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第110章 关于青登在晚上遭遇奇怪黑衣人的那档事【7200】

第110章 关于青登在晚上遭遇奇怪黑衣人的那档事【7200】

作者:漱梦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土方先生……!”

    刚刚还满面英气、散发着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场的剑道服少女在耳边被土方别上桃花的下一刹,顿时变得相当少女。

    她一脸娇羞地成了今夜第三个扑进土方怀里的女孩。

    而土方也一脸温柔地紧抱着她——一如他刚才抱着前两个女孩。

    窗户旁,青登现在已经看傻眼了……

    “……土方君他到底有几个伴侣啊?”他忍不住向旁边的冲田问。

    冲田沉默片刻后,答:

    “……不知道。我也不清楚土方先生他到底和几个女孩有着暧昧的关系。”

    “时不时地就会多个我以前从没见过的新人——比如现在这个正和土方先生抱在一起的穿剑道服的女孩,我就是第一次见。”

    “他和那么多女性有着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他不怕有朝一日,让这些女孩们发现他所做的这些事吗?”

    问这问题的,不是青登。

    而是斋藤。

    平常总是面无表情的斋藤,这时极难得地露出了瞠目结舌的神情,并主动开腔向人问问题。

    “有喔。”冲田答,“以前就有出过一件这样的事。”

    “两个都和土方先生有着特殊关系的女孩,在某一天的早上同时光临土方先生的家。”

    “土方君没有被当场大卸八块?”看着窗外面身躯完完整整的土方,青登用力地眨了眨眼,脸上布满惊愕。

    “那俩女孩当场和土方先生大吵了一架,据说她们当时哭喊着:‘是要这个女人还是要我?’。”

    “事态看上去完全一发不可收拾。”

    “但之后土方先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和这俩女孩和好了。”

    “不仅和她们和好,还与她们恢复回以往的那种暧昧关系。”

    “啊,这俩女孩就是刚才那两个被土方先生唤作阿静和阿香的姑娘。”

    青登:“……”

    平常还挺能说会道的青登,此时此刻已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不论是在前世还是在现世,这都是青登第一次看到这种能够脚踏不知多少条船,而且还能保证每条船都不会翻的“海王”。

    原来现实真的存在吗?这种能够同时和数个女孩有着暧昧关系,还能保证自己不会被这些女孩给砍死的人?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这也算是一种才能了。

    而且是那种普通人想学都学不来的才能——最起码青登觉得自己学不来这种才能。

    青登完全想象不来自己像土方那样当个不会被女孩们给大卸八块的“海王”是什么样的模样。

    这时,土方终于放开了怀中的剑道服少女。

    跟这剑道服少女道别后,土方没有再像前两次那样即刻准备回屋。

    而是特地在玄关外多呆了一会儿。

    多等了片刻,确认不会再有人来访后,他将双手交叉拢进袖中,回到屋内。

    刚回屋,他便见着了现在仍趴在窗边的青登、冲田、斋藤3人。

    “土方先生……”冲田无奈道,“刚才那个穿剑道服的女孩又是你从哪儿勾搭过来的?”

    “我看她气质很有武家女的风范。她该不会……”冲田迟疑起来,“是哪个武士的女儿吧?”

    “勾搭什么的……真难听呀。我们这是两情相悦。”土方耸了耸肩,“那女孩名叫阿雅。”

    “她的确是武士之女,她是箱町的某个旗本的次女。”

    “旗本?!”冲田两眼一睁,“土方先生,你勾搭上旗本的次女?”

    青登和斋藤他们二人的双眼此刻也忍不住地瞪大。

    那些直属于某个藩国大名的武士,被称为“藩士”。

    而直属于幕府将军的武士,即将军的直臣们则被分为两个级别:旗本和御家人。

    这二个等级的差别,就在于有没有拥有“御目见”。

    旗本武士的等级在御家人武士之上,拥有“御目见”,即可以直接面见幕府将军的资格。

    御家人武士则没有办法直接谒见幕府将军。

    在江户奉行所奉公的同心们,基本都是下级御家人,而与力则多为旗本。

    青登他就是下级御家人,而有马则是旗本。

    一般而言,武士和平民是不会通婚的。

    基本不会有哪个武士家族会自降家格,让自己的孩子去和平民通婚。

    也没哪个平民有胆量和武士结为亲家,纵使这么做有机会让他们家族飞黄腾达。

    土方这个农民籍贯的人竟然勾搭上了武家之女……而且还是一个旗本的女儿……

    纵使是家禄最微薄、连饭都吃不起的最下级的旗本,那也是御家人,是拥有“御目见”的将军直臣,不是平民能高攀得上的。

    青登都不知该评价土方勇敢还是鲁莽了……

    “土方先生,你在搞什么啊?”过了好一会儿后,冲田才缓过劲来,“你忘记你上次勾搭一个尾张藩藩士的女儿和一个御家人的妹妹,结果险些被那个尾张藩藩士和那个御家人给砍死的经历了吗?”

