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蓝田日暖1 > 外焦里嫩——霜华的出师杰作

外焦里嫩——霜华的出师杰作

作者:有所思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第二日,霜华决定摆脱猪队友们,拿着礼品去拜访厨圣,不过她与厨圣素未谋面,以免唐突,她让左司命做个中间人替她引见一下。

    实际上,霜华昨日一夜都没有睡好,虽然灯火熄掉了,可窗外夜雪已停,铜炉中沉香也已燃尽,四下寂静,扶桑的气息实在是无法忽略,就好像是散发着阵阵热浪的太阳,晃人得很。明明四周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她却好像能够凭着那滚烫的体温勾勒出他身形的轮廓,她从他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中知道,他也醒着,这种感觉就好像虚空中有人在呼唤她,在等她的回应,仿佛她只要一睁眼,他就会立刻出现她身旁。

    寤寐无为,辗转伏枕。

    所以,她现在想暂时离扶桑远些,冷静一下。

    厨圣占了座山头,名为伊莱山。

    这山同别的仙山不一样,朝阳伴着满山的烟火气,山脚有排列整齐的耕田,田边有果树,疏影横斜,溪水清浅,有忙碌的农夫,有勤恳的黄牛,袅袅炊烟随风扭动,细碎花粉清香袭人。远远望去,厨圣的住处看起来像个小村落,有几间零星木屋,屋前有杨柳依依,伸出翠绿色的枝条飞入门窗。

    河边有渡口,有桃花,河面有雾气,天上未下雨,摆渡人却披蓑戴笠站在船头,左司命与他看起来很熟悉,只递了一块灵石二人便上了船。

    左司命到了厨圣家里真是轻车熟路,都不用通报,一路向厨房直奔主人而去,见了面便是一通寒暄,“阿挚,好久不见啊(á)”

    厨房里干净整洁,与扶桑府的那间乌烟瘴气身残志坚完全不同。

    厨圣穿了一件灰色短衫,头发梳得整齐,扣着布巾,正摆弄一些瓶瓶罐罐,头也不抬,敷衍道,“阿思,好久不见啊(á)”

    “哎呀,你先停一停”,左司命拉着厨圣的袖子,向他道,“这是霜华公主,扶桑帝后”

    厨圣也不知道听清楚了没,仍旧没有抬头,把袖子从左司命手中扯回来,道,“帝后,好久不见啊(á)”

    霜华瞬间学会他们两个寒暄的方式,“厨圣,好久不见啊(á)”

    左司命吓死了,生怕霜华把他扔进灶坑里烧了,赶忙又重复一遍,“阿挚,这可是霜华公主啊”

    厨圣随手拿出一只肥硕流油的烤鸭来,往他怀里一塞,推搡道,“别烦我”

    左司命此时哪敢去接那只美味的烤鸭,忍住口水还想再去拉他,却被霜华阻止了,她闻见香味抢过烤鸭提着脖子,便往食案边去了。

    霜华大方地扭下鸭头和鸭臀分给左司命,他不敢多话,生怕下一刻被拧掉的是自己的头颅。

    等一整只烤鸭被吃光,厨圣新研制的玫瑰糯米糕也已经出笼了,白皙柔软的糯米团上面点缀着鲜艳红润的玫瑰瓣,他十分热络地请霜华与左司命来品尝。

    左司命正要伸出手去拿,却被霜华一个眼神吓退了,为了求生不得不推辞道,“我刚才烤鸭吃撑了,吃不下了”

    “你瞧瞧你,一点君子风范都没有,怎么不分给这位姑娘一些,活该你吃不到好东西”,厨圣又补了一刀,他一心扑在蒸笼里,没有留意到是谁吃了烤鸭,也完全忘记了左司命先前提过霜华的身份。

    左司命此时欲哭无泪,忍着眼泪再次为二人引见,“阿挚,这位是霜华公主,扶桑帝后”

    厨圣如梦初醒,急忙起身与霜华见礼,“小神见过扶桑帝后”

    霜华却很是和善,摆手道,“阿挚快坐,不必这么客气”

    左司命见识到了霜华变脸的功夫,心里却不敢有半点委屈,能从她手下捡回一条命实属天帝庇佑,实在不该贪得无厌。

    霜华边吃边赞道,“阿挚真是好厨艺”

