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第148章 “势”的释放!震惊全场!【5300】

第148章 “势”的释放!震惊全场!【5300】

作者:漱梦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在青登和新妻宽摆起架势对峙后,几乎所有察觉到这二人将在接下来的一击里决出胜负的看客们,无一不是神情肃穆,目不斜视地紧盯赛场上的所有动静。

    尤其是试卫馆一行人,他们的脸上现在都浮现出了或多或少的紧张之色。

    刚才,在看到青登竟然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获得如此显著进步时,千叶荣次郎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些许错愕之色。

    在瞧见赛场上的二人都以不同的架势举起了刀、遥相对峙后,千叶荣次郎便也像其余人那样,脸上的讶色转变为肃穆之色。

    青登从昨日开始,就给了千叶荣次郎他太多的惊喜。

    此时此刻,千叶荣次郎也忍不住地聚精会神起来,忍不住地好奇起来,忍不住地期待起来——期待着这个只比他小上9岁的年轻人,能否再给他带来什么惊喜。

    一瞬间很短,只够人眨一次眼睛。

    但一瞬间又很长,它足以让一场剑术比试的胜负见出分晓!

    没有任何预兆的,在不少人都心焦地猜想着赛场上的二人究竟要对峙上多久时,新妻宽动起来了!

    也就在近乎同一瞬间,青登脚下的白色细砂石也被蹬飞!

    几乎同时激射而出的二人,让全场的紧张氛围提高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青登和新妻宽的间距不过5、6步,这对于正朝彼此冲去的二人而言,只不过是转瞬即逝的距离。

    然而,就在这电光火石之机!就在青登与新妻宽的影子即将在地面上合二为一之时!一股股无形的气场,猛地从青登的身上逸散而出,然后如惊涛般压向新妻宽!

    这突如其来的异变,让观武席上几乎所有在剑术上有着不俗造诣的人,都在刹那间脸色骤变!

    那些不懂剑术,以及剑术水平较低的人,可能感受不到同时也理解不了此时从青登的身上逸散而出的这些无形气场是什么。

    但千叶荣次郎他们这些已在剑术一途上有所成就的人,都十分地清楚此乃何物!

    霎时间,观武席上的诸多看客们,脸上神情露出了百般变化。

    千叶定吉、和青登曾闹出过些许不愉快的千叶多门四郎,以及斋藤弥九郎和桃井春藏他们这些和青登并不相识的人,露出最纯粹的震谔。

    平日里总眯着眼睛的周助,此时双目圆睁。

    冲田、近藤、土方他们一脸的难以置信。

    千叶荣次郎瞳孔猛地一缩。

    情感一向很充沛,表情一向很丰富的千叶重太郎,他的嘴张得下巴仿佛都快掉到了地上。

    刚刚一直一脸淡定、一副似乎并不怎么关心赛事变化的模样的佐那子,这个时候也再一次地失去了名门大小姐的典雅姿态。

    她如昨日那般,交叠、搭放在双腿上的小巧素手猛地攥紧,丰润的红唇微张成可爱的“o”形,发怔的眼神,令她看上去呆呆的。

    美目里闪烁着远胜昨日的震惊光芒。

    ……

    ……

    命中新妻宽戴着头盔的脑袋的手感很足。

    如果青登是用真刀,新妻宽又没戴头盔的话……那就不是新妻宽他被打翻在地那么简单了,新妻宽的整颗脑袋只怕是都会被削掉。

    叮!扫描到天赋!

    将新妻宽一击砍翻在地时,机械、冰冷的系统音如期而至。

    成功复制天赋:“剑术小成者”