    原来这还不是他第一次勾搭武家女哦?!

    自刚才开始就不断做着露出惊愕神情的青登,现在已稍稍感到有些麻木了……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土方用力地伸了个懒腰,然后轻飘飘地说,“我已经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了,我心里有数。”

    让青登、斋藤这两个自己今天才认识的人目睹到了自己脚踏多条船的一幕——土方似乎并不为此感到羞耻或尴尬。

    他像是……习惯了一样,在用力地伸了下懒腰后,向青登笑道:

    “橘,如何?休息够了没?能和我好好切磋一番了吗?”

    不论如何,土方和多少个女孩搞不清不楚的关系,这都是土方自己的私事,青登也无权去多管人家的私事。

    更何况他现在也和土方没多熟,今天早上才和人家认识,那青登就更没资格对人家的私事指手画脚了。

    青登能对广撒网的土方做的,就只有祈求他自求多福了……

    刚看了场精彩的“大戏”,青登现在感觉自己的肚子都没那么饱了。

    摸了摸已没那么撑的肚腹后,青登向土方点了点头。

    “啊,在去道场之前……”土方把手伸进怀里,“先将这些花暂时拿出来吧……”

    土方从怀里抓出了一大捧的桃花,细细数来,感觉少说也有20朵……

    ……

    ……

    土方和青登一前一后地来到试卫馆的道场。

    无事可干的冲田则一同跟了过来,想当个看客,打发打发时间。

    简单地活动了筋骨后,土方向青登拉开架势。

    “来吧!”土方嘴角一扬,向青登招了招手。

    同样也热身完的青登长出一口气,然后对着土方的胸口轰出一拳,抢先发起先攻。

    土方双掌一推,架开了青登的这一拳的同时,反手还了青登一击。

    刚才在吃晚饭时,土方对青登所提的要求,是“再用一次他今日制服他的那个招数”。

    既然土方如此要求,那青登也不拒绝。

    在又躲开了土方的一记右勾拳后,青登瞅准机会揪住土方的右臂膀,然后使出今日早上所用的那招擒拿技法,将土方的右臂扭到了他的身后,令土方失去了再反击的能力。

    “原来是这样……”土方扭过头,看着自己这被扭到身后的右臂膀,用只有他才能听清的音量嘟囔道,“要从这个方向、这个角度扭过去吗……”

    嘟囔过后,土方让青登放开他,并再与他比上一场。

    “还要我再用一次那个招数吗?”青登问。

    “不必了。”土方展齿一笑,“接下来,你就随性地打就好。”

    青登点点头。

    二人再次纠缠作一块,拳来脚往。

    ——他这是……想学习我的招式吗?

    在刚才的饭席上,突然询问青登今早制服他的那个招式是如何使出的,同时还请求青登在饭后跟他比上一场,对他再用一次这个招数……青登唯一能想到的土方做出这些事的缘由,就只有土方是想学习他这招数的使用技巧。

    忽然之间,就在青登正思忖之时,让青登忍不住因诧异而神情未变的意外陡然出现。

    他向土方挥出的一拳被土方侧身躲过。

    而就在他正欲把他这记挥出的拳头给收回来时,土方的双臂如两条敏捷的毒蛇一样缠住了他的右臂,然后将他的右臂往他的身后扭去。

    虽然技巧仍相当粗糙……但这毫无疑问正是青登今早用来制服土方的那个招数!

