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温柔的煞气 > 第十九章生理障碍

第十九章生理障碍

作者:白箩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刘健,奔之驿汽车维修中心老板,现年五十二岁。从城郊中学毕业以后到穗城打工,从汽车维修学徒工做起,后来成为汽车维修高级技师。

    二十五岁结婚入赘接管岳父经营的汽车修理店,不到十年时间,把一间街边补胎充气维修车辆的小店,发展成汽车维修养护知名连锁公司。

    柯杨呵呵笑着关上手机搜索页面。

    “从时间上推算,刘健接到翰林补习中心冯老师的电话以后,马上赶往芙蓉嶂别墅,在芙蓉湖边呆了不到五分钟又立刻离开了。

    他应该是去湖边祭奠儿子曾经的补习老师顾诗怡。嗯,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啊!”

    “算了吧!靠老婆发家然后抛弃人老珠黄的原配,离婚再娶年轻貌美的娇妻,这种男人何来的有情有义?”

    何芷控制不住心里的冲动了。

    “也不都是吧!有些男人是被女人抛弃的,再婚娶的也不见得比原配好。”

    柯杨发现何芷不像他以为的那么“不染人间烟火”的女人了。

    何芷面上平静语气淡然,可是心情却是跌宕起伏的。

    她曾以为父母的爱情完美无瑕,可是那年暑假无意间听见父亲向母亲提出离婚,直接击碎了她对爱情的憧憬。

    当时母亲一直哭着不说话,一连几天都红肿着眼睛。她想找父亲谈谈,可是又不知要怎么说服父亲和母亲和好如初。

    爱不再了就放手。

    一别两宽各自安好!

    人生不长,要遵从内心的感觉追寻幸福的真谛。

    ……

    父亲说的每一句话都很经典,何芷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母亲和父亲曾是大学同学,一起创业风雨同行。二十年的婚姻里,母亲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精打细算过日子,连一张面膜都没有用过,唯一的护肤品是一瓶d蜜。母亲把一切好的都留给了父亲和两个女儿,自己却变成了一个被丈夫嫌弃没品味不会打扮的黄脸婆。

    不知父母后来是怎么和好的,或者他们只是在孩子们面前假装恩爱,私底下可能在协商离婚事宜。半个月后两个人出车祸同时身故……

    何芷一时沉默了。

    柯杨马上转移话题。

    “一个学生家长,十二年来一直关注着孩子曾经补习班老师的失踪案,确实有违常理啊。就是朋友之间十二年不联系,也已经生疏了。这个刘健非常可疑!明天咱们去瞧瞧他的婚礼,顺便带豆豆吃顿婚宴大餐。”

    何芷白了柯杨一眼。

    分析案情这么严肃的事,这个人心里就想着吃。

    “你说伍彤州有病,到底是怎么回事?”

    晚饭前柯杨在车里说到伍彤州有病时欲言又止,这个关子卖的很成功,何芷一直在心里揣摩,却实在想不到伍彤州有什么病。

    如果实在要说伍彤州有什么毛病的话,只能说他长得太好看了,皮肤比女人还要细腻白晰,五官比孩子还要精致完美。

    “伍彤州有心理性生理障碍,通俗来说就是障碍。”

    “障碍?”

    突然意识到是什么意思,何芷的脸倏地红了,急忙扭头看向别处。

    感觉到柯杨的目光追随着她,脸色又多了一层窘迫,双手抓着扶栏有些手足无措。

    “我去看看豆豆是不是醒了。”

    何芷说完逃似地离开柯杨的房间。回到自己屋里才发现,刚才窘迫之间,酒红丝绒睡袍的系带松开了,脖颈之间暴露着白花花一片。

    晕!难怪柯杨一直盯着她看。

    何芷暗暗叫苦,这时却也只能哑巴吃黄莲。

    这么多年,除了和蓝浩那场算不上正式的恋爱,何芷对男人具有极强的“免疫”力。和男人的关系只有同学同事邻居,连朋友都懒得发展。

    男女之间一旦做了朋友,如果不能进一步发展成恋人,那也基本上等于断交了。

    与其到时断交自寻烦恼,不如防患于未然拒绝一切爱昧示好。

    没想到刚才被柯杨用眼睛吃了豆腐!

    何芷懊恼了一夜,早上起来时还得装作没事人一样。坐上柯杨的破吉普车,听着破车发出的各种混响,决定一会就去买一辆新车。

    吃早餐时,柯杨不时引豆豆说话。

    “粥粥爸爸帮妈妈按脚丫……”

    “粥粥爸爸帮妈妈吹头发……”

    “粥粥爸爸帮妈妈穿裙子……”

    豆豆嘟起小嘴想起一句说一句。

    柯杨抬头朝何芷笑了笑。

    何芷低头喝着鱼蓉粥。

    “伍彤州应该很爱何婧,他也想和何婧生一个孩子。不然他不会去治病,他找的那个医生很有名……”

    “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听柯杨提到伍彤州的病,何芷就觉得脸热心跳。

    “昨天在伍彤州家别墅时,他接电话我听到了两句半。然后我让朋友帮忙查了那个医生的电话,顺便了解了一下情况。

    伍彤州已经有两个月没去治病了。他治病应该是为了何婧。一会我们去找那位医生谈谈,看看伍彤州的病严重到什么程度。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

    和柯杨的目光对视以后,何芷的脑袋突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伍彤州爱何婧,但是给不了何婧幸爱,何婧耐不住激情冲动和其他男人跑了……

    穗城中西医结合医院五楼专家门诊。

    柯杨拿着挂号单走进诊室。

    何芷领着豆豆在门口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中年女医生,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又回到了候诊区长椅上坐下。

    没想到柯杨是以这种方式和伍彤州的医生谈话。

    也没办法,柯杨已经不是警察了,没有资格找人问话。

    真不知道柯杨面对那个女医生要怎么描述病情……

    不到五分钟柯杨从诊室出来了。

    何芷松开湿漉漉的手心,豆豆马上抱住了柯杨的大腿。

    “叔叔打针疼吗?”

    豆豆仰起小脸关切地问。

    “打针不疼,勇敢的人打针都不怕疼。豆豆是不是勇敢的小朋友?”

    “是。”

    豆豆一本正经地望着柯杨。

    柯杨弯腰在豆豆的脸蛋上捏了一下,顺势把豆豆抱在怀里。见何芷一脸忧虑的样子呵呵笑了。

    “一会跟你说什么情况。”

    天空阴沉沉的,医院的花坛盛开着大片大片的红花。

    豆豆在花间追着蝴蝶玩,柯杨和何芷站在一旁,目光齐齐地追着豆豆。

    “医生说我很健康,生理功能非常强大,你放心吧!”

    噗!

    何芷是忧虑伍彤州的病,伍彤州的病关系着何婧失踪的原因。

    柯杨当然知道何芷想什么,故意逗趣一下,发现何芷并没有冷脸对他,只是扭头不想对牛弹琴的样子,不由得又呵呵笑了起来。

    “如果没有猜错,伍彤州的病症只是针对你妹妹,他对你妹妹有某种心理抗拒才造成生理障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