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第182章 木下舞赶到!剑士和女忍者的配合!【爆更1W】

第182章 木下舞赶到!剑士和女忍者的配合!【爆更1W】

作者:漱梦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欸……?"

    回过神来时,艾洛蒂心中的惊讶已化为了呢喃.

    原本绷紧的表情染上了"不敢相信眼前所见之景"的难以置信的色彩.

    看向正被月光所包围的那道身影的双眼,闪烁出惊疑不定的情绪.是他吗?

    不由自主地在心里这么自问着.这个问题才刚从自己的脑海里冒出,艾洛蒂就迅疾地意识到自己真是自问了个啥问题.

    是不是那个人……这不是一目了然的吗?

    这个背影……和数个月前于那漫长雪夜中救了他们一家的那个背影完全重合……怎么可能会认错.

    因过度的惊讶而暂时停止运作的思考与意识,渐渐取回了自我,五感重新清晰地感受到外面的世界.

    这个时候,艾洛蒂才发现自己的鼻根深处有些发酸.

    就在刚才,就在她和爷爷的大火的步步紧逼之下几近走投无路之时,可能是因为那名青年曾救过他们一命的缘故吧,面对眼下再一次深陷绝望的危机,大脑自动运作起来,那名青年的身影在艾洛蒂的无意识下于她的脑海里浮现.

    要是他能再一次地来救他们就好了……在艾洛蒂刚回想起那人的音容时,她忍不住贪心地这么想着.

    无需任何人来点出,艾洛蒂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有多么地贪婪\不切实际.

    这个世上哪会有这种巧合,他怎么可能会连续过来救他们两次.

    正因就在刚才才有过这样的感慨,所以艾洛蒂现在才会如此的震惊与……喜悦.

    内心中,无数情感交杂在一起,令此时的艾洛蒂不知是哭是笑.仍抱着艾洛蒂的安东尼,他的脸上现在也是写满了惊色.

    他嘴巴微张,似乎是想叫喊些什麽,但他语无伦次的,只是单纯地震动着声带.

    参与今夜舞会的所有宴客中,只有艾洛蒂和安东尼认得正与神野等人缠斗的青年.

    因此,除艾洛蒂和安东尼之外的其余宴客们,现在只感觉到"抓住救命稻草"的最纯粹的喜悦.

    虽然不知道为什麽救兵只有一人,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位正在孤军奋战的救兵,拖住了那帮凶神恶煞的武士们!

    那帮凶神恶煞的武士们现在正忙着对付那位救兵,无暇顾及他们."快跑!法语"不知是谁又大喊了一声.

    此人的这句喊声宛如跑步比赛的发令枪,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众人纷纷向着远离神野等人的方向四散而逃,如波开浪裂.

    安东尼在这声"发令枪"的影响下回过了神.

    将艾洛蒂带到安全的地方——对安东尼而言,此乃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没有之一.

    他将怀里的艾洛蒂搂得更紧了下,随着人流逃往远离火焰\血花的地方.

    因为安东尼的"身体启动"来得太过突然,所以艾洛蒂忍不住因被吓到而发出了低低的惊呼.

    剑士踩着月色,在月光的跟随下,挥着刀向前劈斩!朝着身前的敌群!朝着无月的黑暗!

    此乃少女在离开之前,眼中所见的最后景象."啧……"

    心情感到烦躁至极的佐那子,忍不住颇没大小姐形象地轻轻咂巴了下嘴.

    "就没有什麽我能做的吗……"

    她一边嘟囔,一边扶着自己那条伤腿,扫视四周,试图寻找能用的器件.

    "哞……"

    静静地趴伏在旁边地上的萝卜,打了个轻轻的响鼻,"哞"了一声.

    在青登从萝卜的牛背上跳下,孤身一人冲向讨夷组后,佐那子依照着青登的请求,把萝卜牵引到偏僻但非常安全的路边.