    天赋介绍:剑术天赋增幅为常人平均水平的8倍

    叮!侦查到宿主已拥有相同类型的天赋

    叮!开始天赋融合

    叮!“剑之逸才”与“剑术小成者”开始融合

    请宿主稍候……请宿主稍候……

    叮!天赋融合成功

    “剑之逸才”能力晋级

    “剑之逸才”天赋介绍:剑术天赋增幅为常人平均水平的70倍

    ——果然又是“剑术小成者”啊……

    在决赛开始之时,青登就预估到了和森下、追崎他们同为“三英杰”、也有着“天才”之名的新妻宽,其身上大概率也是有着“剑术小成者”的天赋。

    现在看来,果真是让青登给猜中了。

    听完脑海内的系统音,青登不禁感到略有些遗憾。

    相比起这些提高武学才能的天赋,青登目前其实更想要那种能直接改造他的身体,让他的身体瞬间变得更强健的天赋。

    像是青登眼下所拥有的能够提高动态视力的“鹰眼”、提高身体平衡能力的“猫转身”……他现在想要的,就是这种能对身体机能进行直接改造的天赋。

    也罢,“剑之逸才”能够再次升级也不错……青登收起心中的这点小遗憾,然后缓缓地将手中的竹剑放下,扭头看向旁边的那2名裁判。

    这场激烈至极的决赛,胜负终于是见了分晓!

    2名裁判于同时朝青登一展手臂,然后运足全身力气,以他们所能发出的最大音量喊道:

    “胜者——橘青登!”

    哗——!哗——!哗——!

    裁判们的话音刚落,观武席上顿时迸发出一波接一波的喧天音浪!

    数不胜数的人,自发地为成功于此次大赛上夺魁的青登欢呼着、庆贺着。

    听着自四面八方涌来的如潮水般的欢呼声,青登长出一口气,一面放松着仍处于战斗状态的紧绷着的肌肉,一面嘴角微翘,露出如释重负般的笑容。

    历经2日的战斗,他终于是将此次大赛的优胜桂冠收入囊中!

    饶是以青登他那喜欢谦虚的心性,也不由得为自己所取得的这小小成就感到雀跃与自豪。

    他转过视线,下意识地去看观武席上的同伴们。

    青登原以为,周助、近藤、冲田等人这个时候应该是满脸喜悦才对。

    但在将目光投过去后,却是看见他们露出了让青登……很不理解的表情。

    周助他们确实是有面露喜悦之色。

    然而他们的眼神里,却掺杂着极浓郁的震谔之情。

    青登细细瞧看,发现不仅仅是周助他们是这般,带领着玄武馆、小千叶剑馆坐在他们试卫馆旁边的千叶定吉、千叶重太郎等人,也是展露出了这样一种奇怪的表情。

    ——嗯?我战胜了新妻宽,取得大赛的优胜,有那么令人震惊吗?

    青登不解地蹙了蹙眉。

    如果说:周围的欢呼声是甜蜜的糖果,让青登不由自主地露出雀跃笑容的话……那么这些欢呼声对于现在仍仰躺于地的新妻宽就像是一柄柄尖刀,狠狠地扎进了他的耳朵,狠狠地扎进了他的心。

    我……输了……?

    新妻宽失去焦距的双目,无神地看着艳阳高照的天空。

    今日是大晴天,阳光相当温暖,但新妻宽却感觉自己的身体格外冰凉,阳光打在自己的身上,感知不到丝毫的暖意。

    刚才那个……是什么?

    双眼缓缓恢复焦距的新妻宽,惊恐地回想着刚才青登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的那一瞬间的画面——

    因为直面着青登,和青登近在咫尺的缘故,所以新妻宽他十分清晰地感知到——在那一股股奇特气场从青登的身上逸散而出之际,在这奇特气场的加持下,青登身上的气质骤变!

    在那一刹那,新妻宽感觉自己身前像是多了一座高耸入云、山峰直插天际的高山!

    而他新妻宽,就这么渺小、卑微地站在这巨山的山脚之下。

    至于青登则是站在这高山的最高峰上,像君王一般睥睨着只能待在山脚下的他……

    山之高,山之巨,令新妻宽不禁因饱受冲击出现了瞬间的失神,心脏仿佛都漏跳了一拍。

    新妻宽师从“力之斋藤”斋藤弥九郎,在好早以前,他就从斋藤弥九郎那儿听说过武道一途中的各种高阶概念。

    难道说?!

    一个可怕的猜想,从新妻宽的脑海中冒出。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新妻宽疯了似地在心里发出一道高过一道的咆哮声。

    他这个年纪,他现在这样的水平,不应该到达那个境界才对!