    神情因惊讶而微变的青登连忙使出卸力的技法,挣脱开土方的纠缠,化解了他这还很粗糙的擒拿招式,向后退去。

    “啊……”土方低下头,看着正用力抓握的双手,“这个招数比我想象中的要难好多啊……”

    “……厉害。”青登看了眼自己那刚才险些被土方扭到身后的右臂,由衷地向土方发出夸赞,“只听我讲解了一遍,并亲身体验了两遍这个招式后,就能将我这一招复刻到这种程度……”

    “哈哈哈。”土方笑了笑,“头脑还算不错,学东西较快——这也算是我仅有的长处之一了。”

    看着正自谦的土方,青登莞尔一笑。

    这个世上,恐怕只有青登一人知道土方为什么有着那么可怕的学习能力——因为他拥有着一个名为“鬼之心”的神级天赋。

    通过刚才和土方的切磋,青登发现“鬼之心”的天赋效果比他所想象的要强力上许多。

    他的那记擒拿招数,虽算不上什么多么高深的技巧,但要学起来也没那么容易。

    而土方他竟然只用了那么短的时间,就能有模有样地将他的这一招复刻……

    在为“鬼之心”的强劲大受感慨的同时,青登也暗暗兴奋、期待起来——他现在,可是拥有着和土方相同的天赋。

    青登不禁设想到:这个“鬼之心”能不能和“剑之逸才”的效果相互叠加呢?

    若是这两个天赋的效果能相互叠加的话……那青登现在修习剑术的速度将能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一想到这,青登就忍不住感到雀跃起来。

    “橘,我们再来一场吧?”这个时候,活动了下肩膀,重新拉开架势的土方,出声打断了青登的思绪,“今天如果不彻彻底底地弄明白你这打败了我的招数……那我今晚恐怕会睡不着觉啊。”

    看着还想接着跟他切磋的土方,青登愣了下,紧接着豪爽地哈哈一笑。

    “好啊,再来吧!”

    青登现在心情正好。

    在这良好心情的推动下,面对土方的切磋邀请,青登几近毫不犹豫地接下。

    两个大男人再次展开了拳头的交流……

    坐在道场边观战的冲田,对拳脚功夫的切磋并不是特别感兴趣,若不是闲着没事干,他也不会特地跑来围观。

    在青登和土方再一次打起来后,冲田用力地打了个哈欠,然后双腿盘坐,左肘抵住左膝,左掌撑住脸,右手伸到脑后,将后脑勺的马尾辫撩到身前,百无聊赖地把玩辫子的发梢……

    ……

    ……

    翌日,清晨——

    “少主,斋藤先生,路上小心。”

    九兵卫一如往常地站在试卫馆的玄关外,给青登和斋藤躬身送行,因为近藤他们今日起床的时间稍晚了些,所以今早来给青登和斋藤送行的人只有九兵卫。

    “便当和毯子都带上了吗?”九兵卫追问。

    “嗯。”青登向九兵卫展示着他手里的便当与毯子,“都带上了。”

    一旁的斋藤也默默地将他手里的便当和毯子展示给九兵卫看。

    和以往的每个前去“上班”的早晨相比,青、斋二人的手上都多了一样物事——厚厚的毯子。

    这条毯子,是青登他们准备在今晚过夜用的。

    今日,轮到青登在奉行所值夜班了,得在奉行所待到天亮为止。

    现在的天气仍旧很冷,到了夜晚更是冷得出奇,不自备条足够厚实的毯子,今晚的夜班将会相当难捱。

    确认青登和斋藤都有带齐东西,九兵卫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

    青登跟九兵卫提醒了句“记得提醒师母今夜不用煮他和斋藤的晚饭”后,他与斋藤在九兵卫的目送下,大步流星地离去。

    从试卫馆到北番所的路线,青登已熟悉得哪怕是闭上眼睛都会走了——然而这条自己已走了不知多少遍的路线,今天却出了点意外。

    “怎么回事?”在行至某个路口后,青登突然发现前方的道路被厚密的人群给堵住了。

    他伸长脖颈,借着自己的身高优势,看向人群的最前方——原来是前方出现了一支庞大的车马队。

    这应该是哪个富商购置商品的商队,一辆辆牛车、马车将本就不宽的道路给堵住,只有街道的最右侧有露出一个可供两人并肩穿过的小口子。

    这么多人排在青登他们的前面,等着从这条小口子通过……若要选择走这条小口子的话,不知要到何时才能通过这条街道。

    于是青登思量片刻后决定绕道而行。

    他领着斋藤,拐上了附近一条很少去走的街道。

    就在青登正专心致志地赶路之时,冷不丁的——他身后传来了一道已经有些时日没听过的好听女声:

    “欸?橘君?”

    神情一怔的青登,顿住脚步,转身向后。

    “木下小姐?”