    萝卜确实是十分地温顺,即便换了个人来握它的缰绳,它也毫不反抗,相当乖巧地任由佐那子对它进行牵引.

    "啊啊啊啊啊——!"远方的战场,再次传来凄厉的惨叫.

    虽然这声惨叫的主人并非青登,但佐那子还是忍不住地抬眼循声望去.

    剑光与人影不断交相摇晃的战场上,隐约可见一道正孤零零地奋战着的身影.

    佐那子脸上的焦急之色顿时更浓了几分.

    想要在和这帮为了所谓"攘夷大业",什麽下作手段都使得出来的疯子们的对抗中贡献些许心力的正义感……

    试图对这帮无故绑架了她好几天的混账们进行回敬的复仇欲……

    不想就这么什麽都不做地傻站在一旁,不想对刚刚才救过她,现在正在浴血奋战的恩人坐视不理的自尊心……

    这些心绪交杂在一起,令佐那子现在迫切地想要做点什麽,想要尽己之能地支援正在血战的青登.

    如果身体完好没受伤的话,佐那子肯定已经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支援了……然而她腿部的伤痛现在却是愈来愈重了.

    方才,为了追上赶赴居留地的青登,她以像是欲将牙齿给咬碎的力度把牙关咬紧,勉强着自己的左腿小跑了一阵.

    而现在,这份"勉强"所带来的"后果"来了.

    在跟着青登来这居留地时,佐那子还能勉强小步走.而现在,她连把左腿往前迈的能力都没有了.

    若想移动的话,她只能用右腿单腿跳着走,然后像拖着身体的挂件一样拖着左腿.

    凭着这样的身体去支援现在正打着一场激烈程度\凶险程度远胜适才替她挡下那些追兵们的那一仗的战斗……绝对只会给青登帮倒忙.

    ——要是有弓箭就好了……佐那子不甘地抿了抿红唇.

    她父亲千叶定吉相当重视儿女的教育,所以佐那子她从小就接受着普通人连想象都难以去想象的高水平\高强度的教育.

    不仅琴\棋\书\画\缝纫\花道\茶道等名门大小姐该懂的技能她都很精通,对于诸般武艺她也很拿手.

    小太刀术和薙刀术只不过是她最擅长的两门武术而已.

    除了小太刀术和薙刀术之外,佐那子还修习过弓术\马术\柔术……

    她的弓术水平虽不敢说有多么地高,但10米之内的目标她都能保证7\8成以上的命中率.

    使用远程武器来进行支援——这是佐那子现在唯一想得到的\能仅靠现在的这副身体来为青登展开支援的有效方法.

    但居留地的街面,哪可能会那么巧地出现能用的和弓以及足量的箭矢……

    要说弓箭的话……远方战场的地上倒是有.

    青登刚才所斩的那名弓手已经倒在地上,断了气息,装满箭矢的箭筒仍挂在他的腰上,他手里的和弓掉落在他尸体的不远处,还没有被人给踩坏.

    但拖着条伤腿靠近现在正打得激烈\双方都已经杀红了眼的战场,捡地上掉落的弓以及尸体上的箭筒……若想完成此种难度的任务,简直是天方夜谭.

    就在佐那子继续急切地思考着有什麽事情是现在的自己能做的之时——

    "……请问你就是千叶佐那子小姐吗?"身后传来陌生的好听女声.

    这道陌生的女声使得佐那子一边露出惊诧的表情,一边转过身.

    一名身穿大红色的浴衣,没有着袜的可爱小脚蹬着对红纽平底木屐的可爱女子站于她的身后.

    "哈……哈……哈……哈……哈……"

    胸腔内快速跳动的心跳声,震耳欲聋,直震得青登耳膜微微发麻.

    心跳声和急促的呼吸声构筑成一对厚实的"声音障壁",在这层"声音障壁"的阻隔下,外界的其余声音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衣服已经被汗水和从敌人的身上所溅出的血给染湿,沉甸甸地紧贴青登的皮肤.

