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第185章 永世天赋……泛出光亮!【爆更1W】

第185章 永世天赋……泛出光亮!【爆更1W】

作者:漱梦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咳……咳咳……!咳咳咳!"神野嘴巴一张,又呕出了大量的鲜血.

    胸口处传来的火辣辣的剧烈疼痛,让神野几近昏厥.意识\思绪都因这股剧痛而变得支离破碎.

    他方才的后跃,救了他一命.

    在青登的刀即将劈将而下之时,神野条件反射般地以最快速度停下了依惯性继续前扑的身体并快速后跳.

    尽管还是让青登的刀砍中了他……但因稍稍远离了青登的攻击范围的缘故,青登刚刚的那一刀并没有砍结实,只有刀尖斩中了他的身躯.

    得益于此,他才没有被当场斩毙,还留有了一口气.

    不过……虽说没有当场毙命,但神野现在也就只剩半条命了.

    青登适才的"从天而降"的一击,可是从他的左肩头一路斩到他的右侧腹.

    几乎是将他的整个上身给剖开的巨大伤口,光是失血量就能用"骇人"来形容.

    庞大的失血量令神野现在的脸庞和嘴唇都白得可怕.

    胸骨肋骨不知道被切断\斩伤了多少根……左肺似乎也受伤了,每吸一口气,都疼得神野险些惨叫出声.

    当然——失血量\肋骨断折\肺部受伤……这些都不是最让神野感到绝望的.

    最令现在的神野感到绝望的……是他忽地感到身边的光线一暗.

    他抬眼望去——青登和木下舞一前一后地踩着木桥,以不紧不慢的速度朝他走来.

    青登的脸上没显露出一丝情绪,面无表情的他就这么静静地提着手里的剑,静静地走向他.自然下垂\拖在地上的剑,在木桥上擦出了"嚓嚓嚓"的刺耳声响.

    他那被月光给拉得老长的身影,如山一般地压在他的身上."等\等等!"

    明明肺疼得厉害,明明巨大的失血量已让神野感觉全身乏力,但不知为何,在见着提剑朝他走来的青登后,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涌到他的喉头,令他发出了虽有些磕巴,但十分嘹亮的……求饶声.

    "你赢了……我认输了.""请……请饶我一命!""我发誓,我们讨夷组再也不会攻击你!"

    "从此以后,我们讨夷组不会再对你有任何的为难!"

    神野的话语支离破碎……完全是想到什麽就说什麽,毫无层次与逻辑.

    他语无伦次\绞尽脑汁地说着一切他所能想到的讨饶话语,他陷入了一种名为"恐惧"的泥沼……随着青登的逐渐走近,他便在这泥沼之中越陷越深.

    伴随着"恐惧"而来的,是强烈的"求生欲".

    方才那副与青登展开殊死决斗的气势汹汹的英武模样已经消失不见了.

    面前留在此地的……只剩一个在"恐惧"和"求生欲"的驱动下,不断乞饶的可怜虫.

    在求饶的同时,神野还手脚并用地朝远离青登的方向爬去.真亏他受了如此严重的伤,竟还能有力气移动.

    只能像虫子一样在地上爬动的他,自然是不可能甩得开还有办法正常走路的青登.

    对于神野的求饶,青登所采取的态度是——完全的无视.

    他和讨夷组早已结了死仇,双方的关系老早便是不死不休的关系,怎么可能会因为神野的一席话语而饶了他的命.

    更何况,青登他也完全不相信神野所说的什麽"我们从此以后不会再攻击你".

    会相信这种草菅人命的疯子的人……大概也就只有心智不健全的弱智了吧.

    对神野的求饶毫不为所动的青登,一言不发.该说的话……都在刚才的激烈决斗中说尽了.

    青登踏出了小桥,站上了河岸,走到了神野的身旁,然后不带片刻犹豫地将刀高举过头,准备给神野补上最后一击.

    刀狭长的影子打在了神野布满惊惧之色的脸上.

    就在青登准备将刀挥下的这一瞬间……异变突生!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神野身后远方的某条小巷里,在月光所照射不到的一片黑暗之中,突有一团黑影在快速蠕动!

    这团快速蠕动的黑影从黑得像被浓墨泼洒过的巷内猛地冲出!如离弦之箭般朝青登激射而来!快速踏地的脚步声,令这片才刚恢复静谧没多久的空间又一次涌出剑拔弩张的气息!