    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喜悦笑容的木下舞,踢踏着脚上的红纽平底木屐,捧着一个不知装着何物的木碗,三步并作两步地快步走到了青登和斋藤的跟前。

    她先是跟斋藤鞠了个躬、问了声好后,便将全部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青登的身上。

    “橘君,好久不见!”木下舞白里透红的双颊,涌出了更多的喜悦笑意

    自那场庆祝战胜小千叶剑馆的庆功宴之后,青登就没有再见过木下舞了。

    看着眼前这位已经有大半个月未见、现在正笑得很开心的女孩,青登微微一笑:

    “木下小姐,好久不见。真巧啊,竟然在这里碰见你了。”

    青登一边跟木下舞打着招呼,一边在心里暗道:

    ——木下小姐好像和我越来越熟络了呢……

    青登昭彰地感受到:木下舞现在对他的态度,明显要比以前热情很多。

    遥想当初,青登第一次邂逅这姑娘时,这姑娘连个正眼都不敢看他,和他说话时音量小得像在念咒语。

    而现在,木下舞已能大大方方地和青登直视,还能对青登露出自然的灿烂笑脸,街上偶遇到青登后,还能主动叫住他并跟他打招呼,说起话来也不会细若蚊吟。

    青登推测着这大概是因为他自与木下舞认识后,就有频繁地与木下舞进行各种各样的互动,一来二去之下,彼此之间都熟识了。

    面对他这个大熟人,木下舞自然而然地也就不会再那么拘谨。

    在青登的话音刚落下后,木下舞便用力地点了点头。

    “嗯!真巧啊!橘君您这是正准备去奉行所吗?”

    “是啊。”青登苦笑道,“现在特殊时节,以往的‘做二休一’的休假规则被暂时废除了。现在什么时候能休假,全看运气。”

    “你呢?木下小姐你这是……去买豆腐了吗?”

    在木下舞靠近后,青登才看到她手里正捧着的那个木碗正盛放着两块极新鲜的豆腐。

    “嗯。”木下舞乖巧地啄了两下脑袋,“桐生先生昨天答应我今天给我做我最喜欢的豆腐汤。”

    “所以我今天特地起了个大早,去市场买了两块最新鲜的豆腐回来。”

    听到木下舞这么说,青登便想起:就在这条自己不常来的街道对面,就有一个人气颇高的菜市场。

    如此一来,自己今天为何会在上班路上偶遇到木下舞便解释得清了。

    这个时候,木下舞视线一转,看着青登和斋藤手里的毯子,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橘君,你们怎么手里都拿着毯子呀?”

    “喔,这个呀……”青登扬了扬手里的毯子,然后跟木下舞解释着他今天要在奉行所值夜班的这一事。

    “值夜班……”木下舞的眼瞳里闪过几分担忧的光芒,“那会不会很辛苦啊?”

    “还好,也不算特辛苦。毕竟我还年轻。”青登以半开玩笑的口吻答,“就算一、两个晚上不睡觉,身体也不会有什么大恙。”

    青登倒也很乐意和他这个有段时日未见的朋友多聊聊。

    但他现在还赶着去上班,没时间再慢慢地和木下舞闲聊。

    所以在又跟木下舞聊了几句后,青登就向她摆了摆手,跟她表示自己现在得抓紧时间去奉行所了。

    “嗯嗯。”木下舞腾出右手,向青登用力地挥手道别,“橘君,你快去奉行所吧,我也不打扰你了,之后再见!”

    青登也向木下舞挥了挥手,跟木下舞道过别后,领着斋藤加快了赶赴奉行所的步伐。

    ……

    ……

    今日,是还算平静的一日。

    没有在街头巡逻时遭遇到啥突发情况,也没有陡然出现什么紧急案件。

    青登就这么平静地迎来了今日的夜幕。

    在江户因“攘夷志士”的暴动而进入了“紧急状态”后,南、北奉行所每天晚上都会固定留下两名“三回”同心在所内值夜班。

    今日的夜幕罩住天空之后,奉行所内的官员们便都尽数离去,还留在奉行所的官员,只剩青登与另一个和他一起在今晚值夜班的同心。

    说来也巧。

    继昨日之后,青登又一次地和西野结成了“搭档”。

    今日和青登一起值夜班的人,正是西野。

    就如同青登带来了斋藤,西野也带来了他麾下的部分冈引来陪他一起当值。

    北番所的一楼大厅内,擎着盏灯笼的西野对青登淡淡道:

    “橘,先由你去小睡一会吧。”

    “上半夜由我来值班。等到了下半夜再轮到你。”

    奉行所之所以会将每日值夜班的总人数设计为两人,就是为了方便值夜班的人能够轮流休息。

    谁来守上半夜,谁来守下半夜——这种事情根本无关紧要,所以青登爽快地点了点头。

    在青登抱着他的毯子,准备跟西野分别,和斋藤一起寻块舒服的地方小睡一会儿时,倏忽之间,他听到西野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哈啊啊啊啊……!”

