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春日野望 > 第十五章 春游 上篇

第十五章 春游 上篇

作者:沧桑是种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春祭后的时光,就是春天来临的日子,万物复苏,大地开始渐渐的披上新装。广袤的山区里,枯黄的树干,开始在枝头芽尖露出新的绿意。

    但即使是这样,这一点绿意也就是能在近前体会。放眼到整个山头,也只是感受略微的颜色变化,大部分的还是黄土山坡寂静的守护着这山里的山村。

    只有过了五月份以后,这里的绿植才会真正焕发它的绿意,给这里的山坡上星星点点的披上真正的绿色。

    这个季节算是风和日丽的日子,最适合的活动是踏青,而最合适于学校的活动莫过于春游。而对于阿宝这里的乡村小学来说,春游其实是不定期的一个梦想,因为这里不要说离开省城很远,就是最近的镇子都有几十公里路,公园是什么?只有曾经听别人说起过,游乐场是什么?见过的人就更少。

    而往常的春游就是组织到村里村公社组织爱国主义教育,然后拉到后坡的老龙潭附近,那里植被茂盛,有一条算不上大的浅滩河流。由于河流都是石头堆积的,而且虽然河面有个一两米宽,但是水深不过是二三十公分,对于孩子们来说,相当的安全。往往学校会组织孩子们到这里进行一些公益的捡垃圾活动,然后让孩子们沿着河道附近组织一个户外的活动,打打球,做做游戏,然后吃一顿自己带的春游餐,这就算是有过春游了。

    这里其实孩子们都熟知,特别是居住这个村的孩子,每年这条河最干净的时候就是春游的时候,孩子们如果看不到什么太多的垃圾,就几乎把河边所有的细碎树枝都捡到一起,当垃圾处理。更别说一些可见的垃圾,那可是成了同学们争先恐后捡拾的对象。

    春游的通知发布下来,阿宝还是很兴奋的,虽然这样的春游他已经参加过两次,但是最起码那一天可以不做作业。

    春游前一日的晚上,阿宝下课后和几个小伙伴热烈的讨论着带些什么好吃的,有小伙伴说带几块糖,有人说要带一袋子麦丽素来,还有人说带巧克力,而问及阿宝的时候,阿宝有点茫然,说要回去看看有什么,徒然几个小伙伴哈哈的大笑起来。

    阿宝憋着气说“笑啥!指不定我能找到好吃的呢,我娘走的时候给我盒子里放了好多好吃的,我都没舍得吃!明天,我倒是带过来,到时候不要眼馋!”

    几个同村的孩子都说行,你带来好吃的,我们就和你换着吃。刘红也过来凑热闹说“咋地?有啥好吃的,明天我也过来,我家还有半只烧鸡,明天我想办法带来,咋样?能换巧克力吃不?”

    一听有烧鸡,几个孩子可劲的点头,烧鸡可是好东西。阿宝听了也口水直流,而旁边有一个更夸张的孩子,就是那个最小的春来。虽然一声不吭,但是眼里流露出来的那种对美食的渴望肯定要比阿宝强,因为阿宝已经看到他在吞咽口水了。

    春来其实家里更为艰苦一点,姐姐刚上初中,在镇子里寄宿中学就读。而前年母亲病逝,就剩下了外出打工的父亲,但是幸好春来的爷爷奶奶都还健在,只是照顾他也只是刚刚能填补他的温饱而已。

    春来是一个不爱说话的孩子,当别人都在诉说春游的时候,他由于是一年级一点也不懂,只是大家都在谈论买什么好吃的,带什么好玩的,他从内心只有深深的羡慕。

    阿宝并没有在意春来的异常,以及那渴望的眼神,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想,娘走的时候给他们留的小盒子里有啥。这个也是前两天晚上和娘发消息的时候,娘神秘兮兮告诉他的有好吃的,只是说每周只能开一次,每次只能一个人拿一样,和妹妹一人一个。这周时间还没到,他本来想偷偷打开看的,但是想想反正时间快到了,也就忍着性子。

    但是春游去,应该可以提前打开看看,娘应该不会责怪自己,只是现在满脑子里的吃的越想越丰富,棒棒糖?巧克力?水果糖?高粱糖?难不成有酒心巧克力?这是他可以想到最高级的零食了。

    阿宝现在能够想到的吃的竟然有几十种,远远可能要比娘留给自己的要多的多,这也许是彩菊这个做娘的没有想到的效果。有时候联想,或者说幻想远比真实让人更欣喜,更期待。

    她的原本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想让孩子每个星期都有一个可以吃的零食,这是她精心准备的小零食。也是她平常收集的各种零食。当然很多是超出阿宝的认识的,因为他见都没见过。譬如巧克力豆,阿宝没有见过。跳跳糖,阿宝没有吃过。

    阿宝赶紧往家的方向走去,还没到家,就看到家里的烟囱在冒着烟,这种烟量是应该添加了柴火,要做饭的节奏,难道今天大伯腿好了,起来做饭了吗?

    门口依旧有那个小小的身影在伫立那里,张望着,期盼着!阿宝看到那个小身影,快跑几步,而小小的身影也热烈的回应着。

    丫丫高兴的跑过来,被哥哥一把抱住,笑呵呵的说“哥!我今天很乖的!大伯说晚上要做好吃的,明天给你带好吃的呢。”

    “啊?”阿宝好奇的很,春游的事情,他没有和大伯说,难道是村里的人告诉大伯的?

    抱着妹妹进了院子,看到大伯今天好像精神状态很不一样,因为难得见大伯将脸上的胡须都剃干净了,样子似乎比起爹来都年轻,当然主要是爹有点不修边幅,还爱留着胡子,样子显老。

    大伯看到阿宝回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说“宝,回来了呀!今天大伯买了一只鸡,晚上给你炖鸡汤,明天你是不是春游?带个鸡腿和翅膀,中午可以吃。”

    阿宝盯着大伯有点发呆,心里在想,大伯这是咋啦,突然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大伯看到阿宝看他的眼神,有点纳闷的,又喊了一声“阿宝?你咋了?”

    阿宝才反应过来,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说“大伯,你咋知道我明天俺春游嘞?”

    大伯这才明白,原来是为了这事情,笑着说“今天李婶来拿货,和我说的呢。”

    阿宝恍然大悟,这个李婶是个单身,也不能这样说,就是李婶的丈夫早几年去了城里就没回来。反正听他们说什么离婚啥的,就不回来了。李婶自己一个人带着丫头过,只是丫头和春来的姐姐一样,到了镇子里去上初中了。她就组织留守的一些人,专门做一些手艺活的东西,然后到镇子里去贩卖给商家,或者摆摊经营。也算是给大家找了一条不错的活路,村子里的人都很敬重她,毕竟给这些务农的人,在平日里找了一条可以多赚钱的路。

    阿宝还是闲不来下来的个性,想去帮忙,最后还是给大伯赶进来做功课去了。带着妹妹上了炕头,依然是老习惯,把作业一件一件的拿出来,在桌子上放好,准备开始做作业。突然想起来那个娘留下的小盒子,实在是经不住诱惑,慢慢的往炕上的柜子爬过去。

    更搞笑的是,他没发现,他后面跟着爬着的妹妹,两个孩子像是准备偷食的小狐狸一般,一个跟一个的爬向柜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