    同时迎战67名武士……在战斗开始时,青登的"孤胆"就已经进入了全开的状态.

    同样处于"全开状态"的,还有"聚神".

    将全副身心都放在了眼前的战斗中的青登,精神已经集中到了极为可怕的程度.

    他已经看不见\听不见和自己目前所身处的这片战场无关的事物与声音了.

    所以他方才并没有注意到从布莱特的宅邸内逃出来的艾洛蒂等人.

    在"孤胆"所带来的肾上腺素激增以及"聚神"的精神高度集中的双重影响之下,青登甚至感觉不到自己身体伤口的疼痛.

    在敌人的刀砍到他的身上后,他几乎一点感觉也没有——这就是为什麽他方才遭到攻击后为何能面不改色的原因.

    在骑着萝卜赶赴居留地时,青登有在萝卜的牛背上稍微得到了些许休息——虽然休息的时间算不上长,但也聊胜于无了.

    托了有着"肌肉不容易疲劳"的天赋效果的"强肌"的福,青登手脚的肌肉还没有太累,还保有着不少的力量.

    但呼吸稍微有些跟不上体能的消耗了,青登现在需要将嘴微张,口鼻并用才能满足身体对氧气的需求.

    青登绝大部分的体力,都用来躲避神野等人的包围以及寻找能够施以反击的时机.

    青登方才为救援佐那子而独战12名武士时,青登也有躲过这12人的包围.

    躲避67名敌人的包围与躲避12名敌人的包围……前者的难度几倍于后者.

    故此,前者留给青登反击时机也远少于后者.

    从战斗开始至今,不算伤者在内,青登目前所斩杀的敌人总计只有15人,还不到敌群总人数的四分之一.

    不过……虽然目前被青登击杀的人还不到总人数的四分之一,但余下的还活着的人现在无不纷纷露出了动摇的神情.

    尤其是神野.

    此时的神野,两只眼睛瞪得眼珠仿佛都快掉下来,脸上写满了惊骇.在他的设想里……这应该是一场很快\很轻松就能获胜的战斗.

    67个人打对方1个人……不应该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

    已经死了近四分之一的人,结果对方还能好好地站着!

    和自己的预期差别过大的现实,令神野下意识地产生抗拒之心.

    眸光因内心的惊涛骇浪而不断摇晃……片刻后,神野猛地一咬牙,抬手摸向左腰间,攥紧佩刀的刀柄.

    "慌什麽!"

    神野对着周围那斗志与士气明显出现动摇的部下们大喊道."看呐!""他已经气喘吁吁了!他已经受伤了!"

    "他现在已是一根摇摇晃晃的朽木!只要我们再踹上一脚,它就会倒塌!"

    "都跟我上!""天诛国贼!"

    噌——神野拔刀在手!挤开挡在他身前的部下们,冲向青登!

    在艾洛蒂他们从布莱特的宅邸内逃出时,神野于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但现在的神野,已不想再去搭理这些夷狄的死活.

    ——这个该死的国贼……今夜我一定要让他死!一直是他……

    在他创立讨夷组之后,一直是这个杀千刀的橘青登在不断地搅他们讨夷组的好事!

    为打响他们讨夷组的名气,洗刷掉"只敢杀和人而不敢杀夷狄"的污名而选择"牛刀杀鸡",派出大量人手袭杀艾洛蒂他们一家时,是这个橘青登突然跳出来,破坏了他们的计划.

    袭击蕃书调所,准备毁掉这个充满"腥膻之气"的万恶场所,杀光那些胆敢学习夷狄知识的吃里爬外的国贼们之时,又是这个橘青登突然现身,令他们的这计划最终以失败告终.

    而现在,他又来了……有完没完了!神野现在只感觉胸腔内有团火在烧.

    他现在只剩一个念头——把三番两次地和他们讨夷组作对的青登给杀了!就在今夜!

    为此,神野愿意无视那些正从布莱特宅邸内逃出来的夷狄们……总之,为了能杀掉青登,神野今夜愿意舍弃除此之外的一切目标和计划!

