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书后我只想活下来 > 19.白银境

19.白银境

作者:半卷日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城主府,君小莫在门口已经徘徊了好久,她怎么也想不到刚才那个男子是城主府的人,再回想了一下刚才那个男子的声音,好像就是上次来找白飘的那个男子。

    这个时候,君小莫才发现修炼的好处,自己进了个玄幻世界,却一直是个普通人。

    “你在干什么?”

    君小莫吓了一跳,回过头才发现是顾醒。赶紧把他扯过来,再左右看了看,没有人看到。

    “我跟你说,树阳被抓了。”

    “我知道,我刚才已经看到了。”

    君小莫睁大眼睛。

    “你……你这几天一直在城主府吗?”

    顾醒点了点头,然后把君小莫拿走,边走边说。

    “我早就进了城主府,我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这里是树阳的回忆世界,她被关在这里三百年了。一直不停回忆着她认为美好的回忆。”

    顾醒停了下来,像是在思考什么东西,眼睛直直地看着君小莫,君小莫简直要被盯发毛了。

    “然后呢?你看着我作什么?”

    “我试过把树阳的兔子杀死,每次杀死以后,都会在第二天复活。”

    君小莫都惊讶了,没想到那个兔子还是个枢纽。

    “我又对比了跟树阳没关系的一些东西,发现没有复活。”

    “所以,我猜,这个世界不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会一直这样平淡无波的进行下去。”

    “那现在树阳被抓进城主府?”

    “这个是必然的,无论白飘掩藏的有多好,在树阳的回忆里,白飘每次在面对她的时候肯定心里藏着什么事,树阳的内心是好奇的,她好奇白飘对她隐藏了什么。”

    君小莫不得不对顾醒佩服,她先来那么多天,根本猜不出这些,只是觉得这个世界真实又太平淡。

    顾醒看到君小莫有些佩服的眼神,轻笑了一下。

    “如果我猜得没错,再过几天,就会再次轮回。”

    “我们就静静等待轮回后,树阳最虚弱的时候。”

    君小莫不可置否地点头,果然,以后还是要跟在男主后面,这些事都应该是男主去经历的。

    顾醒又感受到有人盯着自己,好像每次都是他和君小莫在一块的时候,才会发现这个目光,再看了看君小莫没有丝毫受影响的样子,他都快忘了她没有修炼。

    每次都是往最危险的地方跑,真是命大。

    手里捏了一个雷系法术丢过去,他觉得这个人应该没有想害君小莫的意思,但他还是要给一个警告。

    纱露捂着手,离开了原地,没想到居然被发现了。她一直最擅长的就是隐藏自己,那么多次,她还以为没有被发现。

    不过她已经知道了最重要的消息,她刚开始进来的时候,也是迷惑了很久,这里完全没有危险的样子。

    偶然遇到了君小莫就一直跟着她,没想到还看到了那个可怕的人,想起他在君小莫面前的样子,伪装地再好,也不能遮掩住他就是一个恶魔。

    现在她就要去城主府,纱露高傲地抬了抬头,她比君小莫运气好太多了,她来的时候,因为身受重伤,被白越,城主府的二公子救走了。

    现在,她是哪里的客人,自由进入城主府的她,不就很容易了吗?

    她才不会等到再次轮回,破这种世界,最快的方法就是让树阳重新发生一次在她身上发生的。

    纱露走进自由地走进了城主府,看到城主府的大公子白飘和白越争论了起来。

    “阿越,我说过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来解决。”

    “大哥,你别急,当然是你自己解决,光灵阵可只有你会布。”

    纱露偷偷躲在一边,看了看白越身上系的那个袋子,手指捏了一个法诀,在两个人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那个袋子就已经可以听到外面的话了。

    纱露笑了笑,她就说掩藏她是最擅长的,只有那个恶魔一样的人才是例外。

    “我会布光灵阵,但不是现在。”

    “大哥,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三年前,长老和父亲们,就已经猜测出,白银城的城门撑不了那么多年,你拼命地修炼,拼命地守在最前面,我不信你看不出来,兽潮越来越频繁。”

    “那个时候,长老们让你做出光灵阵,不是你自信满满的地保证的吗?”

    “现在,你爱上了这个灵,你还怎么引灵。”

    白飘看到面前眼睛通红看着他的弟弟,一时之间有些呼吸不过来。

    “我……没有爱上那个灵,我只是为了让她心甘情愿去灵阵。”

    白越停了下来,他怎么不了解自己的大哥,红着眼眶,把袋子丢下,就走了。

    “大哥,你自己看着办吧,明天以后,就是引灵之日了。”

    树阳呆了呆,从听到白飘说不爱她的那一刻,她就再也听不下去了。此刻被白越丢在地上,树阳终于出来了,她一眼就看到了面前的人。

    白飘也惊讶地看着她,树阳笑了笑,站了起来。

    “阿飘,我们回家吧!”

    白飘听到这句话,再看树阳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知道了,白飘低下头。

    “阳阳,你都……听到了,是吗?”

    白飘都没发现自己的语气有一丝丝地颤抖。树阳笑了笑,最后有些颤抖地停了下来,眼眶里也流下了眼泪。

    “阿飘,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回去吧。”

    白飘像是有些沉重地抬起头,他握了握手中的剑,他第一次觉得这把剑那么沉重。

    “阳阳,你是光灵。”

    白飘呼了一口气,又像似找到什么出口。

    “你知道光灵阵吗?引光于此,困于此间。你是我引来的光灵,就是为了做这个阵的。”

    树阳听到这里,笑了出来,她笑着看着白飘,原来是这样的。

    “白银城撑不过这个秋天了。”

    树阳在听到这句话以后,彻底消失在了白飘面前,她本来就是光,随着一丝光丝,就能自由地来去。

    纱露在躲在一边,有些着急地叹了一口气,这个白飘也太怂了,这明显不是对树阳来说是可怕的,一定是还发生了什么。

    “飘。”

    白飘看到来人,伏了伏身子。

    是七长老,长老里的唯一一个女长老。

    “七长老。”

    “飘,你已经准备好了三天后的光灵阵吧!”

    白飘点了点头,就走了。留下七长老一个人独自在那里咬牙切齿,她从小就是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心思本来就玲珑,在知道白飘一直推迟光灵阵的期限,和看到光灵是个女的后,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白飘喜欢上了这个灵,真是可笑,居然喜欢上一个灵,都不喜欢自己。

    七长老看了看手里水镜里的人,这个灵既然这么不听话,那她就去教训教训,让她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纱露看到一个女人过来后,还有她脸上咬牙切齿的表情,一下就明白了,一定是这个女人干了什么,跟上去,再加把火,送这个灵赶紧出回忆。

    ------题外话------

    作者表示打字有时候太快,错别字太多,明天开始修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