    黑影的速度极快,仅瞬息的功夫,他便横越了大半条街道,奔抵青登的跟前.

    噌——一条银蛇从黑影的左腰间弹出,划着弧线咬向青登的脖颈!突如其来的变故,令青登的瞳孔猛地一缩.

    原本高举过头顶的刀连忙反射性地收回到身前,紧接着一股巨力便顺着刀身传遍到他的全身.

    铛!

    刀刃与刀刃摩擦着,发出近乎要撕碎耳膜的尖利噪声.

    火星飞溅……定鬼神的刀身上又崩出了一个小小的豁口."嚯……竟然能够挡住我的这一刀啊……"身前传来掺有着淡淡戏谑之色的年轻男声.

    神情霎时变得凝重的青登,扬起视线,将目光越过正架在一起的双刀,看向正与他近在咫尺的一张脸.

    这是一张很年轻的脸,五官普普通通,属于那种让人看过就忘了的脸.

    相比起此人的脸……倒是此人的刀更能吸引青登的注意力.

    此人的刀弧度很大,青登的定鬼神本就属于那种弧度较大的刀了,而这人的佩刀弧度还在定鬼神之上.

    弧度如此之大,使得这刀相比起打刀,反倒更像是放大版的镰刀.站于青登侧后方的木下舞,因眼前的变故而恍神了一瞬.

    在回过神的刹那,木下舞脸色一沉,前踏一步,扭动水蛇一般的纤腰,以腰带腿,对准神秘人的胸口甩出一记高段踢.

    神秘人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木下舞踢来的腿,双臂发劲震开青登的刀,然后敏捷地向后一跃,木下舞的足尖徒劳地从其胸口前的空气擦过.

    "腿功不错."神秘人轻描淡写地对木下舞的这一踢给予了简短的称赞.

    让他给躲过去了,只踢中了空气……脸色微微一沉的木下舞,迅速地将踢出的腿收回,然后和身旁的青登一脸严肃地打量这个不知底细与来历的青年.

    青登和木下舞的神情……现在都格外地凝重,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不论是此人刚才逼近到青登跟前的速度,还是砍向青登的那凌厉一刀与躲开木下舞踢击的身法,都指明了一件事——此人是个不可小觑的高手!

    是讨夷组的人吗——这个想法刚从青登的脑海里冒出,他便听得正一脸失神地凝视着那个神秘人的神野,用充满震惊语气的话音呢喃道:

    "镰\镰鼬大人……?"——大人?

    青登敏锐地发现神野竟是使用着敬语来称呼这个神秘人,而且所用的语调也是很谦恭的语调.

    能让身为讨夷组领袖的神野,以如此恭敬的姿态地来用敬语相称……——不是讨夷组的人吗……青登的眼皮微微沉下,脸上的凝重之色更浓郁了几分.

    "……"神秘人……即镰鼬瞥了眼脚边奄奄一息的神野后,接着便收回了目光.

    没有理会神野的呼唤.没有再看神野一眼.

    只在心里发出低低的嗤笑:罗刹那家伙想让我保护的人,就这副德性啊?

    虽然很不想听从罗刹的命令,但镰鼬也是一个愿赌服输的人.

    既然都已经约定好了"这场战斗若是罗刹赢了,他就得听罗刹的",那么再怎么不情愿,镰鼬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暗中保护神野"的任务.

    只不过——虽说他跟罗刹约定好了会来暗中保护神野,但他可没有约定"一定会拼尽全力地救助神野".

    因此,对此任务完全没有热情的镰鼬,一直都抱持着一种"出工不出力"的心态.对于神野的死活,镰鼬他毫不关心.

    方才一直躲在不远处静静观看青登和神野的决斗的他,甚至想过"干脆就这么看着这家伙被砍死算了".

    然而——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在见到青登将定鬼神高举,准备给神野补上最后一击之时,镰鼬终于还是决定现身救援命悬一线的神野.

    不是因为突然对这个任务起热情了.

    而是突然灵机一动,想要恶心一下他相当讨厌的罗刹!

    你不是让我来暗中保护这个人吗?好啊,没问题.但很可惜呢,这家伙所面对的敌人有些太强了,我来不及救援呀,你也知道的,我没有大岳丸大人那样强大的实力,在我发现神野有危险时已经晚了,我最终只救出了一具尸体.

