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第16章 天赋异禀就是能为所欲为(上)

第16章 天赋异禀就是能为所欲为(上)

作者:漱梦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青登看向不远处的近藤和冲田。

    “近藤君与冲田君跟那个土方岁三的关系好得跟亲兄弟一样啊……难怪他们俩在为是由近藤君独自一人去看望土方岁三,还是他们两个一起回去看望土方岁三而在那吵架……”

    “你刚才已经说了‘五大金刚’中的四个了,那还有一个呢?最后一个‘金刚’是谁?”

    “最后一个‘金刚’……”铃木的脸变为了苦瓜脸,“最后一个‘金刚’,是咱们试卫馆第一麻烦的人,同时也是最恐怖的人。”

    “那人,便是咱们的师母——近藤笔。”

    注·在日本,女子嫁人后,会改夫姓。比如“不知火舞”在嫁给“漱梦实”后,就要改名为“漱舞”

    “师母?”青登发出低低的惊呼。

    “嗯。师母的脾气,那可太不得了了。”

    铃木像是回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记忆似的,缩了缩脖颈。

    “告诉你一件在咱们试卫馆众所周知的事情吧——师傅他相当怕师母,一大把年纪了,仍被师母给管得死死的。”

    “小师傅也很怕他的这个母亲。”

    “所以父子二人常常被师母给训得狗血淋头,连大气也不敢喘。”

    “因此我们私下里常议论:试卫馆真正的当家,既不是师傅,也不是小师傅,而是师母。”

    ——怕老婆吗……果然不论是在哪个国家,哪个时代,都会有“妻管严”呢……

    在心中这般吐槽过后,青登在心中默默记下铃木刚才所提及的土方岁三与近藤笔这俩人名。

    而这时,近藤和冲田的争吵总算是结束了。

    近藤神色如常。

    而冲田则垮着张脸。

    二人的表情,已经宣告了二人刚才的争吵,是谁胜出了。

    近藤领着闷闷不乐的冲田,回到了青登等人的跟前。

    “就如各位刚才所听到的,阿岁他和人打架受了伤,我要去趟多摩看看他。”

    近藤并不知道青登刚才已经借铃木之口得知了土方岁三是何许人也,因此他现在特地跟青登解释道:

    “阿岁是我们试卫馆的门人之一,同时也是我的挚友。他现在跟人打架受了伤,我不能对他不闻不问。”

    “我最快也得到明日才能回来。”

    “在我回来之前,试卫馆暂时交由总司来看管、打理。”

    青登眼角的余光此时陡然注意到——在近藤刚才那句话的话音落下后,铃木等人的脸色微微一变,脸颊浮出了几分苦涩。

    “总司。”近藤这时将目光转到了冲田的身上,“试卫馆就暂时拜托你了,我会尽快回来的。”

    “我还是想和你一起去看土方先生……”冲田咂巴了下嘴巴。

    “总司。”近藤脸一板,“不要任性。”

    “……知道了。”

    ……

    ……

    又跟冲田及青登等人交待了一些事宜后,近藤便风风火火地挎上了他的佩刀,与那位名叫小六的壮汉一起快步离开了试卫馆。

    目送着近藤的离开,青登的眼中闪烁着淡淡的撼色。

    他本还计划着要在今日,跟近藤好好地比划一下,看看能否从他的身上复制到什么天赋呢,可谁知竟出了这样的意外。

    越是有能之人,其身上有着特殊天赋的可能性肯定就越大。

    青登认为——和庸碌的常人相比,年纪轻轻便已是一座剑馆的师范代的近藤,其身负特殊天赋的可能性,无疑要大得多。

    ——没办法了。

    青登在心中自我开解着。

    ——只能等下次再来试卫馆练剑时,再同近藤君好好地较量一二了,希望届时近藤君不要再因为什么原因而恰好不在剑馆……

    在青登于心中这般暗自嘀咕着时,只见冲田一直撇着嘴,以带着几分怨念的目光看着近藤离开的方向。

    过了好半晌后,才见冲田缓缓将视线收回,然后把目光转到青登等人的身上。

    “你们刚才也都听到近藤兄的话了吧?”

    冲田将双手背在身后,个子娇小的他,做出这样的动作,有着一种怪异的滑稽感。

    “试卫馆目前由我负责管理。”

    “也就是说——直到近藤兄回来之前,都会由我来指导各位!”

    “那么,现在事不宜迟,赶紧开始今天的练习吧!”

    “啊啊……”摆出一副苦瓜脸的铃木抽了抽嘴角,喃喃道,“要由冲田君来指导我们吗……”

    铃木君的音量很低,冲田没有听到他的这番低喃。

    但站在铃木身旁的青登听到了。

    “冲田君教学水平不好吗?”青登低声反问,“为何你们几个刚才在听到要由冲田君来暂时管理试卫馆后,表情都变了?”

    “不……并不是冲田君的教学水平不好。”铃木低声回应,“倒不如说是正好相反,他很会教人。只是他……在剑术的教学上,有些……严厉过头了……”

    “严厉过头了?”

    “嗯……总之你待会就能知道我这句‘严厉过头了’是什么意思了……”

    就在铃木的话音才刚落下时——

    “铃木君!”

    “在!”铃木赶忙收住话音,将身子站得笔直。

    “刚才,在看完你和橘君的较量后,我发现你有很多地方都有待加强。”冲田一板一眼地道,“就比如你的持刀架势。”

    “你还是没有将天然理心流的基础持刀架势——平青眼给掌握好。”

    “所以你今日就主要练习平青眼。”

    “去拿剑来。顺便也帮我拿一把竹剑。”

    “是!”铃木快步从旁边的刀架上取下2把竹剑,一柄递给冲田,另一柄则留在自己手上。

    “你现在摆一个平青眼给我看看。”

    “是!”铃木立即照做,端起掌中竹剑,摆出了一个造型较奇特的持剑架势。

    “右脚别踩得那么用力!也别把剑握得那么紧!力道放松一些!”

    “是!”

    “双手还是太用力了,再放松一点!”

    “是!”

    “你的左脚怎么突然抬起来了。”冲田挥动手中竹剑,在铃木的左小腿上轻轻地敲了一下,“放低一点,再放低一点!都叫你放低了!”

    啪!

    冲田再次挥剑在铃木的左小腿上劈了一下,这次的力道要比刚才稍重一些。

    “是!”

    “怎么左脚放低了,竹剑也跟着放低了?”

    “是!对不起!”

    ……

    ……

    那3名和铃木结伴来练剑的学徒,像是早对这样的景象习以为常了一般,朝正被冲田给“调教”着的铃木投去带着几分同情之色的目光。

    而初次见识此景的青登,则忍不住一脸错愕地看着和刚才完全判若两人的冲田。

    刚才的冲田,是一个脸上一直挂着清爽笑容的开朗美少年。

    而现在的冲田……

    不知为何,看着现在的冲田,让青登不禁回想起他前世时学车时,那位脖子上挂着条金链,无时无刻不戴着墨镜的光头教练……

    (你噶死蠢,可不可以别再用你噶死嗨手碰手刹了?!没错!放低手刹!丢!你冇脑噶?)

    即使现在穿越了,光头教练的那一句句用标准广普喊出的情真意切的教诲,仍旧言犹在耳……

    现在的冲田,和光头教练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冲田不会讲脏话。

    此时此刻,青登的脑海中回想起了铃木刚才跟他所说的话——

    (总之你待会就能知道我这句‘严厉过头了’是什么意思了)

    新书启航!

    求月票!求推荐票!求收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