    呼吸迅速变得急促、沉重的新妻宽手脚并用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身。

    “等、等等!请等一下!请等一下!”

    尽管有戴着防护用的头盔,但在硬挨了青登他刚才的那一击后,那强大的冲击力还是直震得新妻宽脑袋发晕,一股股呕吐感不间断地涌上喉间。

    但纵使如此,新妻宽还是强忍着这些不适,提着竹剑努力站稳了身子。

    “你要做什么?”某名裁判皱着眉头,朝新妻宽投去不善的目光。

    新妻宽现在就像一个赌红了眼的赌徒一般,瞪着布满红血丝的双眼,用嘶哑的声音接着大喊:

    “请允许我再和橘青登比一场!刚刚是我大意了!再比一场的话,我绝不会再输了!”

    “年轻人,你已经输了。”另一名裁判淡淡道,“稍微冷静一点,你现在这副输不起的模样,实在是太丢人了,既然身为武士,要有最基本的廉耻之心。”

    然而,面对这名裁判善意的提醒,新妻宽不依不挠:“请再给我一个机会!我……”

    “够了!”那名在新妻宽高喊“等一等”后,就朝新妻宽投去不善视线的裁判,不耐地打断了新妻宽的话头,“最后劝你一次:不要再胡闹了!”

    新妻宽自然垂下的左手猛地握成拳头,而提剑的右手也将竹剑剑柄攥得紧紧的。

    不死心的他,还想再说些什么。

    但这个时候,他眼角的余光忽然瞥到:负责站在赛场周围维护现场秩序的会津藩藩士们,因注意到了赛场上由他闹出来的这些动静,而扭头朝他这边投来警惕的视线。

    部分人甚至已抬起左手,按住腰间打刀的鞘口,脚朝赛场的方向轻移半步,一副随时准备冲上赛场的模样。

    新妻宽扬起目光,将站在赛场周围的这二十余名会津藩藩士的脸逐一扫视了遍。

    犹豫与不甘,在新妻宽的双颊上反复拉扯。

    攥成拳头的左手和提剑的右手,都已因太过用力而骨节泛白。

    最终——他这只紧捏着的左拳缓缓地松开……

    紧接着,他整个人像只斗败了的公鸡一样,脑袋垂落在胸膛前,脸色苍白得跟个死人一般……

    也就在这时,新妻宽忽地感到脑袋传来阵阵剧痛!

    他“咕”的一声发出低沉的痛呼,然后下意识地抬手去扶自己的脑袋,但因为仍没有脱掉护具的缘故,他的手只扶到了自己的头盔。

    这阵让新妻宽觉得脑袋都像是要裂开的剧痛,来得快去得也快。

    仅几息的功夫,这强烈的痛感便缓缓散去。

    但是,就在这突如其来痛感散去的同时,新妻宽感知到:他那靠吃奇怪的药物而获得的高度集中的注意力也随着那痛感一并消失了……

    紧接着,新妻宽开始感到自己的体温在显著升高,一股接一股强烈的晕眩感袭上他的大脑……

    ……

    ……

    弥漫在观武席上的欢悦氛围,久久不能散去。

    对于现场的绝大部分看客而言,此次的剑术大赛真可谓是大饱眼福!各种出人意料的精彩反转一个接着一个出现!

    “呼……”某个小剑馆的馆主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扬起视线,看向就坐在他不远处的试卫馆等人,“试卫馆真是好运啊……竟然出了这么个不世出的奇才……”

    此时此刻,许多人都朝赛场上的青登、观武席上的以周助为首的试卫馆一行人,投去或羡慕或嫉妒的眼神。

    只要是脑子还能正常思考的人都知道——此次大赛之后,青登又要名声大噪了!

    在大赛还未开始之际,多少人以为青登和“三英杰”至多只在伯仲之间,多少人以为他们双方打起来后,必定会是一场激烈的龙争虎斗。

    然而现在呈现于他们眼前的事实,已是狠狠地打了他们所有人的脸!

    在此次的大赛上,青登十分凑巧地和“三英杰”里的每一位都打过一遍。

    多亏于此,青登得以用实打实的战绩告诉所有人:什么“三英杰”啊,统统都不是他的对手!

