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丞相家的二小姐 > 第八章 人仰马翻

第八章 人仰马翻

作者:红三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患难与共??我是虎落平阳!”

    纪蓁蓁一把抱住楼重衣的手,一边回道,一把抓住了烤鱼。不顾烫嘴,往嘴里塞。

    “哎哎哎!你慢点吃,这里还有!”纪蓁蓁余光一飘,“这么多!”地上整整齐齐,码着七八条鱼。

    “是啊,我又不知道你能吃多少,不够的话,你又找我拼命怎么办!”纪蓁蓁啃完这条鱼,一边摸着肚皮感叹道“电视里演的,果然是骗人的。野餐烤鱼,只说着鲜美,怎么没人告诉我,烤鱼没盐没配料一点也不美味呢?!”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我辛辛苦苦给你捞了半天鱼,又是杀鱼又起火又翻烤的,你在那里睡得倒是香,我足足用了两个时辰才烤好的!”

    楼重衣有些委屈。“我还是平生头一次做吃的给人呢。”

    纪蓁蓁仰躺在草地上,此时夕阳西斜,蓝天白云,小溪流水,舒爽的很。“孔雀,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被饿晕过去,你给我做顿饭怎么了。”

    “喂!”楼重衣见纪蓁蓁舒服的眯上眼,凑过身来,好奇的问道“你真的是丞相府的纪蓁蓁吗?”

    “怎么?不像?”

    “也不是不像,我小时候见过你,那时候你才一丢丢大,丑的要命,不过倒是很安静,也不哭不闹,还爱笑。怎么也想不到你现在会长成这样子。”

    “我现在这样怎么了?”纪蓁蓁有些不忿。想她纪蓁蓁青春貌美,知书达理,除了饿的时候脾气有些坏,怎么也不至于得到一个“现在这样子”的评价。

    “你上次见我是什么时候?”

    “是你百日宴呀!纪伯伯请了很多人来,我还送过你一个小铃铛呢。”

    “对啊!那你自己也说了,那会儿我还小,你小时候的性子难道和现在一模一样吗?你就没听过女大十八变吗?”

    “你倒是利牙利齿。我竟然不知天枢国什么时候有了你这样有趣的女子。”

    “我哪里有趣?”纪蓁蓁懒洋洋的回答。

    “像我母亲,姐妹,都有自己所好,琴棋书画,士农工商,都是立身之本,所爱器具,无不随身相带,而我这一路观察你,发现你除了饮食,装饰。大胆异常,竟无所在意,自由的很。”

    “你与我相识,不过短短几个时辰,怎可通过这几个时辰就妄图了解一个人?你也未免太自大了吧花孔雀。”

    “况且,我热爱衣食住行,你岂能知道这不能做安身之本?难道我作为丞相小姐,就必须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吗?”

    “天枢国向来男女平等,自然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可是既然我们作为官家,在外一需自证衣冠,二需内心清明,自重身份。衣食住行,自然需要放在心上,可是你却有些本末倒置了。”

    “何出此言?”纪蓁蓁睁开眼睛,认真的看了一眼楼重衣。发现他目光清明,此时已坐直身子,认真说道,“纪蓁蓁,身为高位,不可过于贪恋富贵,不可贪图享乐,不可骄奢淫逸,不可····”

    “这些与我有何关系?”纪蓁蓁打断他,“我第一未曾犯法,第二未曾干扰旁人,花的是我自己的钱,走着我自己的路。你这样掳我而来,难道就是为了我今天的所作所为吗?楼小公子,你这样做不知是否违背了天枢国法?”

    “你····”楼重衣满面通红,竟不知从何回答。

    “还是,你今天掳我来,是有意为之?”纪蓁蓁看他这样,故意逗他,“你已经料到我醒来会去淑衣坊?“

    “我怎会未卜先知,你··你不要平白污我···我今日掳你来,完全就是一时兴起,你···你要是心里不平,就再打我一顿吧!”

    纪蓁蓁原想这花孔雀穿着张扬,行事也张扬,却没想他原来还是一个正人君子,满腔未果为民,不由得好笑,起了故意捉弄他的心思。

    “喂,孔雀,你过来。”

    楼重衣瞧一眼纪蓁蓁,见她不像要动手的样子,迟疑的上前。

    “你··你一直盯着我做什么?”楼重衣慌慌张张。

    “你干嘛害怕呀!花孔雀,你看,我长得好看吗?”

    “我从小就接受教导,不可轻易评价女子样貌。”楼重衣不料纪蓁蓁问这一句。

    “那我觉得,花孔雀这样相貌堂堂,为人正直,是极好的。”纪蓁蓁一时兴起,翻身压倒楼重衣,目光炯炯盯着他。

    “蓁蓁··你···这样不可····”楼重衣赶紧起身,“我们该回去了。”

    “真美啊!跟电视电影里看到的一样美。”纪蓁蓁坐起身来,身形未动,似乎刚才与陌生男子嬉闹的那个人,不是她。天已渐渐黑了,天上半明半暗,火红的云霞倒映水中,凉风习习。

    “纪蓁蓁?”

    “嗯?”

    “你老说的电视,到底是什么?”

    “电视啊····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就像小人书。里面有很多个小人,也有很多像天枢国一样的地方,里面演的全是一个一个的故事,风景很美,但是像泡沫,可望不可及。好像永远都会陪着你,可是只要一没电,就永远消失了。”

    “为什么你说的,我一个字都听不懂呢?”

    “听不懂就别听啦!我们该回家啦!”

    楼重衣翻身上马,又把纪蓁蓁拽上去。

    许久,“你到底认不认识路?!”纪蓁蓁头大了。

    “我之前都告诉你不认路了!你别叫了!”

    “那你倒是带我回去啊!!”

    “你坐好别说话了!!”

    折腾到天黑,纪蓁蓁终于看到了一点火光。踩着脚下踏实的石板路,纪蓁蓁不由得谢天谢地了。

    站在丞相府朱漆大门前,楼重衣觉得任务完成,又怕被丞相府的人责难,“噔噔噔噔”骑着马溜之大吉了。

    “二小姐回来了!”嘉定一开门看到纪蓁蓁,立刻扯开嗓子号起来。

    第一个出现的,果然是流苏。

    “小姐啊,你许久未归,家里都找翻天了!小姐现在又不认识路,又不认识人,身上也没有任何钱财,也无防身之物,急死人了!”流苏连珠炮一样,“夫人听说是跟着楼小公子出去的,料想不会有事,就担心小姐声誉,还说小姐再不回来,就要去侍郎府要人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