    他本来以为仅让占据绝对人数优势的部下们来对付青登,就足以让青登死得不能再死.

    但现在看来……已经没法再作壁上观了!

    在一口气奔到青登的跟前后,神野以中段架势起势,横向挥出的刀朝着青登劈将而来!

    ——神野辰五郎……

    青登于心中轻声念诵出正全速朝他逼近而来\曾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并与其打过一场的武士的名字.

    在此前的"蕃书调所之战"中,青登曾和神野打过一场,所以青登非常清楚神野的实力.

    心中不敢大意的青登,向后连撤2步,撤到神野的攻击范围之外.神野的参战,使得还活着的讨夷组组员们的士气顿时得到重振.

    他们的领袖兼最强者亲自上阵了……没有比这更激励人心的了!战场再一次变得喧嚣\杀机四伏!铛!铛!

    青登连接紧随他而至的神野所劈出的2刀,正欲展开回击之时,左侧身忽地感到了利刃逼近的气息,不得不停下反击的念头,转而往后方撤步远离原地.

    而青登刚后退,神野便立即朝前送步,重新回到青登的跟前……

    随着神野的参战,青登登时有种"巨石压在了自己肩膀上"的感觉.

    神野的实力很强……此前已经在蕃书调所那儿领教过他的实力,青登得开"孤胆"才能与他打个"六四开",神野六,他四.

    对于现在实力早非当年吴下阿蒙的青登而言,他自是不会怕与神野单挑……但问题是青登现在可不是在单挑,而是在群战啊.

    神野像颗牛皮糖一样紧黏着青登不放,对青登展开着猛烈的进攻.

    神野从正面拖住青登,其他人伺机从各个方向对青登发起攻击——这就是青登现在所面临的情况.

    险象环生……因正集中精力对付面前的神野,青登的左肩头于刚刚不少让某人的刀尖给挑到了,好在伤口并不深.

    尽管因神野的参战,青登所面临的压力大上了不少……但青登并没有因此而生出半分惊惧或恐慌.

    他只默默地攥稳手里的定鬼神,准备全力迎敌."哇呀呀呀呀呀呀呀!"

    这个时候,青登的身后响起了音调非常奇怪的气合声.青登正欲进行闪避时——嗒嗒嗒嗒嗒嗒嗒……!

    在青登身后更远的方向,传来了一阵木屐快速踏地的声音.

    这串木屐踏地声刚一传到耳畔,青登的表情便微微一怔,紧急着呆怔转变为了淡淡的笑意.

    这是他已经听惯了脚步声.

    这是他只要听到……就会莫名得觉得心情很好的脚步声."哈啊!"充满英气的娇喝.

    一抹艳丽的大红色闯入众人的视野.

    只见一名身穿大红色和服的年轻女孩以一记飞踹,踢向那名正准备对青登展开"背后偷袭"的武士.

    坚硬的平底木屐的屐底正中武士的腰杆.

    骨头碎裂的声音以及这名武士的嚎叫声混杂作一块.

    本想偷袭青登,结果却是自己遭到偷袭的武士被直接踹飞,撞到2步之外的站于他"飞行路径"上的某人后才掉落在地面.

    "唔……唔……唔……"他呻吟着,双手撑地想要起身,但不论怎么努力都再起不能.

    不速之客的闯入,令战场登时陷入了短暂的混乱."什麽人?!""女人?"

    "这女人是谁?!"

    忽然出现的不明底细的神秘女子,让众人下意识地后退\拉开距离,神野也暂时停下了对青登的攻击,惊疑不定地看着现在正站在青登身侧的红衣女子.

    维持着双手持刀的架势的青登,偏过头去看缓步走到左身侧的红衣少女……脸上的笑意登时更浓了一些.

    青登还没来得及说些什麽,红衣少女就率先深吸一口气,然后用着嘹亮的声音大喊道:

    "橘君!奉行所和火付盗贼改的大部队很快就要来了!啊,还有,附近的町火消也正在赶来的路上!"