    厨圣自谦道,“不敢当,帝后谬赞,小神也就这点本事了”。

    霜华笑眯眯地,这笑容里有些说不出的阴谋,“阿挚以后叫我霜华便可”

    左司命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三分羡慕,三分嫉妒,还有几分幸灾乐祸,他总觉得霜华的温和的笑容里掺杂着什么,掺了砒霜的蜜糖,没什么好羡慕的。

    霜华直接道明来意,“那...阿挚收我为徒如何”

    真是飞来横祸,厨圣受宠若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产生了重影,“万万不可,霜华公主折煞小神了”

    “这有什么的”,霜华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递给厨圣,“喝了它,以后你就是我师父了”

    厨圣哪里敢接,连连后退,又向左司命投去求助的目光。

    左司命眼观鼻鼻观心,任尔上下左右看,我自岿然不动。

    霜华没了耐心,拿着茶水给他强灌下去,拜师礼便算是成了。

    霜华又问道,“你有几个徒弟”

    “只有您一个”,厨圣年岁不大,还没来得及收徒弟。

    “不错,日后这山便是由我继承的了”,霜华三两句便将这伊莱山收为己有,惊得左司命叹为观止。

    厨圣心里埋怨,“阿思,你何故如此害我”

    左司命以眼神回道,“阿挚,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霜华反客为主领着二人在伊莱山四处乱窜....巡视,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问,“扶桑生辰是不是快要到了”

    左司命脱口而出,“是冬至那日”

    “哦”,霜华皱了皱眉头,并未多说什么,三足金乌向来都是夏至日诞生的,唯有扶桑是个例外。

    霜华看着田间玉米尖头上覆盖着丝丝缕缕的龙须,道,“阿挚,教我做长寿面吧”

    厨圣精神有些恍惚,险些站不稳,一头栽到田里去。

    此时已近正午,天界早朝已经散了。

    扶桑一早便听说霜华要去伊莱山拜访厨圣,他心不在焉地挺过了冗长的早朝,这一个时辰如此难熬,不知是因为他心有杂念,或只是因为昨夜未眠,有些困倦。

    他知道,昨夜霜华寅时才入睡。

    她的床榻在北窗下,依枕侧卧,有夜雪落在发上,衣上,她梦中不知见到了什么,笑开娇靥,恍然翻身,枕面绣花印在脸颊上。

    扶桑悄悄元神出窍到了伊莱山,他知道霜华去学做饭一定是为了做给他吃,他得跟去看看,也好有个心理准备,提前练习以便控制好自己的表情,打好夸赞她厨艺的草稿。

    霜华正在学和面,她先前竟然不知道和面是要加水的,此刻觉得新奇不已。

    厨圣往面盆里加水,将面粉和成团,又让霜华用手指去按,感受一下面团的软硬程度。

    霜华用手指在面团上戳了几个洞,觉得有趣极了,更加兴致盎然跃跃欲试。

    透光的扶桑在一旁看着她专注的样子,不自觉地走到她身侧。

    此时已是正午,太阳在苍穹中心,有云彩环绕,拥簇,也沾上了暖金色。

    她平日里周身满是明媚骄傲的光彩,如今收敛起锋芒,倒是生出些岁月静好的烟火气,不再像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明月,更像是...左司命话本里描写的想让人藏在金屋里的娇娇。

    那只原本执剑的手,看起来比面团白嫩柔软,他也忍不住学着霜华戳面团的样子去戳她白皙滑嫩的手背。

    他明知道自己根本触碰不到她,却仍然暗自窃喜,好像一只偷到了蜜糖的黑熊。

    霜华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被窗外日头晃得心里有些燥热,她忽然抬起头,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此时两人的脸颊离得格外相近,扶桑瞧见她鼻尖上沾了一片玫瑰花瓣碎片,粉嫩又白皙,让人想一口咬住。