    自大赛正式开始后的第一场比赛起,青登展现出了碾压同期的绝对实力,不论是谁对上他,什么实力仅次于“三英杰”的足立、什么“三英杰”里的森下和追崎,统统都是被青登给一剑一个地秒杀。

    在青登以破竹之势杀到决赛后,作为青登决赛的对手、实力忽然超常发挥的新妻宽,总算是成了在本次大赛里第一个、同时也是最后一个没有在战斗刚开始时就被青登给秒杀的人。

    但新妻宽他也没有撑多久。

    决赛刚开始时,新妻宽尚能和青登打个势均力敌,但仅仅几分钟之后,青登就靠着压倒性的天赋优势,迅速地压制住了新妻宽并将其战胜。

    从今日起,毋庸置疑的——青登的名声必定会盖过“三英杰”,成为江户剑术界最受瞩目的新人!

    众人在感慨着江户又出了个有着绝顶天赋的剑术奇才的同时,也为拥有了此等天才的试卫馆感到羡慕或嫉妒。

    所有的比赛都已打完,冠军已经决出,本次的剑术大赛仅剩下最后一个环节:给夺魁的剑士颁布奖赏!

    而负责颁奖之人,正是主办了此次大赛的人——会津侯松平容保!

    脱下了身上的护具、将竹剑暂且交由某名会津藩藩士保管的青登,在那名老司仪的带领下,迈开不急不缓的脚步,一步步朝着那聚满了各路藩国大名的“贵宾台”走去。

    松平容保这个时候已站起了身,静静地看着正登台的青登。

    当距离松平容保仅剩咫尺之遥时,青登忍不住扬起视线,飞速地瞧看了几眼松平容保的脸。

    凑近了看后,青登才发现,眼前的这个声名远扬、被誉为“幕府柱石”的男人,真的是年轻极了,如果让他与青登站在一起的话,可能旁人都认不出来他们二人间究竟是谁更年轻一点。

    在司仪的带领与指示下,青登停在了松平容保的跟前,然后依照规矩,单膝跪地、屈身向身前的这名年轻藩主行礼。

    松平容保垂低眼眸,注视着青登,常常喜怒不形于色的脸,此刻竟浮起了细微的笑意:“……你很出色,你的表现让我很是惊讶,希望你能再接再厉,在武道一途上拥有更高、更远的成就。”

    松平容保没有跟青登铺开太多的长篇大论,在仅对青登说了这么一句简单的勉励后,他便伸出手,拿过身旁小姓所端着的摆有本次大赛的冠军奖金:10枚判金的檀木盘,递向青登。

    青登一边高声言谢,一边举起双手,从松平容保的手中接过了他应得的这份奖赏。

    说来也奇怪,不知为何,一种奇妙的感觉此时此刻在青登的心底里浮现——他隐约之中,总觉得他以后还有机会和这个不苟言笑的年轻藩主再见面的。

    ……

    ……

    随着青登拜领了他的那份冠军奖赏,这场历时2日的剑术大赛,终于是落下了帷幕!

    “贵宾台”上的诸位大名们最先有序地离开。

    待以松平容保为首的大名们的身影彻底从众人的视野内消失后,观武席上的看客们也总算是可以陆陆续续地离开。

    青登带着他所得的赏赐,回到了同伴们的眼前。

    刚见着周助等人,青登便发现——周助他们眼里的那一抹抹浓郁的震谔之色,直到现在还没有消散。

    青登忍不住地皱起眉头:“师傅,你们怎么了?干嘛都一副好吃惊的样子?”

    青登的话音刚落,便见冲田一蹦一跶地跳到了青登的身前,然后一脸古怪地扫视了青登几眼:“橘君……你不知道你刚才都在赛场上做了什么吗?”

    “嗯?”青登一愣,“我做什么了?”

    “……看来,你是无意识地释放的啊。”周助嘴角抽了抽,露出一抹苦笑,“橘君,你刚才在与那个新妻宽对决时,放出‘势’了哦!”

    &n)

    7017k

    /68/68078/18901772.htl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