下骤沉湖底,她顾不得阴雨寒气,右手伸进袖兜,去探银针踪迹。

    “秋雨寒凉,莫要着凉了。”

    嗓音清越入骨,说完,便垂眸看她。

    应织初收回探银针的手,低低闷吭一声,然后不动声色朝左边移了三寸。

    檐下冷清,除却他二人,连只旁的鸟都没有,因此她袍子摩擦声格外敏感清楚。

    少年观她动作,绯唇微弯,眼里闪过莫名,配合着左移三寸。

    这般谦让两回,应织初靠在角落里,已无路可退,她秀眉轻皱,少年如愿欺‘身压来。

    殿内的诵经声沉沉闷闷,吊着她整颗心起伏不定。

    她抬目瞧着男子俊逸面容,眸光清若澄明,“公子,你有何事?”

    眉间闪过讶色,似是怨她多此一问,“我看小哥体弱……便好心替你遮雨,怎得,唐突了?”

    “没有。”她瞬间否定,又一脸为难,“你我皆为男子,若被旁人瞧见有失体统。”

    顷刻间,少年长眸一暗,单手支壁朝她压下,二人谈吐吸气只在两指间。

    应织初屏住呼吸,身子紧贴冰凉后壁,如绷直的竹条。

    凉风长袭,万条银丝顺着天口泼落斜下,串成水帘,将二人身影模糊在雨幕中。

    “你我皆为男子,有何不便?”他一身紫薇花香,殷湿的哈气打在她耳边,涩涩凉‘痒。

    应织初微微侧脸,周旋开口,“我与公子皆是不同男子,还是避讳些好。”

    “不同男子?”他轻笑一声,舌尖压在齿下,“哪里不同?”

    “我没有龙‘阳之好。”应织初眼底闪过嫌恶,清脆大喊。

    喊完便觉失礼,一时懊悔咬唇。

    “此语太过交心,我有点……招架不住。”他却毫未在意,洒脱抽身退去,隔着她三尺远而立。

    动作之疏离,仿若什么都未发生。

    缜密雨丝漫天滑下,无半点放晴之意。

    应织初抚着心口,怒视他背影一眼,遂不甘心抱紧自己,沿着台阶冲入雨雾中。

    少年冷眼看她狼狈离去,再未出声阻拦。

    片刻后,殿内走出一僧人,双手合十冲少年道“戚大人,方丈在禅房等您。”

    戚凉争收回视线,轻嗯一声。

    应织初沿着台阶朝来路走,对身后的叫喊声默然不理。

    直至背后之人无奈之极,放声大喊。

    “施主!”

    她遥遥听见二字,迷茫回身,一小和尚抱着油纸伞急急追赶上来。

    应织初心下一松,捂着淋湿的伤手,疑惑开口“小师父,何事?”

    小和尚喘着气,微顿两下,将细布包好的油纸伞塞到应织初怀里。

    “秋雨寒凉,施主莫要着凉了。”

    此语一出,如凉针刺骨,寸寸麻’痒,应织初微微一怔,绷着嘴角不语,又不便冲和尚发作,只垂首作谢。

    “还有,这个……”小和尚平复着气息,从怀里掏出尚有余温的青玉药瓶,细心解释“这膏子止血祛疤再好不过,公子请收好。”言罢看了一眼应织初的左手,目光流露慈悲。

    应织初瞥了一眼通盈剔透的玉瓶,明眸漾出微嫌,后轻轻摇头,“伞我收下,旁的就罢了。

    小和尚呆在原地,一时无声。

    她微微行礼,撑开油纸伞朝山下行去。

    浸湿白布上殷出红血,手上伤口隐隐作痛,想必是在檐下不小心碰触到了,她将伤手放在心口上,右手紧紧攥住伞柄,直至指间发白。

    油纸伞下坠出串珠,有的歪歪扭扭打在肩上,她浑然不知,一副心不在焉模样。

    司空府的小厮慌慌张张朝山上赶,半途中撞见了淋湿的先生,小厮抹了一把脸上冷汗,顾不得太多,先声解释,“先生,我家小姐来不了了!”

    “你家小姐怎么了?”应织心下一空,一股不安滑过心田。

    “我家小姐,唉,此地不宜说,先生快快随我上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