    听着红女少女的这声响亮大喊,青登怔了一怔,紧接着忍俊不禁."嗯,辛苦你……也谢谢你了,木下小姐."

    这名于刚才以一记飞踢闪亮登场的红衣少女,正是木下舞.

    木下舞没有回应青登的慰劳与夸赞……她紧张地将浑身是血的青登从头仔细打量到脚.

    "橘君,你没有受伤吧?"

    "没事."青登不假思索道,"只有几道连血都流不出来多少的很浅的伤."

    木下舞张了张诱人的红唇,正想再对青登说些什麽之时,某人的一句大喊抢在了她的前头.

    "慌什麽!不明身份\不知底细的一介女流之辈的话,就让你们动摇了吗?"

    神野昂起脑袋,扯着嗓子,因喊得过于大力,脖颈上都爆出了数条青筋.

    木下舞刚刚的那番大喊,对讨夷组的诸位……包括神野在内,无异于一道晴天霹雳.

    奉行所和火付盗贼改的大部队很快就要来了……前者倒还好,后者就真的是震慑度十足.

    "火付盗贼改"这个名号可太有杀伤力了.

    在江户幕府的统治力已经衰弱\武士们普遍沦为了扶不上墙的烂泥的当下,火付盗贼改是江户幕府目前所剩不多的一支还有一定战斗力的武装部队.

    对于火付盗贼改的战斗力……毋需多提别的,只用讲一点就够了——和只能使用冷兵器的奉行所不同,火付盗贼改配有大量的弓箭与火枪,光是远程火力就是奉行所拍马都不能及的.

    这样的一支武装部队要来了……不少人现在已面露极明显的忧惧之色.

    而这,也正是木下舞所期望看到的.

    木下舞刚刚之所以故意用那么响亮的音量来喊出"奉行所和火付盗贼改就要来了",就是为了这个效果,打击神野等人的士气.

    刚刚的青登也正是明白过来木下舞的企图才会忍俊不禁.

    不愧是令江户的南\北奉行所头疼至今的猫小僧啊,怕生易羞的外表下有着颗古灵精怪的心.

    从现状来看,木下舞的目标已经达成了,而且达成得相当漂亮.

    尽管有着神野的厉声呵斥,但仍有部分人的脸上挂着惊疑不定的色彩.

    青登压低声线,用只有他和木下舞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朝木下舞问:"木下小姐,奉行所和火付盗贼改的人真的快来了吗?"

    "嗯."木下舞轻轻地啄了下脑袋,"我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北番所,找到了那个猪谷半次郎的人.在确认了官府和火付盗贼改正在调配人手准备赶赴居留地后,我才赶过来的."

    说到这,木下舞顿了一顿,紧接着嗔怪地看了青登一眼.

    "橘君,你也太乱来了吧?竟然一个人同时对付那么多人……你不怕死喔?"

    青登听罢,不假思索地随口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之前暂且不论,但现在却是不会再怕死了."

    "欸?"木下舞眨眨眼.

    她的目光朝青登递来了"'现在却是不会再怕死了'是什麽意思"的信息.

    感知到木下舞的目光信息的青登,淡然一笑.

    "我可靠的好搭档现在来助阵了,他人的刀应该是不会再有什麽机会碰到我了."

    直直地看着青登的木下舞脸上露出呆住了的表情,不久之后变成了开心的面容,最后换上了笑得两只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儿的大笑脸.

    木下舞的笑容给这片充满血腥气的战场,添上了一抹暖和的亮色.只可惜这抹亮色并没有维续太久."都别傻愣了!跟我上!杀掉国贼橘青登和这个女人!"

    神野用力一振手中刀,一马当先地对身前的一男一女发起新的进攻.

    周围众人见神野上了,迟疑片刻后,纷纷从各个方向对青登和木下舞一拥而上.