    神野现在所受的伤……稍微懂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肯定是救不回来了,哪怕是动用这个时代最先进的西洋医术来救都不可能救回来.

    若是将神野的尸体扔到罗刹的面前,然后义正言辞地跟罗刹说上述的这些话……镰鼬非常期待罗刹会露出什麽样的表情!

    只要自己一口咬定了"我确实是来不及救援",那罗刹肯定也对他无可指摘.

    尽管级别要比罗刹要低上不少,但他镰鼬再怎么说也是法诛党的干部之一.

    罗刹再如何地有能耐,也没办法在没有任何确切证据的情况下,对同为干部的他大张挞伐.

    这个能够恶心罗刹的计策……简直太棒了!镰鼬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快点用他这于方才灵机一动想出来的计划来恶心罗刹!

    这计划能否成功,神野的尸身是关键.

    若是让身为官差的青登杀了神野,那么他接下来势必会将神野的尸身进行回收.

    神野可是讨夷组的领袖,官府的人不可能让他就这么曝尸荒野的.

    于是乎——为了不让青登他们带走神野,镰鼬最终下定了对神野"拔刀相助"的决心.

    ——虽然可能要费一点时间……但还是把这俩人给杀了吧.

    镰鼬耸高双肩,用力地活动了下双肩的筋骨后,缓缓抬起了手里那弧度很大的爱刀,摆好架势.

    如果放青登和木下舞一条生路,他们俩事后跟官府汇报是什麽人抢走了神野,那之后说不定会有他的通缉令张贴出来.

    镰鼬可不想遭遇这样的麻烦事.

    思前想后了一番……还是将这俩人给杀了吧!既轻松,也省事!

    "虽然我和你们俩无冤无仇……"镰鼬的语调无悲无喜,"但谁让你们的运气那么不好呢."

    话音刚落……啪!巨大的踏地声炸响!

    镰鼬不带助跑地朝青登和木下舞飞跃而来,把高举头顶的刀,借助重力,狠狠地劈了下来.

    没有那个时间和余裕再在那思考这家伙究竟是什麽人了……青登连忙向左滑步,离开了自己现在所站的地方,而木下舞也跟青登一起向着相当的方向位移闪躲.

    劈空了的镰鼬,在双足稳稳地落地后,迅疾地一改身体的朝向与动作,再次扑向青登和木下舞.

    突然地出现,不由分说地朝他们砍过来……这家伙的身上,简直缠满了令青登直感到一头雾水的迷雾.

    对于这家伙,青登唯一确定的事情,就只有他是来者不善的极危险的人物!

    青登嘴里咂巴了一声,然后咬紧牙关,强忍住身体各个部位的不适,举刀迎向镰鼬.

    救援佐那子\独战67名讨夷组的组员\和神野决战——青登今夜已经连续打了3场激烈的死斗.

    青登目前的身体状态,一言以蔽之:已基本到极限了!

    身体的各个部位……尤其是右臂和左腿,现在都已经开始不受控至地痉挛,青登不得不改用左手来握刀.

    体能已快要耗尽,呼吸早就乱成了一片.

    然而,身体再怎么感到痛苦,青登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眼前的敌人很明显并不会因为青登现在的身体状态奇差而手下留情!

    青登身子一侧,在躲过镰鼬所劈来的一记袈裟斩的下一瞬,施以自中段挥出的反击,挥刀横扫镰鼬的胸膛,但被镰鼬给轻松躲开.

    就在这时,木下舞从青登的侧后方杀出!大红色的浴衣翻飞,如鞭子般甩出的右腿,扫向镰鼬的下盘.

    木下舞的这一踢,不论是威力与气势都相当地充足,令人毫不怀疑这是一记能够将人的骨头给轻松弄折的踢击.

    但再怎么厉害的攻击,打不中敌人也白搭.

    镰鼬轻松地往右一挪步,便破了木下舞的这一招.

    说时迟那时快,木下舞用精湛的技巧将踢空了的脚收回,接着不依不挠地向前挪步,紧逼镰鼬,摆出一个拳势,挥拳打向镰鼬的面门.

    都无需多问,仅看一眼青登的脸色,以及他那不受控至地痉挛着的手脚,就知道青登目前的身体状态相当地糟糕.

    让现在这副状态的青登来和镰鼬这种强者打……太强人所难,也太危险了.

