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008章 侧妃进门

第0008章 侧妃进门

作者:瑶池青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这一句山盟海誓在帝王之家只能是笑谈,当不得真!

    尽管罗田儿心中万般不愿也得承受代王纳妾的事实。她还得摆出大度的模样和代王亲自到宫外迎接那位来自京城的侧妃窦氏。

    马车内红罗暖帐,华服袖袄,珠翠满头也激不起窦氏半分的欢容。比起车马劳顿,更令她心不安的是她这个侧妃的身份。

    侍候过吕后的人儿来到代国做侧妃,明眼人都清楚她的来意。她往后日子何其的艰难可想而知。

    面对如此的处境,越聪明的女人越是心乱如麻。

    窦氏也只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姑娘,虽然在深宫中待过,也聪颖过人,可独自一人远嫁代国,她的心里倒底还是畏惧的。

    人人都说代王仁孝,可再有涵养的君王也不会对一个细作动情,更何况他刚纳了正妃。

    窦氏的马车渐渐地靠近了宫门。

    “来了!别怕!有我在!”代王拉住了罗田儿的小手,发现她的手冰冰的,仿佛北部冬日里的冰雪一般的寒凉。

    “见过代王!代王妃!”一匹马将代王夫妇的视线与侧妃窦氏的马车隔开。

    大家的眼前一花,一位绿衣短袄的俊俏女郎翻身下马冲代王夫妇行礼。他的马已经被守卫宫门的兵士牵到了一旁。

    “娇儿?”罗田儿惊呼一声。

    “站到你姐的身边吧!”代王对自己的这个小姨子的印象可不是很好,因而他的脸色也略显清冷了些。

    罗娇娇跑到了姐姐的身侧,抬头看向远处那辆披红挂彩的马车。

    马车由远及近,仪仗撤后,喜娘掀开了马车帘。窦氏满面含春地走下马车。她的一举手,一投足皆仪态万方。

    窦氏走近代王夫妇面前盈盈下拜行礼,丝毫也无怠慢之意。

    “妹子快请起!”罗田儿趋步上前扶起了窦氏。这时她才瞧得真切,那窦氏眉如远山含黛,杏眼飞波,唇若丹朱,真真是个绝色的人儿。

    “秭姊贤惠貌美,臣妾自愧弗如!”窦氏见那罗田儿肤若凝脂,面如满月,不但花容月貌,还静如皎月照水,动如弱柳扶风,不免心下暗自神伤。

    代王得此佳偶,日后必不会移情,却是苦煞奴家了!

    罗娇娇见代王并未亲自扶窦氏起身,心中倒是畅快得很。这个代王倒是一诺千金的主儿!

    窦氏刚一抬头,便窥见罗田儿身边还立着一位美娇娘,不觉得微微一怔。

    “这是舍妹罗娇娇!还不见过侧妃!”罗田儿顺着窦氏的眼神一暼,才想起自己的亲妹子还在身畔,便敦促她见礼。

    罗娇娇冲窦氏甜美的一笑,躬身施礼。窦氏心中暗暗叫苦,看这妹子似乎比姐姐泼辣一些,日后少不得帮衬她的阿姊。

    “往后都是一家人了,不必多礼!日后还请罗小娘多担待一些才是!”窦氏依旧面带笑容,端地扶了罗娇娇一把。

    “请新人入宫!”刘公公那尖细的嗓音响起,代王不得不携窦氏进宫行婚典礼仪,以示对吕后的尊重。

    入夜,罗娇娇陪在姐姐罗田儿的房中。罗田儿强颜欢笑,与妹子相对而眠。

    代王虽同窦氏一房而寝,却未碰其一下,假借醉酒,昏昏睡去。

    窦氏虽然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事到临头还是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此事她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万万是说不出口的。

    罗娇娇还在睡梦之中,就被姐姐的惊呼之声吓醒。她一翻身坐起,却恰巧看见代王搂着姐姐亲昵。

    代王未曾想罗娇娇会在房中,一时间大囧。罗娇娇的脸儿发热,心儿直跳。不过她还算机灵,慌忙冲代王施了一礼逃之夭夭了。

    也许罗娇娇就不该来这宫里,她正提着衣裙低头急奔之时,猛地撞上了一人。幸得那人身手灵活,侧身闪过,一手扶住了她的腰肢。两人四目相对,不由得同声道“是你?”

    罗娇娇看着低头俯视着她的薄郎君,她那泛着红云的脸儿更加的红艳起来。

    薄郎君的秀目中的惊诧消失之后,眼里透着耐人寻味的目光。

    罗娇娇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一把推开了薄郎君,磕磕巴巴地道“对,对不起!”

    “你不会是……”薄郎君的嘴角上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用手掸了一下自己的衣袖,意味深长地瞅着一脸囧样的罗娇娇。

    “不是!我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罗娇娇慌得语无伦次,越描越黑!

    “那可是剜目的大罪!”薄郎君半开玩笑地道。

    “啊!不要!”罗娇娇一把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身子不由得向后退去。

    “当心!”薄郎君见罗娇娇身后便是突兀的山石,不由得闪身过去一把搂过了她。

    “我发誓!真的什么也没看见!”罗娇娇抓着薄郎君的衣袖叫道。

    “不要向任何人提及此事。”薄郎君附耳轻声叮嘱,然后松开了手臂。

    “呦!薄郎君不是有事儿要见娘娘么?怎么在这儿与个小娘子拉拉扯扯,不清不楚起来?”刘公公的尖细嗓音听得人刺耳。

    罗娇娇尽量使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她用衣袖遮着发烫的面颊匆匆施了一礼,然后转身往宫外疾步而去。

    “我倒是谁呢?原来是那个不懂规矩的罗家丫头,跟他那个爹一样的愚顽不堪!”刘公公的兰花指让薄郎君感到一阵阵恶心。他遂拂袖而去。

    “难不成您真的喜欢这样的丫头?”刘公公跟在薄郎君的身后紧撵着步子追了上去。

    “无趣!”薄郎君撂下两个字,进了薄姬的宫内。

    薄姬正坐在榻上闭目沉思,身边的贴身丫头烟儿轻声道“娘娘!郎君来了!”

    “见过娘娘!”薄郎君行礼道。

    “坐!你们下去吧!”薄姬支走了下人,亲自给自己的幼弟倒了一杯茶。

    “窦氏不足为虑!她也是个可怜人儿!”薄郎君端起茶碗抿了一口茶道。

    “你是说……”薄姬满腹狐疑地看着薄郎君,不知他何出此言。

    “此女聪慧过人,日后必能独挡一面。娘娘尽管与她交好,不问其他!”薄郎君的话更加惊到了薄姬。她本想着与自己的幼弟商量对策,如何应付窦氏,没曾想他却是这样一番说辞。

    “娘娘若无要事,臣弟告退!”薄郎君起身施礼道。

    “去吧!”薄姬向来倚仗自己幼弟,对他可谓是言听计从。既然他已经给出了自己想要的,便不强留与他了!不过他今日为何这般急着走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