    对于木下舞方才所言的那些话语……神野其实心底里也清楚:很有可能都是真的!

    早在刚看到青登现身时,神野就已经预判到官府那边很有可能已经知晓了居留地这边的异变.

    但出于维护士气的考量,神野只能装傻,只能对周围的部下们大声宣布"这个女人是在危言耸听".

    神野本人的心绪,倒是没有因为木下舞刚才的大喊而产生动摇.

    反正对他而言,不论官府的人有没有要来,他"杀掉橘青登"的预定计划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青登和木下舞双双将目光从彼此的身上收回,看向身周那正涌过来的诸敌.

    "木下小姐."青登静静地把定鬼神以霞段之势架在身前."可以麻烦你保护我的身后吗?"

    木下舞没有出声回应青登这句请求.

    她只扬起视线,对着青登嫣然一笑,然后身子一转,以"和青登背紧贴着背"的姿势站到了青登的身后,接着岔开双脚,右手在前握成拳,左手在后捏成掌,摆好了战斗架势.

    因彼此的背正紧贴着……青登的后背清晰地感受到木下舞肌肤的弹性以及身体的热量.

    从木下舞的后背传来的热量,传遍青登的全身,令青登有种莫名的安心感.

    不.

    应该说……在刚才,视野里挤满了因起身飞踢而飘起的大红色浴衣时,青登就感到了一种奇特的安心感.

    随着这股安心感而来的,还有一种……胸口酥痒酥痒的感觉.

    在这些奇怪感觉的影响下,青登感觉自己身体的疲劳似乎都减轻了一些.

    "喝啊啊啊啊啊啊!"神野的刀来了,自左上路逼近.

    青登于电光火石之际,收起了在木下舞赶到后就一直浮于脸上的笑意,自下往上挥刀,"铛"的一声架开神野的劈斩.

    左眼角的余光瞥见左侧有人在靠近……青登腾出左手,往下抽出左腰间的定鬼神的刀鞘,将鞘底狠狠地顶向此人的面门.

    虽然只用了单臂发力……但以脸来作目标的话,不论怎么进攻都足以给人带来足够的杀伤了.

    刀鞘的鞘底精准地命中了此人的嘴唇正中间,直接击碎了他的上下门牙,他的上下门牙……总计6颗牙齿全部被击碎,断齿混合着血水向外飞出.

    鞘底突破牙齿的防御后,余势不减地顶进他嘴里,顶住了他的喉咙深处,以此为施力点,直接将他整个人向后顶飞.

    因为青登的左手掌上淌着不少敌人的血,手掌忽地一个打滑,青登抓不稳光滑的刀鞘了……所以青登直接顺势将手一松,任由刀鞘从手掌心里飞出.

    于是乎,这个被击碎了门牙的可怜家伙,以嘴里插着依惯性飞出的刀鞘的诡异姿态向后倒飞,撞到了他身后的某人后跟着此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神野的斩击又来了……不过被青登敏捷地闪过.又出现了一个使短枪的枪手.这次出现的枪手,其所使短枪的枪柄是木至的.

    向着青登侧腹刺来的枪尖,精度有了,但力量和速度都非常欠缺.

    青登侧站半步便躲开了刺击,然后同时抬起左右两手——左手攥住枪头下方的枪柄,右手挥刀将这柄枪自中间斩成了长度相当工整的两半.

    紧接着,青登抡圆了高举过头\手里握着断枪的左臂.

    锋利的枪尖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圆弧,扫中了某人的肩膀,再下一个瞬间,枪刃从反方向再划过半个圆弧,顺势扎进了另一人的胸口,青登没有将断枪收回,直接将其留在了这家伙的体内.

    青登的攻势依旧的凶猛且凌厉……正保护着他的后背的木下舞也不遑多让.

    木下舞娇喝一声,没有半点赘肉的蛮腰运足力量,右腿回旋半圈,朝立于她身前的一名敌人使出凶狠的下段踢.