    因为这个哈欠声实在很大,所以青登忍不住扭头看了眼身后的西野。

    他这时才发现——西野脸上的疲态很重。

    眼眶处都挂着抹显眼的黑眼圈。

    尽管西野有通过用力眨眼等方式来让自己振作精神,但他的眼瞳里还是不断地向外迸射着疲惫的光芒。

    打量了会西野这副疲态尽显的模样,青登不由得问道:

    “你还好吗?你看上去很累的样子啊。”

    “没事。”西野不假思索地快声答道,“只是最近既要去追踪猫小僧,又要帮忙打击‘攘夷派’的暴徒们,所以稍微有点没睡够而已,没有任何大碍。”

    平定“攘夷派”所引起的种种动乱很重要……但抓住那个专对黑恶人士下手,已经惹恼了不少大人物,同时也令奉行所的面上极其无光的猫小僧也很重要。

    因此,在薄井的授意下,西野这段时间仍继续专注于他目前所负责的“猫小僧”的案子。

    然而……西野可是他们北番所的“第一破案高手”,哪可能就这么简单地“放过”这个文武双全的宝贵战力……

    在现在人力极度紧缺的情况下,西野时不时地还会被拉来帮忙对付一下“攘夷派”……就比如昨日,他被拉来跟青登搭档,前去抓捕那个锦卫门。

    在处理“猫小僧”这单大案子的同时,还得兼顾对“攘夷派”的讨伐……青登都不禁对西野感到有些许同情。

    “……要不由我守上半夜吧?你现在先去休息一会。”

    “不必!”西野眉头微蹙,“我刚才已经说了吧?我没有大碍。”

    说罢,西野没留给青登任何反驳的余地,直接提着灯笼走了。

    既然西野如此坚持……那青登也不多说什么了。

    他找上斋藤,寻了处不会被夜风给吹到的好地方,将毯子往身上一裹,席地而睡。

    在“睡神”的加持下,青登眼睛刚一闭,便立即进入了梦乡。

    ……

    ……

    睡了约莫小半个时辰后,青登被股股尿意给憋醒。

    睁开眼往左右一瞧——睡在他旁边的斋藤,正睡得很熟。

    准备去上趟厕所的青登,为了不吵到斋藤,轻手轻脚地将裹在身上的毯子掀开。

    他这轻柔的动作,其实一点用也没有。

    拥有极高保镖素质的斋藤,在青登刚抬手掀开毯子并站起身来时就睁开了双眼。

    “你怎么醒了?”斋藤问。

    “想去上个茅厕。”

    “需要我跟着吗?”

    “不必啦。茅厕离这儿很近,你就继续睡吧。”

    既然斋藤已经被他给吵醒了,那青登也懒得再蹑手蹑脚的了。

    他抓起他的两柄佩刀,挂好在腰间,一面打着哈欠,一面走向就位于不远处的茅厕。

    被尿意给硬生生地憋醒——还有点没睡醒的青登,感觉脑子有点混混沌沌。

    感觉自己不像是走在木廊上,更像是走在软绵绵的云朵之上。

    只想着赶紧解决完生理问题,然后回去睡个回笼觉的青登,稍稍加快了点步伐。

    循着记忆拐过一个路角,厕所已出现在了他的视野范围之内。

    但,忽然间——

    吱呀……

    青登突然听到自己的身后响起一道极细微的脚步声。

    青登的双眼微微一睁。下一刹,他迅疾地转头向后看去。

    周围的光线很暗……但青登有着即使在黑夜也能清晰视物的“猫眼”。

    在他的视线刚转到身后,他恰好瞥到一道从头到脚都穿得一身黑的人影从他身后的走廊拐角处一闪而过。

    穿得一身黑、在青登发现他后还忙不迭地逃跑……青登的睡意轰然消散。

    “有贼人——!”

    青登鼓足劲大吼一声,随后扶着腰间刀,向这正逃跑的黑衣人追去。

    大家快来猜猜这黑衣人是谁~

    &n

    /68/68078/18443507.htl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