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温柔的煞气 > 第十二章猩红的亮光

第十二章猩红的亮光

作者:白箩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四载同窗,意切情浓。今天,是我们大学毕业八年后的第一次聚会。不论天涯海角,我们归来依然是少年……”

    蓝浩的开席讲话前两分钟说得有些结巴,目光一直不敢和何芷接触,被未婚妻瞪了两眼以后,终于恢复了昔日大学校草的风采,讲得抑扬顿挫情绪激昂。

    他的未婚妻在众人的掌声中站起来展颜欢笑,双手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看样子孕肚有四五个月了。

    蓝浩的效率也不比何婧差多少!

    何芷的视线穿过粉红玫瑰花丛,注视着蓝浩春风得意的笑脸。

    大家话题的焦点回归到了主题,以茶代酒轮番敬蓝浩,祝他梅开二度又要喜当爹了。

    蓝浩放下茶杯终于没能避开何芷投来的目光。何芷和邻座抱歉要去洗手间,起身朝蓝浩又看了一眼。

    蓝浩马上低下头看着面前的菜盘,眼角的余光追随何芷走出包房,站起来和未婚妻说去外面透透气,不等未婚妻说话快步离席去追何芷。

    “这个房间里不是有洗手间吗?”

    蓝浩的未婚妻扁了扁嘴,盯着门口眼神警觉。

    “何芷喜欢照镜子,外面大洗手间的镜子可以照到全身。我也出去抽根烟,这房间太热了。”

    柯杨呵呵笑着离席,能感觉到蓝浩未婚妻暗暗松了一口气。短短十几分钟的接触,他已经看明白了,蓝浩和何芷是有过故事的人。这会两个人前后脚出去,不引起在座各位猜疑才怪呢!

    何芷走出房间停了一会,果然听到蓝浩的脚步声。她没有回头,继续朝走廊深处走,将近洗手间拐角处站定。

    蓝浩紧走几步转弯几乎和何芷撞个满怀。

    “你们为什么离婚?”

    蓝浩刚要张嘴被何芷抢先问道。

    “何芷你不要误会我,我是真心想对何婧好的。就是看在你的面子我也要爱护照顾何婧一辈子。可是,唉!”

    蓝浩叹息,随即说起他和何婧初婚的生活。何婧讲究生活品味和浪漫,可蓝浩当时只是一个孤身在穗城打拼的青年。何婧不在乎蓝浩一穷二白,可需要蓝浩时时的陪伴和关心。

    开始时蓝浩还能尽量满足何婧的要求,自从他创业以后,全部精力都用在工作上,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何婧怀疑蓝浩不爱她,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只要蓝浩在家,何婧就和他闹脾气,要他发誓只爱她一个,保证外面没有其他女人。

    “创业艰难,你不知道我那时有多狼狈。在外面工作精疲力尽,回到家更是身心俱疲。不过我还是爱何婧的,是她要求离婚,要求豆豆的抚养权。我不同意,她就去我公司吵,后来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蓝浩摊开双手满脸无奈。

    “恭喜你做老板了。”

    “也不是什么大老板,就一个六七人的小公司。你也知道我一直喜欢文化行业,能做文创开发方面的工作虽然赚不了多少钱,但是很开心。现在公司也算基本走上了正轨。对了,何婧再婚的丈夫也帮我的公司做过策划。”

    “何婧失踪了,警察应该找过你吧?”

    何芷神色无波。

    蓝浩一愣神,马上说找过。离婚以后他和何婧没有任何联系,也没能什么线索。

    “何婧没什么朋友,她如果离家出走,应该除了你表姨家,似乎也没什么地方可去。但是她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呢?那个伍彤州比我更符合她的审美,又能天天陪着她。”

    蓝浩的嘴角不自觉地翘起,透着一丝幸灾乐祸。

    “蓝浩,你现在住的房子是何婧名下的吧?”

    “嗯,啊……”

    蓝浩顿时窘迫。

    “麻烦你把房子腾出来,给你一个星期时间。”

    “你,为什么让我腾房子?我和何婧离婚,她也没说要回房子。”

    “何婧不懂你应该懂。那套房子是何婧的婚前财产,如果你还不懂,可以找左岸咨询一下。”

    何芷说完转身就走。此时她的心里有种盘石落地的感觉。曾经觉得辜负的美好初恋,不过是一场自欺欺人。蓝浩如果对她的感情非你不可,也不会接受何婧的追求……

    何芷从走廊拐角直冲出来,脚下被什么跘了一下。

    “嘘——”

    柯杨伸手扶住何芷的腰,顺势收回伸出去的脚。他靠在拐角听何芷和蓝浩说话,没想到何芷走得这么急。

    “咱们走吧。”

    该了断的都了断了,再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别人是四载同窗情,而她只有两年。

    大家对她的关心不过是为了看她和蓝浩的笑话。大家似乎更想看到蓝浩后悔再次错过她。

    柯杨回头瞧见有些失魂落魄的蓝浩走来,他朝蓝浩挥挥手。

    “何芷临时有事,麻烦你跟大家打声招呼。”

    蓝浩下意识“嗯”了一声,目送何芷和柯杨离去的背影,眼睛突然酸得不行。

    坐上柯杨的破吉普车,何芷的心情恢复了平静。

    柯杨把整理好的伍彤州的资料交给何芷,又补充说伍彤州从小被母亲按照女孩子的模样打扮,伍彤州非常爱他的母亲,也深得他母亲的审美品味。在他母亲失踪以后,他得了忧郁症,在老家休学一年才有所好转,继续完成了学业。

    柯杨的话音刚落,手机响。电话是肖楠打来的,她请柯杨过去帮忙。

    柯杨接听电话没有回避何芷,何芷听得一清二楚。原来肖楠是柯杨的师姐,两个人当初共事过一段时间。

    何芷要下车自己回芙蓉嶂别墅。柯杨忙拦住她,他住在芙蓉嶂别墅附近。明天上午过去帮忙,现在专职送她回家。

    “今天在芙蓉嶂一期别墅湖边发现了一具女性尸骨。”

    “哦,那一定是一具令人头疼的尸骨啊!”

    柯杨加大油门,破吉普车在环城高速上发出各种声响。

    左岸站在何芷的房门口,看着她快速地收拾好行李箱出来,想上前拉住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何芷进门时已经明确表示今晚非搬走不可。

    朋友归朋友,孤男寡女住在一起引人议论不好,最后可能连朋友也没得做。

    何芷的话不轻不重,左岸明白他现在已无力挽狂澜之术,何芷连让他送出门的机会都不给。

    何芷拉着行李箱走出院门,柯杨立刻迎上前接过去送到破吉普车后座上。

    “你要搬去哪儿总可以告诉我吧?”

    左岸苦着脸语气不能再可怜了。

    “明天我发地址给你,等空下来我请你吃饭。”

    何芷朝左岸挥了挥手。

    “我请我请!”

    好像瘪了的气球又充满了气,左岸顿时眉开眼笑。

    昏蒙的湖边路灯下,一辆破吉普车像头怪兽勇往直前。

    何芷盯着前方山影里的那片黑暗别墅,突然看见一点猩红的亮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