    白皙的小腿劲力交织,激荡起空气气流呜呜作响.木下舞的脚很好看.

    肌肤白皙中透着红润,小巧的外形美得没有一点瑕疵,10片呈淡红色的趾甲犹如10片淡红色的樱花.

    哪怕是对女孩的脚不感兴趣的人,应该都会忍不住地把木下舞的这对小脚抱在怀里狠狠把玩一番.

    但就是如此漂亮的一对小脚,蕴藏着强大的威力与浓郁的危险气息.

    木下舞所找上的这名对手没有跟上她的反应,左腿的膝盖被如鞭子般扫来的脚精准抽中.

    "喀拉"的一声脆响……此人的左膝盖骨被直接踢碎,整条腿反向弯曲.

    木下舞没有再看哀嚎着朝地面倒去的这人,她转而攻向下一个敌人.

    只见得她将双脚一岔,横向迈出的右脚在泥地上擦出了一条浅浅的沟痕,调整好身体重心的同一瞬摆了一个拳势,接着猛地发力冲出!击出的拳头进击其左侧的某名胖子的面门!

    胖子感知到危险的气势扑面而来,他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

    他本想侧身闪躲,但木下舞的拳速实在太快,根本来不及撤步闪躲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全身下压,左臂竖起格挡,准备硬接木下舞的这一拳.

    从胖子这竖臂防御的动作来看,不难瞧出,此人肯定是学过一点徒手格斗术的.

    想要硬接木下舞的拳头……他的主意打得虽好,但他却低估了木下舞拳头的威力.

    啪!两人拳臂相交,发出巨大的骨肉相击之声."唔……!"

    一道痛呼紧随其后发出.发出这声痛呼的人,正是那个胖子.

    他硬接木下舞拳击的那个部位,此刻红肿了一大片,整条手臂不受控至地痉挛.

    木下舞本想补上一击,将这个已经被她给打折了手臂的胖子给彻底放倒在地,但怎奈何身侧的某个长相极丑的丑逼朝她扑过来了,因此她只能暂时放弃了"放倒这个胖子"的想法.

    丑逼伸出手来,想要抓住木下舞的肩膀,眼看就要抓住了,不料木下舞动作极灵活,轻轻一扭身便躲过了丑逼伸过来的手.

    又有一个长得丑得不行的丑逼出现了.

    这个新出现的丑逼一边怪叫,一边以上段架势挥刀劈向木下舞.面对这把劈将而来的刀刃,木下舞没有闪.

    而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双手,空手接白刃!两只小手精准地于半空中夹住急速坠下的雪白刀刃!

    丑逼只感觉自己的刀像是被什麽铁钳给夹住了一样,没法接着将刀往下劈,也没有办法将刀给抽回.

    在空手接刀的下一刹,木下舞顺势以左脚为支力点,将右腿朝上高高踢出,大红色的浴衣如蝴蝶般翻飞,以高段踢甩出的右脚以"脚面命中面门"的动作,踢出了阵阵骨裂声.

    木下舞的两只小脚所蹬着的红纽平底木屐可是很坚硬的.

    被如此坚硬的木屐屐底给正中面部……鼻梁等地方的骨头被踢裂,只不过理所应当的事情.

    "哇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数声大吼自各个方向朝青登和木下舞逼近——数名体型都很健壮的武士从东\西\南\北等各个方向扑向正背对着背的这对男女.

    神野见状,连忙踏步向前,想要配合着这几人对青登和木下舞发起围攻.

    而就在这张"包围圈"快要成功构筑的时候,千钧一发之际,"包围圈"突然打开了——组成这道"包围圈"的那数名武士朝后倒飞到空中,经过一阵简短的飞行之后才再度落地.

    悲鸣声与痛呼声此起彼落……在喧嚣之中,脸色铁青的神野见到了靠着"硬碰硬"的方式强行破开了这道本要马上筑成的"包围圈"的二人,也就是那对男女——青登和木下舞.