    他也想吃玫瑰花糕。

    元神出窍的时间不宜太久,扶桑只得先回去,他心情很好,有些期待,觉得自己很快就能吃到妻子精心为他准备的饭菜了。

    他瞧着那双手揉过的面团,眼里有嫉妒,扶桑大帝还不如一个面团,但他转念一想,霜华有两个面团,心情顿时又好了起来。

    扶桑完全没有料到,他走后,当霜华独自和面的时候,面团不是软了便是硬了,她只好不停地加水,加面,再加水,再加面......如此十几个回合下来,这面团足有四十斤重,整个伊芦山的人一齐吃了两天才吃完。

    霜华在伊芦山住了几日,期间她指挥左司命捉了百许只螃蟹,又拿了厨圣一盒玫瑰糕带回扶桑府,准备做一场螃蟹宴,又着人去请了陶阳,右司命和月老,再加上无赦,总共七人。

    她走时,厨圣千恩万谢,感激涕零地送出了三千里。

    几人原本以为到了扶桑府便可以直接坐在席上,却没想到被无赦请到了厨房。

    难道是在厨房里直接吃?

    事实证明,他们在想□吃。

    他们是来做苦力的。

    霜华是公主,是帝后,她做饭是需要一群人打下手的,于是便让无赦抓几个壮丁来,他很自然地想起了这几个蠢家伙。

    霜华已经拟好了菜谱,主菜是螃蟹,一盘凉菜,两样主食,龙须面和白面馒头,还有两样甜品,还有一份汤。

    月老踮起脚尖,悄悄瞥向霜华手中的菜谱,却只看见了几首诗。

    《长歌行》——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

    《雪梅》——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春晴》——游丝冉冉花枝静,青壁迢迢白鸟过。

    《螃蟹咏》——对兹佳品酬佳节,桂拂清风菊带霜。

    《题雪竹双禽图》——翠竹寒消雪未收,双栖梦醒更何求。

    月老还没想明白是什么意思,霜华便发现了他的小动作,大方地把菜谱递给他,“给你看吧”。

    月老看了之后,半晌只能挤出来一句,“公主真是饱读诗书啊”

    朝露日晞——葵菜汤

    梅香雪白——玫瑰花糕

    金丝冉冉——拔丝地瓜

    桂拂清风——蒸螃蟹

    翠竹寒雪——小葱拌豆腐

    ...

    霜华又开了金口,“陶阳,一会洗完菜去杜康那里拿些甜黄酒来”

    “公主,杜康并不是个大方的人”,陶阳没好意思直说扶桑没有闲钱可以买酒,换了一种稍稍委婉一些的说法。

    霜华现在已经知道作为妻子在外要维护丈夫的面子,她没有多说什么,随手从头上扯下一颗明珠,随意丢给他。

    陶阳拿着珠子,眯起一只眼睛,对着阳光看了看,随后小心翼翼地将这颗价值连城的明珠收好,认真干起活来,洗菜的时候检查地十分仔细,因为他不想再吃无条了。

    左司命的任务比较艰巨,他负责处理这些活螃蟹,蒸螃蟹之前要先把它们杀掉,这是一项劳力又劳神的活计,凡间在为吃而杀生的时候一刀捅死便了事,可他们不能这样做,凡是有了神智的生灵,都不可以随意杀死,就像这些螃蟹,左司命需要先将他们的魂魄与肉身分开,再指引他们的魂魄向冥界去,重新轮回转世。

    当然,这些被神仙吃掉的螃蟹是十分幸运的,他们在转世的时候是优先投生为人的。

    这是月老第三次为霜华烧火,他现在烧火的手法,已经十分熟练了。可怜他从前是月下宫的主人,手下有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哪里用他亲自烧火呢。

    左司命瞧着月老蹲在地上烧火,表面上唉声叹气同情他的好朋友,心里却在憋坏,他准备给月老出一本书,《我在扶桑府当烧火丫头》,他神游天外之际,却没有发现有一只螃蟹悄悄爬到了另一只竹笼里。

    无赦瞧见左司命偷懒,骂到,“作死的,发什么呆呢”