    为了尽可能地减轻青登的负担,木下舞采用着极猛烈的攻势,想要最大程度地帮助青登打败眼前的强敌.

    从镰鼬此前展现的实力来看……木下舞心里其实很清楚就算她和青登相互协作,要想打赢镰鼬也会很艰难……但她没有想到真实的情况,比她所料想的还要恶劣得多!

    镰鼬远比她所预料的要强上许多!

    论综合实力……镰鼬远比神野要强!而且还强上非常多!呼——!呼——!呼——!呼——!刀刃割破空气的破风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镰鼬的动作极为地敏捷,不仅身法速度很快,挥刀的速度也同样极快!

    他超高速的斩击,不断地斩破空气,发出音效极为刺耳的破风声.这片空间,已彻底地被他的刀和他的双脚掌控.

    不论青登和木下舞如何攻击,一起攻击也好,左右或前后夹击也罢,都被他给轻松挡开或躲过.

    反观青登和木下舞……木下舞的体能\肌力还很充足,面对镰鼬的攻击她还能勉强躲过.

    至于已经连站都快站不稳的青登……他的眼睛还能跟上镰鼬的刀速,但身体跟不上了.

    系统认定着镰鼬远比此时的青登要强,所以在战斗刚开始时,"孤胆"和"聚神"这两大天赋便已全数发动.

    但这根本无济于事……身体已经没有那个力气再躲闪\挥刀了.镰鼬的每一道攻击,他都防御\躲闪得极为地吃力.

    一昧地躲闪,只会令自己原本就不多的体力耗尽.因此身体再怎么感到痛苦,身体的各个部位再怎么对他抗议,青登都咬紧牙关强忍下去,不放过任何一个反击的机会.

    在又躲过镰鼬的一道攻击后,青登摆好自己最擅长的架势:霞段,刀尖对准镰鼬的胸膛,发出天然理心流的刺击技:无明剑.

    青登现在有意识地使用着刺击.

    相比起斩击,刺击更易于发力\更易于将全身的力气都灌输到刀尖,正适合现在体能已到极限的青登.

    "你看上去很辛苦嘛,还有办法握刀吗?"

    镰鼬看穿了青登现在的身体状态,脸上浮起一抹冷笑,用戏谑的口吻道出的话语中布满嘲讽之色.

    他用像是在自家庭院里散步的步调,眉头也不眨地往旁边侧站半步,便躲开了青登的这一刺.

    这个时候,镰鼬的脑后传来了破风声——是木下舞的腿踢过来了.

    她偷偷地摸到镰鼬的身后,想要对镰鼬发动奇袭……恕不知她的行动早就被镰鼬给看穿了.

    "腿长得挺漂亮的,但力量和速度都弱了些啊."

    镰鼬一边将脑袋一歪,躲开木下舞踢过来的纤足,一边像刚才嘲弄青登那样,对木下舞发出着无情的嘲讽.

    "看样子,这场战斗要比我原先所预期的要轻松上许多啊."

    镰鼬得意地放声笑着,然后猛地将手中刀高举过头!闪着寒芒的刀锋正对青登!

    青登见状,连忙往左撤步,想从镰鼬的正前方脱离.

    但却在这个时候,忽地掠起了一阵疾风……是快速挥刀所带起的疾风!

    镰鼬猛地将持刀的架势一变,将刀身划了条逆时针的弧线,于电光火石之际,将高举过头顶的上段架势变更为了架在身体左腰间的架势.

    架势变更的下一瞬间……一道弧形的光如出笼的猛兽般扑向青登!被镰鼬架在左腰间的刀,横着斩向正试图向左位移的青登!

    对镰鼬的这超高速的变招始料不及的青登,瞳孔猛地一缩.

    来不及再闪躲……只能硬接镰鼬的这一刀.青登将定鬼神竖在了身前,将身子藏进刀身的阴影里.

    铛!火星爆裂.

    沛莫能御的强悍力道,如冲击波一般一股接一股地朝青登冲击而来.镰鼬不仅速度很快,力量也不容小觑!如果在全盛状态,接下镰鼬的攻击自然不在话下.

    然而……这个世界是不存在"如果"这种东西的.

    无力抵御镰鼬这一击的青登,手中的定鬼神被弹开,身体的空门大开!

    镰鼬重新架好刀,正欲给现在满身破绽的青登补上致命的一击之时,木下舞的支援及时地赶到,仍旧是凌厉的踢击,这一次木下舞的目标是镰鼬的后腰.