    他们收回挥出的刀与拳脚,接着向其余的敌人攻去.青登和木下舞极默契地展开着攻守配合.

    二人有默契也是应当的,毕竟这也不是他们两个第一次并肩作战了.

    有了木下舞这个实力可靠的搭档的支援,青登所背负的压力登时小上了不少.

    刀光从月光下滚过,滚起团团血雾.

    因木下舞的到来而感到士气一振\身体的疲劳减轻了些许的青登,抖擞精神,左来右往,豪剑闪耀!

    青登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敌人变弱了……精准点来讲,是士气和斗志明显地大幅下滑了.

    木下舞方才的大喊所起的效果甚为显著.

    许多人现在心不在焉地不断偷瞧附近的路口……

    毕竟他们也不是傻子啊,神野能从青登的现身中推测出官府现在极有可能已经知晓居留地的异变,那其他人同样也能展开相同的推论.

    挂念着不知什麽时候就会出现的官府部队,令他们没法再集中精力战斗.

    而青登所展现出来的强悍实力,也进一步地加剧了他们士气的下滑.

    其实,他们讨夷组的绝大部分组员,老早就患上了一种"恐橘症",在他们的眼里,青登简直就是杀神再世.

    截杀艾洛蒂他们一家\袭击蕃书调所……他们讨夷组所组织的这前2场行动,都因青登的活跃而宣告失败.

    无数的同伴被青登所斩,或间接地因青登而伤亡.

    就在前几天,又有一批同伴被这个橘青登所杀,还有3人被其给亲手俘虏……拥有"弓之达人"的蓄须中年人等人

    某些迷信的组员,甚至已经认定了青登就是他们讨夷组的克星……每逢他们讨夷组想要做些什麽时,这个男人都会及时出现并予以阻止.

    今夜在瞅见"青登又一次地现身在他们面前并和他们展开对抗"后,这些人的迷信想法顿时再一次地加重.

    明明自己这边是67人打青登1人,在不间断的车轮战之下,青登竟然还有力气接着挥刀.

    明明自己已经身中数创,却像是不知疼痛为何物一般,面不改色.明明神野先生都亲自上阵了,但依旧拿不下这个男人……

    太可怕了……这个男人……青登浴血奋战\仿佛永远都不会倒下的身姿,令愈来愈多的人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

    因神野的亲自上阵而刚获得了些许提振的士气,肉眼可见地萎靡下去.

    神野也知道他的部下们的士气状况不容乐观……但他眼下也想不到什麽解救的方法了……

    他现在所想到的\所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拼尽自己所能地加紧对青登的攻击.

    而就在这个时候——哗啦啦啦啦啦……!

    从东\西两个方向逼近而来的一连串的急促脚步声,奏响了令神野等人的心神急剧震荡的最强之音!

    黑色的人潮,从东西两侧的街口涌出.

    一名名身穿黑衣\怀里抱着挺火绳枪的武士,出现在了神野等人的视野内.

    跑步进场\列队——这帮黑衣人以行云流水的动作,完成了上述的这一整套动作.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清脆的举枪声,一度压过了周围的风声\火焰燃烧声.

    排成整齐队列的黑衣人,整齐划一地举起了各自怀里所紧抱着的火绳枪.

    黑洞洞的枪口,直指现在脸色骤变\冷汗狂冒的神野等人."是火付盗贼改!"不知是什麽人,这么大吼了一嗓子.

    作者君前天去久违的各座书店采购了一波新资料\新素材,然后昨天在家里爆睡.从睡眠时间就知道作者君的精神状态劳累到什麽程度了……作者君昨天睡了将近14个小时.

    经过休息,作者君的精神已经完全恢复了!作者君也兑现前天的诺言,今日爆更一万.

    和讨夷组的决战还没结束咧,毕竟神野没死,讨夷组就不算灭亡.

    咱们接着进行月票悬赏!现在的月票数是1552,只要票数能在今日之内达到1660,作者君明日就接着来个1+的爆更.

    &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