    唉,乐极生悲了,左司命只好继续埋头干活。

    陶阳很快将菜都洗好了,然后拿给右司命让他切。

    烧火,洗菜,切菜,杀螃蟹这些基本步骤都准备好了,霜华便负责把这些食材放到锅里弄熟。

    厨房里一共有六个人,还有一个无赦负责为霜华念食谱,这是在伊莱山时厨圣给她的拜师礼,一本文字叙述十分详尽并配有栩栩如生的插图的食谱。

    几人忙活了三个时辰,早就累得腰酸背痛了。

    此时已是入夜时分,太阳已经落回虞渊,扶桑也从汤谷回来了,从前府中只有他一人,漆黑又冰凉,现在终于有温暖的灯火为他引路。

    宴会设在扶桑府装饰最华美的瑶光殿,扶桑早早便到了,他心里十分期待,面上却不想表现出来,别扭极了,实在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摆在脸上,众人这几日打打闹闹,亲近许多,倒是未顾及他这些小心思,霜华直接上手将他拉了过来,她穿了一件月白色纱裙,配桃粉色绣带,看起来娇俏极了。

    殿内并未分设食案,众人围在一张圆桌边,欢声笑语不停,扶桑觉得很新奇,他从没私下里同旁人一起用膳,最多是在章华殿宴会上坐在天帝下首,场面虽然盛大,人也很多,他却有些格格不入,在羲和离开后,在陶阳到来前,他没有任何朋友,昊天虽算作是他的良师益友,却也受身份的限制,不能与某一个臣子太过亲近。

    扶桑此刻又有些不知所措,他早就习惯了孤身一人,现下竟也有几分期许,好像从娶了霜华之后,身边的一切都悄悄地改变了。

    他悄悄下定决心,自己也要做些改变。

    瑶光殿本就是霜华的寝殿,再加上她强势的性子,理所应当是她坐在主位,可这回她却破天荒地请扶桑坐在中间,可扶桑却也不想委屈她,便将椅子挪了挪,二人一齐坐在中间,陶阳坐在扶桑右侧,依次是月老,左右司命,最后是无赦坐在霜华右侧。

    扶桑和霜华是主人,而陶阳是扶桑的至交好友,无赦是霜华带来的家臣,只有三人组看起来像是蹭饭的,纵然平日里他们比较脸大,玩闹惯了,心里却也十分清楚,扶桑府养不起仙男仙女们,霜华叫他们来就是做活计的,几人很识趣,将菜品从厨房里拿出来摆在桌上,扶桑十分期待,仔细去瞧。

    桌面中央鎏金盘子里整齐地摆着螃蟹,一共二十八只,皆用红线绑着,蟹壳上还印刻了福字。

    陶阳的元神翻了个白眼,螃蟹是左司命处理的,火候是月老控制的,她只负责把处理好的螃蟹从竹笼里拿出来放进蒸笼,再将熟螃蟹从蒸笼里拿出来摆在盘子里

    还有两样主食,两样甜品,一汤一凉菜。

    金黄色的玉米面馒头。

    月老:碱大了不止一点点

    细如发丝的龙须面。

    左司命心道,伊莱山的玉米精刮了胡子看起来年轻多了

    外焦里嫩的拔丝地瓜。

    右司命点点头,对,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外面糊了,里面没熟。

    玫瑰糯米糕。

    厨圣被自愿送的

    还有看起来比较正常的葵菜清汤,小葱拌豆腐。

    扶桑又瞧见桌边放着一只青玉酒坛,问道,“那是‘天欲雪’么”。

    “啊,是啊”,陶阳替扶桑感到脸红,这是杜康亲手酿的酒,算是最贵的那一类了,很显然,扶桑是喝不起的。

    月老及时打圆场,“这是酒神杜康送您和公主的新婚贺礼”

    霜华点点头,“嗯,他有心了”

    扶桑半信半疑。

    霜华作为主人是要讲几句的,“大家忙了一下午,不要拘束,快吃吧”

    左司命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大着胆子将筷子伸向漂亮的玫瑰花糕,却不成想险些被右司命打掉了筷子。

    二人用眼神交流。

    左司命:你干什么

    右司命:这是厨圣做的

    左司命:?