    若是无视木下舞的这道攻击,自己的腰只怕是会被踢断……无奈之下,镰鼬只能停下正欲对青登发动的攻击.

    不过,镰鼬并没有就这么放过青登.

    他虽没将刀斩向青登,但他却顺势飞起了一脚,在提脚踹向青登胸膛的同时,他将刀锋一转,把刀砍向正踢过来的木下舞的腿.

    青登匆忙将左臂收到身前,臂脚相交,发出巨大的骨肉相击之声.

    没能化开这股巨力的青登,以低空飞行的姿态往后倒飞数步,脊背和某个大树的树干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树叶扑簌簌地落下,洒落在正顺着树干滑倒在地的青登身上……在踢飞了青登后,镰鼬终于可以专注地对付木下舞.

    而在这个时候,镰鼬敏锐地发现木下舞不断地偷偷去瞟正倒在树根下的青登,美目里发现出藏也藏也不住的担忧之色.

    "怎么?你很在意那人的情况吗?"镰鼬继续开启着嘲讽.

    木下舞无视镰鼬的嘲讽,愤怒地瞪了镰鼬一眼之后,聚拢心神地与镰鼬展开激烈交锋.

    木下舞的拳脚功夫确实厉害,直面镰鼬这样的强敌,以拳脚对刀剑,竟没有迅速地落败.

    只不过,"不迅速落败"已是木下舞目前所能做到的极限.

    纵使自己已经拼尽了全力,但自己的拳头和脚还是连镰鼬的一片衣角都碰不到.

    这个时候,镰鼬忽地故意卖了个破绽,不慎中招的木下舞出现了失误,原本严谨的架势出现了一丝破绽.

    镰鼬于此刻展现出了极敏锐的"战机把握".

    在木下舞出现破绽的下一刹,他以左脚为轴,转动身体,对着木下舞来了记凶狠的回旋踢.

    木下舞急忙将双臂以"x"形交叠在一起\架在身前.嘭!

    继青登被踢中之后,这片空间再一次被巨大的骨肉相击声所扰乱.

    但在镰鼬踢来的腿和自己的双臂相触的一瞬,木下舞及时地使用了一种特殊的化力技巧,把镰鼬的这记踢击所蕴含的力量给化去了大半.

    不过纵使如此,余下的力量依旧让木下舞很不好受.

    在反作用力的影响下,木下舞一口气向后连退了数步才将将止住了身体.

    说来也巧——因镰鼬方才的那一踢而急速后退的木下舞,正好退到了仍靠着树干\仰躺在地上的青登身旁.

    ——好强……

    木下舞一边按揉发胀的双臂,一边用掺满懊恼\不甘\惆怅等情绪在内的复杂眼神瞪视着对面的镰鼬.

    此时的镰鼬,脸上依旧挂着那抹布满嘲讽\戏谑之色的笑意.

    他宛如正在戏耍猎物的猎人,不急着立刻对处于自己掌握之中的猎物挥动屠刀.

    他一面挽着刀花,一面款款地走向青登和木下舞.

    "如何?你们还有力气站起来吗?还有办法再战吗?"

    因战斗的难度比自己所预期的要容易上太多的镰鼬,现在心情大好.——这俩人……尤其是那个男人,现在一定很绝望吧.

    镰鼬得意洋洋地在心里暗自感慨着.

    ——好不容易打败了那个神野,原以为可以彻底松一口气了,结果突然杀出了一个实力远比那个神野还要强的人.

    ——哼哼,换做是我,我都觉得绝望了啊.

    在这份自觉"胜券在握,可以好好地戏弄下这俩猎物"的惬意心情的驱使下,他现在非常地想要看看青登现在是什麽样的表情.

    只可惜……青登的面庞此时正被树荫的阴影给遮住,连他的五官都看不清,更别说是看他的表情了.

    ——怎么办……?

    木下舞轻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微微侧目,扫了眼身旁的青登.——橘君现在……应该是没有办法再战了.——仅靠我一人,根本就没办法打败这个家伙……

    ——只能设法逃跑了……

    ——我如果铁了心地要逃,这家伙应该是追不上我的.——但是橘君他……

    木下舞再次微微侧目,扫了眼青登遍体鳞伤\积满疲劳的身躯.

