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她做了河神的夫人 > 第5章 拜堂之人

第5章 拜堂之人

作者:鹄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奶娘反复确认,这蛇咬的没毒才放心。只是,江梦雨白皙的手臂上,就这么留下了两个牙印。

    “可有想起来?我是那条你以为的蛇呀!”男子一脸激动,他看到了江梦雨的记忆,这才明白,那会儿的她小脑袋里在想着什么。

    看到江梦雨回忆起来,男子忍不住打断她,回过神的江梦雨缓缓抬起胳膊来。

    衣袖滑落,露出白皙的手臂,上面两个印记在发红。

    “疼。”

    江梦雨皱起眉来,原来,她那天救的蛇,是妖怪?

    不过,也算不上救,不过是顺手捡了。

    “看来,你记起来了,如此也好,小爷我在你手臂上留下了印记,不管你去哪里,都能找得着。”

    男子抬起江梦雨的下巴,“说说看,想要什么?我并不欠你,你算你救我一回,如今我也救了你一回。但是,按着规矩,小爷就再满足你一个愿望。”嘴上这么说,男子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却是出卖了他。

    哪里是要江梦雨提条件,打从一开始,他便想赖上她了。

    呆住的江梦雨说不出话来,就在刚刚,手臂上的印记好像淡了,难道这印记,是为了让这个妖怪来寻她的?

    可为什么是这种时候?干嘛救她?她并不想活着呀?

    若是活着,又该去哪里?嫁给南家?还是回到江家?不管哪个,都不是好结果。

    “想不出来?”男子嘴角微扬,“不如,小爷就舍身相许如何?”

    “你救了我,无以为报,小爷舍身相许,嗯,这样,不错。”

    男子只顾自己笑,没注意到江梦雨呆住的神情,脑袋里掠过了一堆信息,什么?嫁给妖?她怎么这么命苦,难道这就是奶娘说的苦命?嫁人不成,最后被妖掠去?

    这妖要做什么?

    “你要做什么?我,什么都没有。”江梦雨紧张的双手环胸,难不成,她今日要被妖给撕碎?刚刚那个大怪物,是他的真身?“我不好吃。”

    “噗!”

    男子笑了,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江梦雨耳畔。

    “可真有趣,为夫是要聘你为妻。我可是神,怎会吃人?”

    “神?”

    江梦雨瞪大了眼睛,她应该是在做梦,或许自己早就死了。

    男子一挥袖,不远处桥上的景象落在河底。

    “看到了吗?这小庙,便是我的供奉之处。”

    男子眼角带着微笑,他当初化龙不成,被天道赶了下来,如今落到此处,也算是半个神,虽说在天界没有神职,在这下界,搞个小庙收收香火还是可以的。

    “河神?”

    江梦雨歪着头,不知道从那年开始,这条河有了河神,还有一小庙,城镇上的人纷纷祭拜。

    “是呀!我是河神,我叫烟烟。”

    男子笑看着她,“这样,我陪你,了却这一世尘缘,你陪我,共看这永生繁华,如何?”

    “没得商量,不说话,就当,你是同意了。”烟烟含笑俯身,轻轻抬起她的下巴。

    从今以后,你和我的缘分,才真正开始。

    一吻落下,定下今生,这一生,我烟烟,陪你,在这南家定要过得如鱼得水。

    河面之上,刚刚还是闹腾的人,这会儿竟是一动不动,时间,被定格了。

    烟烟横抱起江梦雨,水幕拉开,辟出一条道路来。等江梦雨回过神,烟烟已经牵着她的手站在河岸上。

    “夫人,为夫送你的凤冠霞帔,可还满意?”

    凤冠霞帔?江梦雨摸摸自己头,她看不到头上戴的是什么,只觉得脑袋似乎有些沉。再低头看去,身上的喜服,似乎有些不同,隐隐的多了一层耀眼的霞光。

    “别低头,凤冠会掉。”

    烟烟不知从何处弄来的一盖头,要给江梦雨盖上。江梦雨抬头看得清楚,这会儿的烟烟,和她一样,穿的是大红的喜服。

    盖头盖上,入眼的是一片红色,耳边喜乐再次响起,没了刚刚的吵闹,多的是祝福。

    一只手牵着她往前走,耳边还有媒婆子的笑声。

    “新郎,要牵着红绸带。”

    媒婆把红带递给烟烟,看他们打上结,这才往前走去。

    一套繁琐的礼节,把江梦雨搞得头晕脑胀,因着不知道该做什么,闹了不少笑话。

    “新娘子,站反了。”

    “新娘新娘,往前走呀!”

    “新娘……”

    到了拜天地,江梦雨觉得脚底变得软绵绵的,耳畔,那媒婆的声音越来越远。低头看去,只见脚下是金光闪闪的云,不由得惊呼一声。

    “别怕,我在的。”

    烟烟牵住她的手,指间的温热传来,才让江梦雨踏实一些。

    “跟着我拜就好。”

    “嗯。”

    这次喊话的,不是那个媒婆的声音,变成了一老者,说着一堆江梦雨听不懂的话,一会儿的三跪九叩,一会儿得又换个方向继续拜,最后夫妻对拜,拜完,江梦雨才感觉自己脚踏实地,是踩在了红毯上。

    入了洞房,又是一阵热闹后,只剩下江梦雨一个人坐在喜房里。

    稍稍松了一口气,江梦雨轻轻挑了一点盖头看去,晃眼的皆是红色的喜字,还有那些装饰的红绸缎。

    “阿青。”

    轻唤一声,却不见人回应。

    因着自己还有两个妹妹在,江梦雨出嫁只带了阿青一个,阿苏留在了江家,帮她照看两个妹妹。

    阿苏做事沉稳,阿青却是个顽皮的,江梦雨不放心阿青一个人在江家,这才带来。

    自从奶娘走了,她也只能和阿青阿苏相依为命。

    “阿青?”

    还是无人应,江梦雨怕了起来,喜烛摇曳,透着幽幽的清冷。

    “烟烟?”

    江梦雨响起那个男子来,他说,他叫烟烟?

    “喵~”

    一阵猫叫,在她的窗户下响起,听的江梦雨一身鸡皮疙瘩。

    坐在床边,江梦雨紧紧的抓着腿上的喜服,这种声音,在这时响起,带上了些诡异的气氛。

    嘭!

    窗户打开一阵风吹进来,桌上的喜烛纷纷灭掉。

    本就是夜色将至,这会儿喜烛一灭,屋里一阵昏暗。

    “有人在吗?”

    江梦雨的声音都在发抖,带着几分恐惧,颤巍巍的问出来。

    回答她的,是耳畔的阴风阵阵,接着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

    “没有人~”

    “啊!”

    江梦雨抱着头躲在了床角,她不敢掀起头盖来,害怕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

    河底的妖怪,已经够吓人的,这会可别再有什么怨鬼找上门。

    俗话说的好,不作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她是没什么亏心事,可这鬼,硬是要敲她的门。

    “别走呀!还我命来!”

    那女子的脚步渐进,声音里又带着几分凄凉,不停的在江梦雨耳畔回荡。

    “别过来,别过来……”

    ------题外话------

    老老实实码字,安安静静写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