    右司命:先吃霜华公主做的

    左司命恍然大悟,迅速思考了一下,选择了碱大发黄的白面馒头,两害相权取其轻啊。

    他找不出词来昧着良心夸赞霜华的厨艺,只道,“真香”

    众人皆松了一口气。

    霜华对自己的厨艺有了自信,对众人道,“尝尝龙须面”

    月老急中生智,夹了一筷子“龙须”递到右司命嘴边,右司命在霜华热切的目光注视下硬着头皮张开嘴,任由月老将龙须面塞在他嘴里,还做出一副享受美食的样子,随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夹了一块拔丝地瓜喂给月老。

    余下陶阳和左司命表示学到了,也开始互相伤害。

    霜华看着大家这么热情欢乐,心情好极了,她看扶桑还没有吃到,便亲自为他盛了一碗葵菜汤,舀了一勺豆腐,又将玫瑰花糕的盘子移到他面前。

    陶阳暗自庆幸,好在这三道菜都是比较正常的,尤其是厨圣亲手做的玫瑰花糕。

    霜华直接从盘子里捏起一块玫瑰花糕,缓缓拿到扶桑嘴边。

    扶桑耳尖发烫,脑中有鸣声作响,只觉得厨圣做的玫瑰糕味同爵蜡,目光,心思完全落在了霜华的手上。

    指尖如葱根,翘着兰花,指甲红润更胜玫瑰,白皙的肌肤比糯米还多几分香甜。

    众人表示没眼看,压下疯狂上扬的嘴角,埋头扒饭,只伸长了脖子,竖起耳朵。

    只有无赦十分嫉妒,冒着生命危险打断了这暧昧的气氛,“扶桑大帝,块尝尝螃蟹吧,自己有手就夹呗”

    陶阳在桌布遮掩下狠狠踩了无赦一脚。

    可惜无赦不觉得脚痛,只心痛。

    扶桑没有吃过螃蟹,有些犹豫,又怕霜华不高兴,小心问道,“这真的能吃吗”。

    左司命也怕霜华生气,赶忙劝说,甚至引经据典,“当然,我以人格担保,真的很好吃的,相传大禹手下有个壮士巴解,就是从他开始吃螃蟹的”

    尽管扶桑信不过左司命的人品,但他怕辜负了霜华一番心意,还是鼓起勇气用筷子伸向一只螃蟹,却没成想,那只螃蟹也伸出了右手,夹住了他的筷子,螃蟹伸出他的柄眼,仔细打量着扶桑。

    就在一人一螃蟹深情对视之间,众人如遇晴天霹雳,被惊得外焦里嫩,他们宁愿自己瞎掉,甚至恨不得立刻躲到盘子里去伪装成一条地瓜,真是不得了了啊,他们会不会被霜华灭口啊。

    扶桑缓缓放下筷子,缄默不言,此时他也不敢去看霜华。

    霜华面子挂不住了,阴沉着脸,不语。

    无赦也没敢说话,因为在妖界的时候,一旦霜华露出了这种表情,他就要倒霉了,霜华立威的时候一定是会“杀无赦”的。

    这只螃蟹显然已经成精了,这种怪的行为在神界是严厉禁止的,众人被这两尊冷面大佛压得喘不过气来,一致决定将左司命推出去顶罪,说他处理螃蟹的时候玩忽职守,无赦也落井下石,作证说看见左司命处理螃蟹的时候走神了。

    左司命立刻跪下请罪,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再嬉皮笑脸地说些俏皮话了。

    还是来自君子国的陶阳厚道些,“现在追究左司命的责任也没什么用处,当务之急,还是如何善后”,说完他给左司命使了个眼色。

    左司命凭着多年来一起闯祸作妖的默契,立刻心领神会,“小神愿将功折罪,将他留在司命府,助他化形”

    人族是先神照着自己的形态创造的,乃是万物之灵长,精怪们辛苦修炼就是为了化作人形,就连三足金乌和姑获鸟也不例外,这只螃蟹倒是因祸得福了。

    看在霜华的面子上,扶桑也想息事宁人,对那只螃蟹道,“螃蟹,你怎么看”

    这只螃蟹虽然已经开了灵智,却只能听些浅显易懂的话,他动了动眼睛,表示自己是用眼睛看。

    但众人也无法和螃蟹交流,就当他是在点头表示同意,皆松了一口气,把此事轻轻揭过,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又恢复了一片欢声笑语。

    ------题外话------

    霜华:我会做蛋挞

    左司命瞧见霜华将蛋挞液倒进蛋挞皮里,然后放进烤箱。

    扶桑:霜霜真的是心灵手巧<99.。.99.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