    就凭青登现在这样子的身体,他肯定是逃不出镰鼬的手掌心的……也就是说想让青登成功逃离这里的话,能选的唯一办法就只有设法拖住镰鼬.

    是要自己逃跑,还是要替青登挡下镰鼬,为青登争取逃跑的时间?

    这样子的选项……对木下舞而言,根本就算不上是什麽需要去思考的问题.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

    仅一瞬间都不到的功夫,木下舞便下定了决心."……橘君."

    木下舞稍稍压低身体的重心,用只有她与青登才能听清的音量轻声说道:

    "你还有力气跑吗?"

    "这人实在太强了,现在的我们……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如果还有力气跑你就快点离开这里吧.""我来给你争取时间."

    在说到"给你争取时间"的这几个字眼时,木下舞的双瞳里闪烁出决绝的光芒.

    这个连和陌生人大声说话都不敢的怕生少女,用着坚定的口吻继续一字一顿\铿锵有力地说:

    "我虽然打不过这个家伙,但拖住他一炷香左右的时间,还是绰绰有余的."

    说到这,木下舞顿了一顿."……不用担心我的安危."

    木下舞微微侧过脸蛋,对青登露出和现在这片充满肃杀与淡淡的悲怆气息的空间毫不相搭的微笑.

    她的笑容传递出"安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安慰青登的讯息."在等你差不多跑远之外,我也会逃的."

    "你也知道我的速度,在这种遍布房屋的城町里逃跑更是我的强项,我若是想跑的话,这家伙是绝对追不上我的."

    坚强的少女,似乎还想再说些什麽.但一道奇怪的声音,却打断了她的话头——"……哈哈,哈哈哈……"

    "橘君……?"木下舞惊愕地看着突然发出低沉笑声的青登.

    镰鼬这个时候也顿住了脚步,脸上的嘲讽笑意微微一僵的他,朝仍躺于地上的青登递去疑惑的视线.

    在所蕴含的情绪各有不同的2道视线的注视之下……青登幽幽地起身了.

    他一面左手撑地,缓缓地支起上身,一面抬起右手,将飘落在他身上的树叶给统统扫落.

    清澈的月光打在了因坐起身而从黑暗的树荫中脱离的青登的脸庞.

    这个时候,方才一直心心念念着想要看看青登现在是什麽样的一副表情的镰鼬,总算是得偿所愿.

    他看到青登现在是什麽样的表情了.

    就在这一瞬间,镰鼬脸上的嘲讽笑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散,两只眼睛因震谔的情绪而缓缓地睁大.

    青登……并没有如他所猜想的那样,露出绝望的神情.倒不如说——他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一丝负面的情绪.

    既没有显露出绝望,也没有显露出不甘\懊恼……他甚至还……笑了.青登微微上扬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像是遇到了什麽很令他满足的事情的笑意."哈哈哈……"

    在支起上身\坐起来后,青登又轻笑了几声,接着抬起手揉了揉方才在被镰鼬踢飞时,不慎撞到树干的后脑勺.

    ——刚才的那记变招可真厉害啊.

    ——我大概只有在身体状态完好,并且"孤胆"\"聚神"这俩天赋全开的情况下,才有办法使出那么迅捷的变招.

    ——这家伙是怎么以那么快的速度将本来以上段举着的刀,改为横架在自己腰间的?

    ——似乎并不只是靠手臂和手指的肌肉力量而已……还用了许多很细腻的技巧在里面.

    ——真是个厉害的家伙啊.

    于心中对镰鼬发出由衷的称赞之后,青登抓起身旁的刀,缓缓地站起来.

    ——好了.——打败他吧!青登扬起视线,凝睇镰鼬.

    适才在与神野决战时所出现过的那抹如火焰般地的光彩,在其眼瞳中熊熊燃烧!

    镰鼬下意识地与青登对视……然后右脚不受控至地向后退了半步.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不自觉地后撤半步的镰鼬,脸色霎时变得格外阴沉.

    这家伙的脑子没问题吧?!都被我一边倒地压至着了,还想接着再打下去吗?是还觉得自己能赢吗?!

    镰鼬张了张嘴,想要对明明都已身临如此绝境,却还如此不知好歹地露出一副战意澎湃的模样的青登,说出些嘲讽的话语.

    但嘴巴张开之后……镰鼬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是因为自己的舌头\声线不能动了.而是脑袋想不出任何嘲弄的语句……

    明明这个感觉脑袋有问题的家伙已经遍体鳞伤,明明就算这家伙再怎么情绪高涨,也不可能再斗得过他……但为什麽……为什麽此刻在看到这家伙现在的这副像有燃烧的火焰寄宿在其中的眼神之后,自己的心里却涌起了一丝……畏惧?

    察觉到自己心里的这一丝畏惧之情的镰鼬,猛地闭紧刚张开的嘴巴,脸色霎时变得更加阴沉.

    镰鼬的神情在这极短的时间内经过了百般变化……而站于青登身旁的木下舞也不遑多让.

    惊讶\诧异\迷茫\呆怔……娇嫩的脸蛋飞快闪过这一种种情绪的木下舞,呆呆地向青登挤出毫不矫饰的惊愕情感.

    "橘君……你\你还想再接着打吗?"

    "总不能真的让你留下来为我断后吧."青登莞尔一笑,淡淡地说.

    "你不用为我担心."木下舞焦急地说,"我的速度很快的,遍布房屋的城町又是我最擅长的地形.就算我留下来断后,但只要我想逃,这家伙也绝对追……"

    "木下小姐,这种话可糊弄不了我啊."青登用平静的话音,打断了木下舞的话头,"和这样的高手为敌,哪怕是你也不可能保证能够十成十地逃离吧?"

    "逃跑这种事情,之后再去慢慢细想吧."

    "在仍有余力战斗的现在……还是先将心神都用来思考该如何战胜对手吧!"

    木下舞的表情再次呆了呆."橘君……你有办法获胜吗?"

    "有."青登不假思索地答道,"虽然机会不多……但现在远远还没到束手无策的地步."

    说罢,青登侧过脸颊,用带着淡淡笑意的视线与木下舞对视.

    "若想打败这家伙,需要木下小姐你的协助.木下小姐,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吗?"

    青登的目光……好似有着什麽奇特的魔力.

    和青登对视着的木下舞,只感觉心里的不安飞速地消融.

    一股奇特的安定感包裹全身,四肢百骸都有一种暖烘烘的感觉.

    这种"不安被化解,情绪忽地变得好安定"的感觉,令木下舞有着好强的既视感……她猛地想起:就在今夜,就在不到2个时辰前,她在得知居留地将遭受袭击后心里所涌起的强烈不安感,也是这么被消除的.

    "……"木下舞没有出声回应青登.她半阖双目,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转过身,面朝镰鼬,一脸坚定地岔开双脚,摆好战斗的架势!

    青登见状,淡然地笑了笑,接着也转过身,与木下舞肩抵着肩,将定鬼神架在身前!

    "需要我做什麽?"木下舞压低声线询问.

    "木下小姐你专注攻击他的下盘,尽力破坏他的身体重心."青登静静地将刀身一转,架好了霞段之势,"剩下的一切……都交给我."

    木下舞用力地点了点头,对青登抱以"交给我吧"的刚强眼神.青登回以一个柔和的微笑.宛如提前约定好的一般……二人同时激射而出!

    青登深吸一口气,然后率先猛蹬后足!而木下舞也在同一时间闪身奔离原地!二人一左一右地冲向镰鼬!

    ——成败在此一举了……

    青登攥紧手里的定鬼神,嘴角微微一咧,双颊上泛起无畏的笑意!

    ——如果还是没能打败这个家伙……就只能设法缠住他,让木下小姐先逃了.

    ——不……想那么多"之后"的事情干嘛!——专注于此时此刻吧!

    ——现在,就先将思绪……将自己的一切都灌注到接下来的战斗之中!

    青登眼中的火焰光彩,变得更耀眼了一些.

    而在这一瞬之间……青登的瞳孔突然猛地一缩.

    他忽然看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他忽然瞧见镰鼬的身上……冒出了股股"气流"!

    在这一瞬间所发生的事情,远不止于此.

    就在这个时候,青登的个人系统界面出现了些许异样.

    天赋列表内,"无惘之八幡"的词条,忽地闪烁出星星点点的紫光……

    今天顺利地再次爆更1.

    只要明天再来个字大章,本卷的最终决战就能完结了.所以作者君再次求票豹头痛哭.jpg

    现在的月票数是2081,只要能在今天之内达到2200票,作者君明天就接着爆更,一口气写完本卷最终的决战.

    &n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